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光辉与阴影 > 054实力的差别(卢姆·巴迪)
    ▲

    莉迪亚·兰尼斯悬空漂浮着,她的瞳孔可怕地抽缩着,并用充满杀意的冰冷目光,注视着对面持枪的面具男人。

    ‘魔术师’比恩也紧随其后出现在卢姆的身旁,面具下的他有些幽默的说:“抱歉伙计,我可不会飞哦,所以根本拦不住她。”

    “你们这些阴险可恶的乌鸦,”莉迪亚语气轻蔑的嘲弄道,“不敢以真面目见人吗?难道你们个个都长着一张丑恶吓人的嘴脸?”

    莉迪亚没有与戴着面具的持枪男子交过手,暂时还不知道对方就是执法厅的二号人物,卢姆·巴迪。但接下来,她很快就会知道。

    “如果你们维克多家族想要开战的话,尽管集结人手便是。我们兰尼斯家族乐意奉陪,用这些卑劣阴险的手段,只会让人不耻。”

    莉迪亚那双幽蓝色的眼睛里透彻着冰冷,眸底泛起一层晶莹的冰霜,周围的温度也仿佛在此刻开始结冰,连半分的温暖都挤不进来。

    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卢姆和比恩,却一丁点也不生气,因为他们不是对面兰尼斯女孩口中可恶的乌鸦,维克多家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眼前的兰尼斯女孩误以为他们是维克多家族的人。既然对方已经认定他们就是卑鄙阴险的乌鸦,那他们也就只有配合着演下去。

    “噢,这位可爱的女士,”比恩用调侃、嘲弄的语气回复道,“卑劣、阴险、狡诈、残忍,这原本就是乌鸦的生存之道啊!”

    “作为一名贵族,你居然能够说出这种无耻至极的话,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莉迪亚反驳的语调中,带上了浓重的嫌恶和鄙视。

    比恩却毫不在意,仍旧摆出一副嘻皮笑脸的表情,继续回应道:“既然你觉得这么好笑,那你倒是笑掉几颗大牙,让我瞧瞧啊!”

    “你这个长着丑恶嘴脸、厚颜无耻的无赖,”莉迪亚嫌恶地说,“我发誓一定要把你变成一座冰雕,让你永远的闭上那张臭嘴。”

    怒火燃烧着她的心,她的喉咙,她的全身。兰尼斯女孩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是气得很厉害。

    她的身体以及周遭的空气,慢慢地变得异常的寒冷。空气中,那些肉眼无可分辨的水分,在超凡力量的掌控下,不停的凝聚成形。

    寒冷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只见屋顶的上空,蓦然的凭空出现了一粒粒冰豆,一颗颗冰球,直到变成一根根冰刺,方才停止。

    那些尖锐细长、晶莹剔透、密密集集的冰刺,就在卢姆和比恩的头顶悬空挂着,与他们相隔的距离绝不会超过二十米以外。

    比恩看到头顶悬挂着密集且尖锐的冰刺时,他就忍不住开口嚷嚷道:“这个狠毒残忍的女人,她是想要把我们变成刺猬吗?”

    “通晓万物、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先生,”卢姆装模作样的称呼道,“请立即施展你的魔术,释放出一道屏障,筑起坚固的防御。”

    “你这个一向正直古板的家伙,居然也学会了幽默。”比恩忍不住失声笑道,“虽然并不怎么好笑,但还不赖。”

    悬浮于屋顶上空的莉迪亚,只是抬手轻轻的一挥,那些尖锐细长的冰刺,便像坠落的箭雨一般,朝着屋顶上的两个黑影直径落下。

    比恩立即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布袋,然后用力的抛向他头顶的空中,直到那个布袋快要触及到下坠的冰刺时。布袋瞬间破裂。

    卢姆在比恩抛出那个布袋的瞬间就一直瞄准着它,然后在恰当的时机开枪。布袋破裂的瞬间,银白色的粉末,便在空中四散洒落。

    而蓄势待发的比恩,则朝着那些银白色的粉末发射了一道闪电,然后那些银白色的粉末,将这道闪电瞬间变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电网。

    那些直坠而下的冰刺,接连不断的落在拦截它们的电网上,发出‘嘶嘶’的声音,碎裂成一块块碎冰,透过电网的缝隙继续往下落。

    “这可是我在马戏团剧院表演时,最拿手的魔术之一。”比恩有些得意的望着在他头顶铺开的密集电网,“有没有觉得很厉害。”

    “现在可不是你得意忘形的时候,”卢姆侃然正色的说,“把你最拿手的魔术全都使出来,让轻视你的兰尼斯女孩瞧瞧你的本事。”

    莉迪亚·兰尼斯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轰隆隆——”原本平静、幽暗的地面上,忽然撕裂出一道道可怕的裂缝,那些裂缝下面竟然冒出锐利寒冷的气息。

    一根根粗壮的冰霜蔓藤,猛然间从地面的裂缝里钻了出来,就像一条条冰霜巨蛇一样缠绕着墙壁,并迅速爬上了五层楼高的屋顶上。

    在一种莫名的激动和战栗中,比恩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口中低声嘟囔着:“突然感觉好冷啊!”

    冷冽透骨的空气,瞬间冲进了他的口鼻之中,直抵肺部。莫名的寒冷,让他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的颤抖着,就连牙齿也开始打颤了。

    这不是比恩的心理作用,而是真正的寒冷。周围的温度一直在下降,空气中充斥着刺骨的寒冷,像无数钢针一样全部穿透他的身体。

    一条条布满荆棘的冰霜蔓藤,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在莉迪亚的意念操控下,这些冰霜蔓藤像有了生命一般,疯狂的舞动着,缭绕着。

    这些疯狂舞动的冰霜蔓藤犹如一条条灵活的游蛇缠绕过来。瞧见如此危险情景的比恩很自觉的退后几步,躲到身强力壮的卢姆身后。

    卢姆则毫不犹豫的直接挥出他无坚不摧的铁拳,顺势挥动迎向冰霜蔓藤。将一条又一条冲到他面前的冰霜蔓藤,一次又一次的击碎。

    ‘冰霜’怎么可能是‘钢铁’的对手。卢姆对此十分自信,即使在坚硬顽固的冰霜蔓藤,也无法与他无坚不摧的钢铁手臂相提并论。

    然而令他头疼的是,那些被他用铁拳击碎的冰霜蔓藤,很快就又在对面的兰尼斯女孩的意念操控下,重新长出了新的一节冰霜蔓藤。

    面对那些生生不息的冰霜蔓藤,卢姆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挥出铁拳,同时还要躲避那些布满荆棘的、从其他方向袭击他的冰霜蔓藤。

    比恩虽然不能够像卢姆那样,直接用坚硬的拳头将冰霜蔓藤击碎,但他却可以唤出一道道威力可怖的闪电,将那些冰霜蔓藤劈碎。

    “你这个笨蛋,”卢姆终于忍不住叫骂道,“赶紧用闪电劈对面的兰尼斯女孩,阻断她的意念,这些冰霜蔓藤自然就会碎裂。”

    “你才是笨蛋,我正打算这么干呢!”比恩不服气的反驳。

    这位魔术师先是将手掌摊开,然后在他意念的推动下,掌心之中,凝聚出了一颗蓝色的能量球体。这颗能量球体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几乎可以用肉眼看到一道闪电在球体里面肆意的跳跃着,这道极度不安分的迷你小闪电,似乎急于挣脱球体的束缚,展示它的威力。

    紧接着,比恩用拳头握住这颗闪着电光的能量球体,将它瞄准对面那位悬着空中的——被一层冰霜包裹着的——兰尼斯女孩。

    遽然间,一道雷鸣电疾般的闪电,仿如挣脱牢笼的野兽,划破了寒冷的空气,就在瞬间的功夫,从比恩手中发光的球体内飞射而出。

    那道闪耀着光芒的闪电,就像一支离弦之箭直射天空,在钢铁天棚下的夜空里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折线。同时它的威力也异常的恐怖。

    悬空中的莉迪亚不得不转变意念,释放更多的超凡力量,在自己的面前构筑出数道厚实的冰墙,用于阻挡那道朝她飞驰而来的闪电。

    而屋顶上那些原本活蹦乱跳的冰霜蔓藤,却在瞬间内静止不动,紧接着不到三秒功夫,那些凝固住的冰霜蔓藤便全部碎裂开来。

    那道飞驰而去的、利斧般锋利的闪电,转瞬间便击穿了一道又一道阻碍它前行的坚硬冰墙,但却最终还是没能击中它原本的目标。

    闪电射出的耀眼光芒,在转瞬间便消失一空,屋顶又重新回到了黑暗的魔爪中。

    此刻,卢姆和比恩不用在费力的对付那些冰霜蔓藤的纠缠和袭击,可他们还没得到喘息的机会,新的麻烦就接踵而至。

    那些被闪电击碎的冰块向着地面坠落而去,但就在这些冰块向下坠落的途中,一块块冰块却突然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冰锥。

    数以百计的冰锥,在莉迪亚的意念操控下,又重新改变了它们坠落的轨迹,并形成一个斜下坡的角度,暴风骤雨般的落下。

    这个倾斜的角度,正好对准了站在屋顶上稍微得到一丝喘息的卢姆和比恩两人。

    比恩紧皱着眉头,仰头望着那些从天而降的密集的冰锥,每一根冰锥都闪烁着锋利的寒芒。

    “该死的!这个女人还真是难对付啊!”他忍不住出声抱怨。

    面对那些朝他们坠落而来的密集冰锥,即使是卢姆也无法做到全身而退,他只是拥有一双无坚不摧的铁手而已,并非钢铁之躯。

    卢姆不可能用他的那双铁手护住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而狭窄的屋顶上并没有多余的空间,能够他避让数以百计的密集冰锥。

    “你还在发什么愣?”卢姆用催促的语气对比恩说道,“赶紧表演吧,现在轮到你尽情展示魔术的时候了。”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魔术师一本正经的炫耀道,“充斥着超凡力量的、神奇而又华丽的魔术表演吧!”

    只见,比恩从一个布袋子里面再次摸出一把银白色的粉末,然后直接用力的散向了屋顶的上空,紧接着他将一道闪电,射入其中。

    蓦然间,空气中张开了一道电网。网格状的电网,一出现便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比恩头顶上方的整片空间。挡住了那些坠落的冰锥。

    几乎是在电网刚刚张开的那一刻,上面便传来“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无数火花与碎冰四处乱窜,电弧跳跃,闪烁着恐怖的威能。

    一颗颗尖锐的冰锥,接连不断的撞在了电网上,却无法穿透阻挡它们的电网。当冰锥触碰到电网后,瞬间就溶解成了一滩又一滩水。

    悬浮空中的莉迪亚·兰尼斯俯视着眼前出现的这华丽炫彩的一幕,深蓝色的眸光变得灰暗阴沉,并夹杂着些许吃惊的神色。

    【闪电】这种超凡能力,原本就属于十分危险、恐怖的自然元素力量。更让她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能够想出利用道具来施展各种技巧。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这些阴险的乌鸦。确实有些本事。”就在莉迪亚开口说话的同时,她用意念传音向她的姐妹阿妮妲寻求帮助。

    “那是自然,”面具下的比恩得意的抬起一边眉毛,带着轻浅的笑意说,“我倒是没觉得你有多厉害。”

    “别着急,我会让你见识到你我之间的差距。”说着莉迪亚便飞向了屋顶上,并轻巧的落在了两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对面。

    卢姆则在对面的兰尼斯女孩双脚即将落在屋顶上的空隙间,就直接飞奔冲了过去。他拼尽全力,将自己奔跑的速度提到最高。

    不管对方接下来有什么阴谋手段,又会使出哪些难以预测的招数,他都决定抓住这一次绝佳的进攻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