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皂吏世家 > 第44章 刀功
    青青笑了,她心里暖暖的。去关了门,拿了灯,放到床头的小几上,吹了灯。

    钻进被子里,被子里有被何氏放了汤婆子。她洗完澡,会光着脚看书,一般来说,每每要睡时,她才会知道自己的脚已经冻木了。所以一年四季,何氏都会给她灌一个汤婆子。

    当然夏天时,汤婆子灌的是温水,让她不至于因为脚因为一直冰冷而睡不着。

    她在乔家的每天其实都很开心,因为她每天都能感觉到家里每个人都很疼爱她。父亲二叔二婶不用说,就连一直没给过她好脸的那位祖父。就像刚刚,只要祖父在家,他都会晚上这么吼一下。、

    他一直关注着她,没心疼烧煤炉的钱,怎么会心疼那点灯油。明明不喜欢她抛头露面,可是他却没真的阻止自己,谁家女孩可以这么念书,半点家务都不让动手的?所以,明天还是学点家务吧!

    一早起床,在外衣上套上一个反罩衣去了前院的厨房。

    何氏和小越都在,小越在切菜,何氏在看火,大铁锅里正咕咕的熬粥。看到她圆滚滚的进来,一块瞪大了眼。

    “我能做点什么?”青青有点尴尬。

    “您会什么?”小越看看自己的厨房,心乱跳起来,他十分担心自己的厨房被这位大小姐给毁了。

    “洗东西、消毒还可以。”青青迟疑了一下。

    “消毒?姑娘,没人下毒,你解什么毒?”越文钦长叹了一声,看看她穿那么多,圆滚滚的样子,应该是早上冷,她穿得很多,然后又弄了罩衣,就显得跟身上吹了气一样。想想,也不用她回答,挥了一下手,“行了,生火会不?去生火吧。好歹暖和!”

    “不要,有火星子,弄坏衣裳。”何氏摆手,“你跟小越学做菜,你聪明,能学会。记下来也可以。”

    “早上做什么?”青青有点感动,从罩衣口袋里拿出了她的记录本和炭笔。这位还真的是啥时候都准备着做记录。

    “唉,算了,早上吃菜粥和油炸糕。哦,对了,给你,磨成粉。”越文钦在围腰上擦了一下手,给她一个捣杵。

    青青看看,里面是一块冰糖和一些炒熟的黄豆。他老实的接过了,蹲在厨房门口,把铜杵放在高一阶台阶上,乖乖的捣起来。

    “不问这是什么?”越文钦郁闷了,这位好歹有点回应啊!虽说,她算是聪明了,她现在的姿式是最好用力的。

    “黄豆糖粉!”她头也不抬。

    “吃过?”越文钦怔了一下,他还以为是自己独创的呢,一早特意炒香的黄豆。

    “我们用花生糖粉,也可以用红糖调汁点在上面。”青青低头答着。

    “花生是什么?”越文钦抬头,看着何氏。

    何氏摇头,回头看看青青,小声说道,“她做事时,别理她,有时会胡言乱语。”

    越文钦摇头,在一边的炭炉里起上油锅,倒上豆油,油开了。自己把揉好沾着油的糯米面团按进花模,敲进开的油锅里。一个个的漂亮的油糕在油锅里绽放。

    “真好看,安安一定喜欢。”何氏感动了,不过是油炸糕,就算馆子里的油炸糕也没有说做得这么精致的。

    “所以,我一定要让那个小胖子知道,我做的才是最好吃最好看的。”越文钦忙骄傲的说道。

    “自己在家吃,弄得那么好看做什么?青青,你在做什么?这么重的东西,怎么拿得动,来,爹给你捣。”乔大勇一早去找青青,结果青青不在,现在看青青在厨房的一角,用个铜捣杵在捣着什么。他过去看是硬硬的冰糖,忙抢过,自己随意的捣起来。

    “唉,乔捕头,你这样,您闺女能干嘛?”越文钦边炸糕边给他一个白眼。

    “她就不用拿比一本书重的东西。”乔大勇给他一个白眼,自己抱着那个捣杵,使劲的捣了几下。

    “何婶,您看看,有这样的爹,你们家姑娘能嫁给谁?”越文钦看不下去了,向何氏寻求支持。

    “这话说的,原本这些粗活就用不着她干。她的书念得好,把安安教得多聪明,我们青青就单单说能教孩子这一点,就比一般人强得多。”何氏也坚定的支持乔大勇,刚嫁进来时,她也觉得家里对青青的宠爱太过了,但是她有了安安之后,一下子就支持青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她儿子还指着青青帮着她带呢!

    “唉!”越文钦长叹了一声,“我要是你们家老爷子会哭死,这家子,除了他之外,就没有正常的了。”

    “我不哭!饭得了没?”老爷子出来,冷冷的说道。

    “得了!”越文钦立刻欢快的应着。

    大家一块鄙视了他一下。

    青青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再看到她时,她抱着安安坐上他的高凳子。安安感觉上,还没睡醒,坐在高凳子上,还靠着青青,这会就像是个宝宝了,但是两个人的感情好,却是非常好的。

    “起来吃炸糕!”小越拍了安安一下。

    安安忙从青青的怀里出来,眼睛在桌子上扫了一眼:“为什么还是没有小菜?”

    “你自己来。”越文钦送上一瓦盆的菜粥和一盘子炸糕。看上去,大量的菜。

    “姐,我不喜欢吃菜。”安安又想扑青青了,生无可恋了。

    “我也不喜欢!”青青在他身边坐下,低头看着刚送上的黏稠的菜粥,轻声说道。她的粥碗很好看,小小的绿盏,碗沿如花瓣,同款的花色的小碟里放了一朵花式炸糕。

    青青看着炸糕,炸糕上均匀的洒上了黄豆糖粉。她用筷子轻轻的拨了一下那炸糕。可能越文钦考虑到青青的嘴小,他把糕用快刀切成八瓣,就是配合了花瓣的角度来切,看上去,竟然一点破坏也没有。

    要知道,正经的炸糕里面包红糖加白糖馅的,而面皮是糯米粉和面粉的混合皮。光用糯米粉下油锅温度不平衡时,会起泡。面粉是用来稳定糯米粉状态的。其实他也是可以把黄豆粉包进去当馅料的,但是口感上,视觉的效果上,就没有现在洒上去好。

    但就算她没有厨艺基础,却也知道,糯米糕是最难切不过的,特别是这么小的一块,带着花瓣,还切成八瓣。每块一样大小,花瓣无损?

    “你的刀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