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无极药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哼!”娇哼一声,药喜面庞涌出一分冷气,“出去后我再找你算帐。”

    在两只巨大的火焰暴龙后面,两个人正在努力配合行走的步调。

    “我説药魂,你可不可以不要太突然的向前跳动,你这样搞得我的重心不稳啦……”药魂突然的一次向前猛冲,差diǎn搞得唐丝丝从他肩上掉下去,唐丝丝稳住身形,不得不出声和药魂协商前行步调。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用七彩血蛛的蛛丝把你和我黏在一起的原因,你站在我肩头不可能如履平地那般能够保持身体平衡,放心啦!有了蛛丝你不会掉下去的。”説,药魂身前如同炮弹向前飞冲。

    唐丝丝甩开双手总算是保持身体没有掉下药魂的肩头。

    “这样不是办法,药魂,你有火斑翅,你不如把身子趴下飞行,这样既能和下方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可以让我站在你的身上,站在你身上我就不会摔下去了。”唐丝丝嘴角荡出一抹微笑,建议道。

    “趴着飞?”药:ding:diǎn: 魂叹出一口气,心中念头涌了出来,“自从学会斑翅这门魂技后,我都是直在身子飞在空中,趴着飞是不是就和大雁苍鹰那般,那对保持身体平衡会有好处吗?”

    “那我试试!”药魂伸出一只手搭在唐丝丝脚腕上,猛然向上一推,唐丝丝没有一diǎn反应就被药魂向上推了七八丈高。

    “药魂,你怎么不説一声就动手了……”唐丝丝的声音由远接近的传到药魂耳中。

    啪。唐丝丝掉到药魂背上,两个人身影皆是猛然下降,一只巨型猛犸抬头张嘴对准下落的两人。

    “药魂,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唐丝丝身体急速下坠,喝道。

    “你不要踩在我的火斑翅上,不然会影响我的飞行的!”药魂双手抱剑向下一捅,极重剑以千钧之力下砸在巨型猛犸的头上,没有一diǎndiǎn花哨没有一diǎn元气,单靠极重剑的重量直接把巨型猛犸那堪比赤焰野猪的头颅击成了血雾。

    巨剑插入绿色草地之上,药魂抬头见一只铁皮犀ding着头上的犀角出他冲了过来,药魂嘴角狠狠的一抽,双手在极重剑剑柄上猛然一推借力弹向空中。

    “唐丝丝,拜托你别踩在火斑翅上,向后退两步,站在我腰上行吗?”药魂脚底喷出血雾借助蹦步的力量身体又向上空冲出一段距离,然后向上方的唐丝丝道。

    “我知道了!”唐丝丝向后退走两步,向药魂背上看去,两只火斑翅上火斑乱蹿,火斑翅被她踩得不成形。

    唐丝丝双手捂嘴,下一霎火斑翅缓缓凝聚成形。

    魂力输入火斑翅内,药魂拍动双翅,身体下的升力传来,他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身子摇晃着向前飞去。

    唐丝丝也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前方,那是那把黑石所铸成的剑插的地方,那是有血雾不停的向四周飙射而出。

    “这是怎么回事?那剑还在斩杀妖兽?不是已经插入草地里了吗?”心中微动,唐丝丝向药魂道,“药魂,你的剑还插在那里,那剑不是金属所制,我看更像块石头,会不会已经被那些妖兽给踩成碎渣了……”

    闻言,药魂淡淡的一笑,拍动火红双翅缓缓转身,看向远处,那里血雾飙射,轻哼一声,抵*制住心里想要骂人的冲动,那黑石重剑怎么会被踩碎,明明就是那些速度达到时极至的妖兽自己撞到黑石重剑上,被那岿然不动的重剑斩成血雾。

    按理説重剑ding多将高速奔跑的妖兽斩成两半就行,但知道重剑威力的药魂已是知道那重剑里有极大的力量,那上妖兽触碰到重剑真身,被那强悍恐怖的力量绞成碎雾也是正常。

    手缓缓握拢,心念和极重剑稍稍沟通,远处,一把长剑从妖兽群里暴射而出,浑身沾满红色鲜血。

    咻——

    极重极发出尖利的破空声响,从远处如同迅雷一般向药魂和唐丝丝这边射来。

    “药魂,那剑朝我们飞射过来了!”唐丝丝花容失色,那剑的威力她是知道的,淬体剑九重的龙翼鸟也不是它的一合之将,现在朝她们飞过来,不把他们灭成血雾才怪。

    闻言,药魂瞬间无语,但还是认真的解释道:“丝丝,你大惊xiǎo怪的叫些什么,那剑是我的,是我把他收过来的!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话説回来,任谁第一次见到万兽咆哮向前的场面也要被吓住,唐丝丝还算杀伐果断之辈,从那火焰暴龙体内冲出一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没有一diǎn勇气是绝对做不到的。

    七彩血蛛没有什么事在药魂背上乱跑。

    极重剑飞回药魂手中,七彩血蛛马上就飞到极重剑上,开始贪婪的吸吮上面沾有的各种妖兽的鲜血。

    药魂瞥了一眼贪婪的七彩血蛛,淡淡的道:“xiǎo子,味道好吗?”

    已经习惯将头和身子拉成一条直线飞行的药魂向前方眺望而去,这才发现他和唐丝丝因为之前的耽搁已经和两只火焰暴龙拉出近五百丈的差距,要不是这里是平原山川和那火焰暴龙的体型庞大,恐怖药魂都不知道他们和历练xiǎo队拉开了多少距离。

    “丝丝,你看我们和药意导师他们拉开了这么多距离,你説这帐要算在谁的头上才算合理?”药魂轻笑一声,和唐丝丝打趣道。

    “难道你想算在我的头上么?”唐丝丝出声问道,药魂还没有回答,唐丝丝脚在药魂腰间一踩,又问道,“你倒是説呀,算在谁的头上。”

    药魂腰上微微有酥麻感传来,唐丝丝踩上来的这一脚可没有少花力气,他的肌肉因为火斑虎王附体而得到强烈的加成。

    而催动铜电晶体出体后,那龙眼大xiǎo的晶体对身体的防御力更加变态,但唐丝丝这一脚却让他的腰间有酥麻感传来,説明唐丝丝这一脚下的力并不轻。

    “丝丝,轻一diǎn,我们还要向前飞不是吗?”药魂马上出声讨饶道。

    “哼,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从火焰暴龙体内冲出来还不是为了你这家伙的安全吗?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还数落起我来。你……”唐丝丝语塞,药魂也听不出她是真生气还是佯装生气,背上又有一脚踏来,这次他竟听到铜晶青面传出啪的一声响,一颗铜晶被唐丝丝踏爆了。

    唐丝丝见下脚有此重,低头望着脚下龙眼大xiǎo的洞,只见黄铅光芒闪烁,被踩爆的地方又蓦的生出一块铜晶。

    “铜?”唐丝丝面色微凝,蹲下又玉手敲了敲那铜晶,她也知道这是药魂修炼的体术,心也曾好奇过,不过现在近距离观摩,心中的好奇放大,忍不住出声问道:“药魂,你这是什么体术?怎么会用铜来作防御层,还真是奇怪!”

    “呃,铜电晶体。”药魂随意的答道,其实他并没有猜到唐丝丝为何会这样问。

    丁丁当当,后背传出铜晶被敲打的声音。

    药魂面色一阵扭曲,心中暗暗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这样飞可以比身体直立飞得更高更能发挥出火斑翅的威力,不过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她怎么有心情研究体术了。”

    药魂正想説话,唐丝丝却是问道:“药魂,我问你,我看你这体术想要练成现在这个样子,肯定需要不少的铜,你的铜是哪里来的?”

    “呃——”药魂被唐丝丝一句话问得语塞,还想找词搪塞她。

    唐丝丝出声道,“我问你,之前你向我讨要的那十二个铜人到哪里去了?”

    “在家呀,不是説送给我当练武的铜靶子吗?怎么了,丝丝,是不是舍不得想要把它们要回去,想要回去你就明説啊,不要跟我拐弯抹角的,説实话,咱俩谁跟谁啊,你想要难道我还会不给你吗?你想要就説出来啊,我不会不给你……”

    “闭嘴!”唐丝丝妖喝一声,直接坐到了药魂后背铜晶上,“区区十二个铜人而已,你以为我会在乎,我只是想知道这十二个铜人是不是被你拿来修炼这铜电晶体了?你不承认也行,回药王峰我就去你家找那十二个铜人,若是没有看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药魂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只得承认,“丝丝,你真是聪明,你怎么想到的呢,是啊,那十几个铜人被我拿来修炼铜电晶体了……你现在知道也不会太晚……”

    唐丝丝一阵沉默。药魂知道他骗那十几个铜人来用唐丝丝知道肯定有diǎn伤心了。

    “喂,丝丝,有话你就説啊,别闷在心里,闷在心里不痛快会憋出病的。”药魂有diǎn慌了,説道。

    当当——

    唐丝丝在铜晶上锤了两下,骂道:“你这个混蛋,你要铜来修炼体术,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还骗我説用来当靶子,你这不是把我当傻瓜来骗么?”

    “丝丝,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这铜电晶体修炼很残酷,要把烧成铜水的铜从头ding浇灌而下,烧灼全身,因为有一些痛苦,所以我才不敢告诉,怕你不给我提供铜人,所以才借口家里没有陪练的靶子骗你的。”药魂脸上浮现一抹黯然,他也不是想要存心骗唐丝丝,唐丝丝以朋友之心待他,骗唐丝丝其实他心里也于心不安。

    轻哼一声,唐丝丝道:“説,是不是我今天不发现,你这辈子都不会告诉我?”

    “这辈子?”药魂微微失神。

    这时两只铁线蛇从妖兽群里飙射出来直袭向药魂。

    七彩血蛛见状比嘴里喷出两只红色蛛丝,直接将那两只铁线蛇绞成红炎,那红炎是铁线蛇烧成的灰,飘飘荡荡落向地面。

    唐丝丝也看见那两只想要偷袭药魂的铁线蛇,本想出手,却被七彩血蛛抢到了前面,她赶紧道:“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不就是十二个铜人吗?又不是多了不起的事,不过以后不要再骗我了,你需要什么资源大可以告诉我啊,凭你的能耐我不会担心,我支持你都来不及怎么会不给你资源呢。”

    药魂淡淡一笑,道:“如果不担心我,你从火焰暴龙里飞出来干什么?”

    “你?”唐丝丝脸上升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你不要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你以为我想要出来冒险吗?还不是因为我现在实力已经卡在淬体境六重xiǎo成,兴许我主动参悟到这声兽潮之中就会提升修为呢,你真以为我会担心你,告诉你,我早知道这兽潮是难不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