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霸主 > 第218章 宫老爷子!
    ~~~~~~~~

    因为港岛的特殊性,从来不缺传奇人物。

    如果说王家的家主,当年在起家时,确实用了不少不正当的手段,借用了不少‘外力’,算得上是港岛强~、霸型的人物,但~~,当王家与宫家站在一块儿,那~,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王家的家主,今年大约还不到六十岁,他起家虽然坎坷,不容易,从泥浆里摸爬滚打出来,也算的上是枭雄人物。

    但~,宫家老爷子,那却是从十一二岁开始,就在大上海的弄堂里,给那些大爷们,端茶倒水,搬板凳,起夜壶。

    后来,就是楞凭借着这一身、从‘泥腿子们’身上学来的一身出神入化的技艺,赢得了当时‘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的杜老爷青睐,从此~~,平步青云。

    华夏历史数千年,讲究的是什么?

    是流传,是正统。

    青红一出,谁与争锋?

    王家麾下的某社团虽然嚣张无比,但宫老爷子,却是‘觉’字辈的先贤,仅次于杜老爷的‘悟’字辈啊。

    此时,眼见已经八十五岁的高龄的宫老爷子,竟然亲自来到了现场,他王大少,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又怎么敢在他老人家面前生事儿?

    周泉北的眉头也微微皱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透过人群,清晰的看清了前方景象。

    宫老爷子虽然已经是如此高龄,但精神头却是极好,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唐装,发须皆白,拄着一根龙头拐,边向前行,便朝着两边的人群挥手致意,苍老的脸上,挂着已经看穿世事的波澜不惊的笑容。

    这时,就算特首等人,也亲自起身,上前与他老人家或握手示意、或笑着打招呼。

    而曾不可一世的宫老大,却像是一条被晒蔫儿的油菜花,有气无力的跟在老爷子后面,已经换回了女装的宫雪,却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爷子后面,生怕老爷子身子不稳当。

    在其身后,还有两个高大的后生,西装笔挺,身子挺得笔直,但看其相貌轮廓,应该是宫家的子侄无疑。

    这时,戴维和理查德森也慌了,维尔家族虽然同样庞大,但~~,他们最黄金的风光期,早已经过去,还真就不曾见过这种场面,赶忙挂着笑脸迎了上去。

    宫老爷子走到场中,笑着同众人摆了摆手,“各位,老头子我听说今天这里很热闹,就过来看看。呵呵,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忙你们的,不用伺候我!”

    他说的是带有浓郁浙西方言的普通话,语速不快,声音也不大,但场内每个人,也包括周泉北,却是清晰的听到了他的每一个字。

    因为,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敢交头接耳,更不要提说话,落针可闻。

    周泉北心中也不由赞叹,‘老虎虽老,但依然是虎啊!’

    足足停顿了十几秒钟,特首才笑道:“宫老,您先坐,要不然,大家可都不敢坐啦。”

    宫老爷子哈哈大笑,“那好吧。”

    随即,在特首他们身边,坐了下来,谈笑风生。

    这时,宫雪却是走到了戴维和理查德森身边,低声耳语着什么。

    戴维还好,理查德森却有些心虚,不住的飘向了周泉北所在的方向。

    虽然光线并不甚明亮,但顺着理查德森的方向,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角落深处的周泉北,更看到了坐在周泉北还坐腿上的李心如。

    她不由微微冷笑,快步走向了宫老爷子身边,低声耳语几句。

    宫老爷子对着特首等几位贵宾一拱手,笑道:“诸位,我老头子还有点私事儿,就不叨扰你们了。呵呵,改天,去我那里喝茶。”

    几位贵宾赶忙起身,笑着目送着宫老爷子离开,才又坐回到原地。

    但几人的目光,却并没有离开宫老爷子的方向。

    当看到宫老爷子没有任何停留,径直走到角落深处周泉北的身边的时候,所有人不由都被惊呆了。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宫老爷子这样的豪杰大佬,怎么会亲自去找一个毛怕是都还没有长全的毛孩子?

    那不成,他是老爷子的私生子?

    这时,一直坐在贵宾席上的托马斯~库恩,眉头也是一皱,他摆了摆手,招过了一名助手,低声耳语了几句,很快,这助手迅速消失在人群里。

    而爱德华先生,是荷兰本土人士,并不了解这边的格局,但看到了托马斯~坤恩的动作,他也微微眯起了眼睛,陷入了深思。

    但此时,最吃惊的,莫过于坐在周泉北腿上的李心如了。

    眼见自己只在报纸和传说中听闻过的人名,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甚至,忘了从周泉北的腿上下来。

    还好周泉北反应快,轻轻在她的纤腰上挠了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慌忙退到了旁边。

    而一边,王大少也傻了。

    他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老子,都不敢在其面前坐下的老爷子,竟然,竟然好像是要来找这个‘乡巴佬’和‘扑街仔’,这,这……

    宫雪却是直接把王大少当做了空气,直接忽略,指着周泉北对宫老爷子介绍道:“爸爸,他就是周泉北。此次行动的直接参与者和领导者。”

    周泉北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宫雪对宫老爷子这个称呼。

    这,这似乎相差的也太多了一点吧……

    但宫老爷子反应却很快,笑眯眯、和蔼的看向了周泉北,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这种真正从刀山火海中走出来的枭雄,周泉北也不敢有丝毫怠慢,慌忙起身,退到一侧,恭敬施一礼道:“宫老,还要劳您大驾,实在是小子的罪过啊!”

    宫老爷子却微微一笑,苍老的脸孔上,沟壑般的褶皱,轻轻舒缓了一些,随意的坐在了周泉北的对面,“年轻人,不错。呵呵,别紧张。坐。咱们可以好好聊一聊。”

    周泉北轻轻咬了下舌尖,心神也恢复了清明。

    这件事情,虽然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但~,却是他宫老大不义在前,就算按照解放前的老规矩,自己这边也占着个‘理’字。

    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

    周泉北一咬牙,端正的坐在了宫老爷子对面。

    宫雪不由撇了撇小嘴。

    宫老爷子却是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年轻人,少年英才啊。呵呵,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才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啊。”

    虽然这话,宫老大同样说过,只是,出于不同人之口,效果和意境,却是截然不同。

    周泉北忙笑道:“宫老,您才正是老当益壮啊!您的大名,我小时候就耳熟能详。”

    同理,周泉北这番话,与当时对宫老大时,意境又是完全不同。

    宫老爷子微微一笑。

    身后,宫老大却是有些咬牙切齿。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小杂碎,自己怎么会被老爷子骂的狗血喷头?

    “呵呵。年轻人,人在江湖,磕磕碰碰,也是在所难免之事。但是,凡事都是可以坐下来谈谈嘛。又不是生死仇敌,还有什么是化不开的恩怨嘛?”宫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周泉北道。

    老爷子的话,虽然带着三分苛责,但有七分,却更像是柔和的劝导,像是在教育晚辈。

    周泉北忙点了点头,“宫老,您说的极是。小北年轻气盛,很多事情,难免考虑不周。冲动之举,还请宫老海涵。”

    “呵呵~。”

    宫老爷子笑眯眯点了点头,“人嘛。谁还没有年轻的时候啊。知错能改,这就很好嘛。”

    周泉北忙点了点头,“能得功劳教诲,小北胜读十年书。”

    宫老爷子忽然哈哈大笑,“你小子,倒是像极了我当年啊!”

    说着,他摆手对宫雪和身边几人道:“你们几个,随处去转转吧。我和小周,好好聊聊。”

    几人不由都睁目结舌。

    尤其是王大少,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他本来还想在这边凑个热闹,想看看周泉北这小杂碎究竟有什么本事,但宫老爷子发了话,他连围观的权利都没有了,只得悻悻退却。

    宫雪几人也忙退却。

    倒是李心如,紧咬着红唇,想退,却又不敢退。仿似~~,只要离开这里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到周泉北身边。

    周泉北忙对她使了个放心的眼色,她这才有些不甘的也退到了几步之外,大眼睛,却是一直聚集在周泉北的身上。

    宫老爷子看着这一幕,不由微微一笑,“呵呵。还是年轻好啊。可惜啊~~~,挥手之间,六十载沧桑,眨眼已过。”

    周泉北看着宫老爷子的慈祥的笑意,忽然脱口而出,“晚辈对宫老爷子一直都是敬佩万分的。我与宫雪小姐,是很熟悉的朋友。”

    宫老爷子一怔,片刻,他忽然大笑,“呵呵呵……多少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话。”

    周泉北这才发现自己失言,忙尴尬解释道:“宫老,我,我……”

    宫老爷子却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江山美人,又有谁不喜爱?雪儿是我老来所得,所以,难免就会溺爱了一些。她在内地的这些日子,你能包容她,我很欣慰。”

    周泉北不由有些无言,却是很认可,老爷子对人生的这种认知态度,挺直了身子笑道:“大丈夫,自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间!”

    宫老爷子看向周泉北英挺的脸孔,脸上笑意却是更甚,笑道:“小友,你可知,当年,我对杜老爷,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周泉北不由愣住了,微微张开了嘴巴。

    什么?

    宫老当年居然敢对名震天下的杜老爷说这种话?要知道,‘校长’他老人家~~~,当年,都是杜老爷的门生啊。

    此时,自己敢对宫老爷子这样说,是因为,自己和宫老爷子完全是两个世界,没有确切的利益纠葛。

    再加之,有着重生的经历,对很多事情,周泉北都有足够的信心,还有最关键的一点,父亲老周,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经历和资本。

    但~~,宫老爷子,他当年不过只是一个流浪在大上海的难民出身,他,他凭什么?

    宫老爷子笑着看着周泉北,似乎预料到了周泉北会有这样的反应,沉吟了片刻,他忽然笑道:“小友,你知道,当年杜老爷,是怎么对我说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