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九十一章 猪油蒙了心
    重生农女去种田正文卷第九十一章猪油蒙了心江小池板着脸:“屋里长辈们怎么商议的还没敲定,你自己率先把口改了算怎么回事?回头咱两不成,你不要名声,我无父无母还全仰仗好名声活着呢!”

    宋老二不以为意:“那有啥,迟早的事,你也不用太不好啥意思。”

    江小池想不明白,自己脑子野菜吃多绣斗了?宋老二啥时候对自己走心的竟没有发现。

    宋老二眼里的江小池感觉一直是怪怪的,别的不说,单说别人觉得江小池长得丑,他自己就瞧不出来。

    标准的小脸不说,尤其是那双眼,大大的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神。

    在宋老二眼里,江小池就是有些瘦,营养不良有些黄。

    可这几日与江小池整日搅和在一起,宋老二终于明白自己对江小池的感觉。尤其是大顺子同样看江小池的时候。

    瘦怕啥,以后自己多使把力气,脸上长肉那也是迟早的事。小时候江小池的模样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大小就是个美人坯子,长大肯定也错不了。

    但别人说江小池丑,宋老二倒也没不乐意,闪光的金子自己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宝。

    因为退娃娃亲,宋老二心里一直窝着火,知道江小池饿死差点把江老大家柴火垛点了。江小池及时还魂,这才阻止一步惨剧发生。

    自己不到谈婚论嫁年龄,江小池年龄又更小。宋老二还以为又要防备上几年,谁知父母自私的打算正好成全自己心思。

    有了这一层关系,谁要再敢打江小池主意,或者欺负江小池宋老二就能一个回手炮顶回去。谁让自己以后是名正言顺的上门女婿了呢。

    原本宋老二有什么事第一个就能知会大顺子,可大顺子最近不知怎么的了。原本张嘴闭嘴都是盖玲,但现如今却把馋丫头整日挂在嘴上。

    尤其是那天在队长媳妇的话偷听到,大顺子的表情一丝一毫都没有逃过宋老二眼睛。

    宋老二知道,若江小池招亲的事情不吐口,按大顺子家里老大的排行是不可能随便招出去的。但即便这样,宋老二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得劲。

    宋老二心里依旧别扭。但那可是自己的好哥们,宋老二不愿把事情再往深处想。

    江小池本想给江大武挖坑让宋老栓两口子看乐子,谁成想自己没走心,竟真成了乐子。

    江小池面子上过不去,打井的事有些打脸,看眼门口有两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撸胳膊挽袖子就走过去。“叔,门口那两块石头我看不错,我这就去搬来,回头你和婶子冬天腌酸菜留着压白菜。”

    江小池一点没怯场,虽说石头不是特别大,但圆溜溜的两块估计两半大小子抬也吃力。谁知江小池竟像抱两窝瓜似的一样轻松。搬进去的时候,咣当两声放在地上,顿时砸出两个大坑。

    宋老二印堂不自觉拉下几根黑线,掂量下自己的小细手腕:还得练呐,否怎以后打架肯定吃亏。

    可瞬间宋老二又改变态度:没事打什么架,男子汉大丈夫被媳妇打还手多没面子。力气比不过,腿脚还比不过,打不过就逃总算可以了吧。

    屋里几人看江小池动作粗犷头皮跟着都发麻,那还是姑娘吗,配这模样简直就是一夜叉。

    估计也就是宋老二猪油蒙了心,换另一个人肯定不能这么上赶子。

    被江小池恼的头疼,江大武这才想起来过问江小池宋老二的婚事商量怎么样。

    江大武刚过问,江小池马屁精顿时上身:“叔,我年纪小不懂,有你和婶子帮我拿拿事就行了。横竖都不是外人,侄女的终身大事叔和婶子帮着办,我还有啥不放心。”

    江小池平时不爱言语,江大武没成想江小池不呛来呛去,说起话来也有顺忍心的时候。

    江大武责任感爆棚,觉得不给自己一个说得过的理由,就这么把江小池婚事定了,他日到了江大林坟前有些说不过去。

    其实江小池的婚事按宋老栓那么订还用什么敲订不敲定,横竖白送出去一个儿子,满村传的没有一个不说宋老栓仁义的。

    连带宋小四的事全都一盖而过,有合适姑娘的巴不得找人求亲把宋老大定下,家里姑娘小的不禁也开始打宋小三的主意。

    对一个孤女宋老栓两口子都能这样,他日谁家媳妇嫁过去更是错不了。

    这种风言风语当然逃不过宋老二的耳朵,自己父母心里想啥,别人不知道,自己难道还不清楚。

    屋里大人们虽说在商议,但宋老二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江大武是队长,既然队长媳妇从中做了媒人,最后亲事敲定肯定还要等江大武回来。

    其实宋老二脑子一直没闲着,宋老二见江大武进屋,扯了下江小池衣袖:“走,进屋听听,别回头咱俩被人卖了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呢。”

    江小池被扯的别扭,努力甩了甩,这才把衣袖从宋老二手里甩下来。

    宋老二扯着江小池的动作除了张婆子,屋里每人都看清楚。

    其实宋大娘心里还是别扭的,好歹自己儿子模样周正,什么时候就跟吊死鬼的馋丫头勾搭上了呢。

    宋老栓心里倒是无所谓,即使宋老二长得再好再能干,对宋老栓来说不是家里老大一切都是白费。

    江小池依旧耷拉着一张脸,宋老二就差把舌头放出来耷拉俩爪表衷心。

    队长媳妇都要看不过去了,招呼下江小池:“馋丫头,过来坐,你奶和你宋大爷他们正商量呢,等你成年,马上替们张罗婚事。名分现在先定下来,宋老二以后要是去院里帮帮忙,村里也不至于有闲言碎语。”

    江小池还没表态,宋老二立马毛楞不干了:“婶子,你说啥玩仍,过去帮帮忙?那可不成,定亲就算我被馋丫头招进门,万一哪天馋丫头反悔不要我,我这几年青春和名声找谁吃后悔药去?”

    队长媳妇有些挂不住脸,自己难道听错了,宋老二担心的竟是馋丫头翻脸不认账,毁了自己名声?

    ”咳咳!“江小池实在忍不住咳嗽几声:”我也要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