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七十四章 出水了
    重生农女去种田正文卷第七十四章出水了刘三借机喘口气,望了望天才道:“咋的了?二哥,不是起早搬石头山上风吹着了吧。回头让妹子给你煮完红糖水喝。”

    王二癞子:“二爷我又不是女人,红糖都给咱妹子留着。”

    刘三点头:“那我一会回家取块姜,咱都喝碗姜水发发汗。”

    一旁宋老二闷头来了句:“矫情!多取两块,留着给馋丫头做菜。”

    大顺子一旁又接了句:“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郎中开药方!”

    ……呃?

    自己的妹子,两大小伙子围前围后的,王二癞子心里这个膈应,总有种自己家白菜要被拱的感觉。

    大顺子一愣神:“爸,你咋来了?”

    郭志友眼角夹了下弄的浑身炮土的儿子:“呸!我不过来看看,给你长个膀你还不得上天呐!”

    大顺子不以为意:“哪能呢,我一个扑腾蛾子怎么能逃过你个老家雀子。”

    郭志友一个巴掌拍过去:“怎么跟你老子说话呢,这几天没削你皮紧是不?”

    大顺子立马求饶:“爸!爸!爸!没事跟我使什么劲,您过来瞅瞅看馋丫头这井打的怎么样?别样馋丫头白耽误工夫不是?”

    郭志友照大顺子后屁股就是一脚,但脸上却掩饰不住那种为人父的得意。

    郭志友把蜡烛顺下井底,只蜡烛火苗扑闪几下,便在井底熄灭。

    江小池知道,这是井底有毒气。井底空气稀少,蜡烛这才熄灭。

    郭志友围着井边转了转,现在不是年节,没有炮竹,便让大顺子去队里取一点火药,找根绳子把绳子的一头插到火药里,又用手使劲紧了紧,再三检查是否捆绑结实。

    众人一阵好奇,郭志友表情也颇为得意。神秘道:“一会让你们看一件有趣的事。”

    说完,郭志友点燃绳子,把火药扔到井下。

    跟着是一声爆炸巨响,一股浓浓烟滚滚而出,顿时一股火药味弥漫整个小院。

    江小池原还为怎么把井底赌气弄出来发愁,不成想方法竟会如此简单。“郭叔,这样毒气就会逼出来了?”

    等浓烟散尽以后,郭志友又让大顺子把蜡烛点燃满满送到井底。这回蜡烛的火焰一直摇曳舞动,在黑漆漆的深井里就像一颗闪耀的小星星。

    确定井底没有瘴气,轱辘旋转吱吱呀呀,郭志友腰间系了绳子慢慢顺到井底。

    郭志友到达井底,蜡烛的烛光把井壁四周潮湿的泥土照亮,嘴上没说却暗自不住点头。

    江小池按耐不住:“叔,你说这下面有水吗?”虽然江小池凭直觉敢打赌,一铲子下去肯定会有水层,但水层离地面多远,江小池还没有能力去判断。

    “行啊!这地选的不错啊!”郭志友毫不掩饰内心喜悦。

    有郭志友这话,江小池一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妥妥的放回原位。

    郭志友说着,拿起锹就开始在井坑里挖土。刚开始运上来的还有些半干不湿,慢慢的运上来的土就混杂着不少泥水。

    江大武兴奋,二人合作着又把井底泥水淘干净。

    知道井底出水,王二癞子几人手中的活也停了下来,围在井边打下手。

    蜡烛的光微闪,时不时井底荡漾出水漾的花纹。

    江小池看着井底忙碌半天的郭志友:“郭叔,你上来歇会,我下去替你挖几铲子。”

    郭志友粗犷的声音出井底想起:“怎么的,馋丫头瞧不起你郭叔啊,别说就这几铲子,就是让你郭叔在挖个一两米,大气都不会喘一口。”

    江小池咧嘴笑了笑,不愧和大顺子亲父子俩,横着大顺子满口大话的毛病都是从这传来的。

    江小池不知土层下面底细,之前自己是判断下面没有流沙,为了防范于未然江小池顺下跟绳子到井底。“郭叔,你把绳子系腰上,要是一会水冒上来,我们用俩绳子一起拉你上来。”

    大顺子尖嗓笑了两下:“我说馋丫头不是乌鸦嘴吗,怎么今天还会说上几句吉利话了!”

    江小池自动把这句话忽略,把全部注意力倾注井底。

    只出其不意,“哗啦”一声水响,郭志友措手不及惊叫声。

    宋老二一听声音不好,忙用力往外拽绑在郭志友身上的绳子。

    可不待众人反应,只见江小池抢先一步,双手交替导弄两条绳子,郭志友顺子绳子一步步从井底攀爬上来。

    大家伙有些看傻了。好歹郭志友是身高一米八的大汉,郭志友刚爬到井口,江小池瘦不拉几的居然像拎小鸡似的,一把把郭志友从井里提了出来。

    郭志友只觉得有点晕,本就呛得迷糊,又晕头转向的被提了出去,咳嗽好几口才缓过劲:“好家伙,幸好馋丫头绑个绳子在我腰上,要不今儿我肯定折在里头。”

    江大武欠身往井底望了望,只感觉井底反着亮光,呼呼的水声丛井底往上涌。“老郭,刚才啥情况?”

    郭志友又咳了下,卖关子道:“刚才我还一铲子一铲子挖,谁知一铲子下去,就感觉脚底往下陷,整个人就要往下面沉,接着就有一股水从地底下咕噜一下就冒出来!”

    郭志友说着,众人知道井底确实挖出水,激动之余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张婆子原本进屋,听到屋外喧哗,由江小塘搀着从里屋紧赶慢赶的也跑了出来。“大武啊,这是啥动静?志友在井下面没什么事吧?”

    郭志友扬了扬嗓:“放心吧,老婶子。辛亏你家馋丫头聪明,绑了跟绳子在我腰上,否则我还真么什么造化能从井底爬出来。”

    其实江小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当她看到郭志友手里紧握的铁锹,江小池就明白。这是人家治保主任抬举自己,即便没有自己,人家几铲子也能从井底险象环生。

    惊呼之余,江大武把井底的绳子绕了上来:“呦,看着绳子湿的,馋丫头这地选的不错啊。”

    不一会儿,整个井都被水灌满了。一汪蓝蓝的天空倒映在水面。

    井水清洁干冽,新鲜可口。江小池觉得自己从来都没喝过这么可口的水。

    江小池又从井底拎上来一桶水,大家忙活半天,拿着葫芦瓢,你一口,我一口,痛痛快快的喝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