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五十九章 眼馋(感谢阿力jojo每天送的票票,比心)
    江小池心塞半天,才勉强开口“奶,宋小四的事,王二癞子也帮点忙。我招呼他们几个来吃点饭,你要是觉得我跟他们混在一起名声不好,我这就让他们回去。”

    王二癞子:“……”

    江小池知道,张婆子一代人正派着呢,让张婆子跟王二癞子一伙人端一个饭碗,那就是把自己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成分往下降。

    王二癞子暗叫一声糟糕,看这情形自己饭吃不到也就罢了,翻身正名的机会怕是也被一杆子打扁。

    张婆子虽然不知道王二癞子能做什么值得让人感激的好人好事,但孙女知恩图报自己不能拖后腿。再说,孙女以后是要顶门立柱的,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让孙女失了面子。

    但张婆子真心怕江小池糊里糊涂跟王二癞子污了名声:“池儿啊,听奶的,就留他们吃这一顿,这顿吃完以后甭提多大恩情,咱都别联系。”

    王二癞子:“诶?”心堵啊!这饭不用吃几人就饱了。

    就这么受白眼,王二癞子几人坚持着都没有动。王二癞子都有些佩服自己:瞧自己这脸皮,以后自己也肯定是个办大事的。

    江小池觉得几个大小伙子站着碍眼,招呼人进屋又有些碍脚:“园子里的草,没挖完的井,要不外面寻点石头帮我垒个院墙也行。干什么活哥几个自己看着办,我先进屋张罗几个菜。”

    最后一句话是重点:干活有菜呀!王二癞子顿时任劳任怨:“那个啥,缸里有水没,哥几个先把水添上。”

    江小池:“不用,宋老二他们去了。”

    王二癞子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平衡,招呼刘三蛮柱子:“兄弟几个,都别傻站着,妹子家饭菜油水多着呢,不使把力气出来好意思端人家饭碗呐。”

    刘三应口:“得嘞!妹子给三哥找把锹,最脏最累的活三哥今天帮你包了。”

    张婆子眼看不着,耳根子灵,怕王二癞子几人听见,凑到江小池耳旁低声道:“池儿啊,王二癞子几个转性啦?”村里生活久,谁见他们干过活呢。

    江小池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和他们搭上话之后,他们就是这样。”

    这个评价高啊,蛮柱子捋胳膊挽袖子:“妹……妹子啊,你饭菜慢……慢点做,柱子哥今天帮你把院墙垒……垒了。”

    张婆子看不见,江小塘耳聪目明,知道王二癞子帮着出粮赎自己的事,在张婆子耳旁又帮着几人说了不少好话。

    蛮柱子:“妹……妹子,院墙想垒多……多高啊,开个两……两米的成不?”

    王二癞子一胳膊杵过去:“别长个嘴瞎嘚嘚,你一使劲翻盖个新房得了呗。今天晚,明儿山上多寻点石头,再砌个地基,咱帮妹子砌个结实的。”

    听这话,张婆子苦干的老眼笑的都要挤出水。

    刘三自己寻着铁锹,猫身就要往井坑里蹦,江小池还没来得及拦着,王二癞子率先开了口:“妹子,家里有蜡烛没,挖井的规矩,安全考虑,灯灭不下人,咱虽说半吊子打井队,也不能坏了规矩。”

    江小池顿时对王二癞子另眼看待,怪不得家里粮食说扛一袋出来就扛一袋出来,横着人家名声不好,也是个有本事的。

    江小塘自觉的把拔草这活揽了过去。

    宋老二大顺子提水回来,看院里干的热火朝天有些没回过神。

    大顺子满脸不愿意:“咋地,你们兄弟横着过来是抢生意哒,那口井可是我们兄弟挖的!”

    王二癞子抹了把脸上的泥:“就是过来搭把手,顺子兄弟过来瞧瞧我们这活行不,不行我二癞子哥再改。”

    大顺子提着水桶没有屌他,直接奔水缸走去。可刚一近身水缸,大顺子又不干了:“干啥玩仍,老二啊,你不是说水缸里没水吗,这急三火四的,耽误晚上开饭不啊!”

    宋老二闷道:“一会用完不得打啊,趁天亮能多干点就多干点。”

    大顺子觉得有点晕,怎么瞧都觉得宋老二不顺眼。

    院子里热闹,王二癞子几人干的热火朝天,门外路过的翘首:“……”什么情况,村里二癞子们啥时候开始干活了?

    有王二癞子粮食果酒壮胆,江小池做饭也不用忌讳,反正好吃的都是王二癞子他们带的。

    人家尊老爱幼,互帮互助是个理由吧。

    即便有人眼红算计自己吃不好饭,也得忌讳王二癞子几个。说实话,王二癞子几个名声,在村里可不是一般臭。

    家里从来没来过这些人,也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张婆子一直担心江小池太孤僻,烙下毛病。现在看这情形,自己担心肯定是多余。

    尤其一顺水的大小伙子,任孙女丫头摆弄,看来让江小池顶门立户这事还是靠谱。

    江小池进屋做饭,宋老二围前围后转,尤其是需要碰水的地方,宋老二肯定来一句:“放着,我来。”江小池听的那个别扭,要不看宋老二有点脸红,恨不得一个二踢脚把宋老二踢出门。

    大顺子知道江小池讹了王二癞子半袋子粮食,卖猪肉的钱几人还没有分,不用吩咐,擅自做主就做锅大米干饭。满满一大锅,饭还没好香味就飘得老远。

    敞门敞院,农村常做干饭的都少,闻着香味都往江小池院里望。

    隔壁朱大娘的鼻子长,闻着味就从屋里出来,见味道是从江小池院子里传出来,眼馋的眼圈直红,站在院子里一阵酸:“我当是谁家发达了呢,这去趟下架村感情是打家劫舍去啦?就算有粮也得省着点啊,今儿吃干,明天就想掉顿呐!”

    江小池可没有心情接她着话茬,但架不住院里人多,还没一个怕闹事的。

    王二癞子一扬脖:“咋滴啦,她朱大娘。不就是口干饭嘛,你朱大娘吃饭啥时候怂过,想吃就让朱大爷给你做去啊。钱自己不花给谁花,都攒着给老小子娶媳妇啊?”

    朱大爷没少从生产队仓库往外倒腾粮食,村里人明里暗里都知道。朱大娘天生就不是让人怼住嘴的性格,有人怼她,肯定要怼回去:“攒钱给老小子娶媳妇咋啦,也比有些人攒钱娶不着媳妇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