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三十六章 画风不对(求收藏求推荐)
    宋老二觉得憋屈,一个气不过,张口冲江小池吼:“你给我说清楚,王二癞子怎么的你了,他怎么会欠你粮食?”

    宋老二把江小池问楞了,不用多想也知道宋老二情绪这么激动是真的关心自己。

    大顺子被江小池也弄糊涂,就这么个身子骨能值半袋子粮食?宋老二激动的眼圈通红,江小池要是再给老二点什么刺激,都能把她活吞了。

    大顺子安抚道:“我说老二啊,你先别激动。你看馋丫头这模样,哪有一点人模样,他王二癞子想下手也没地伸不是?”

    江小池这个恨啊!看在安抚宋老二的份上,全当这小子说的都是好话。

    宋老二也是被江小池的话刺激到了,等回过神冷静冷静,听大顺子这么说,上下打量下江小池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见自己话起了效应,大顺子表情立马猖狂起来:“老二,你觉得也是这理吧?王二癞子要瞧也得是孙寡妇那模样的,一般人也看不上……”

    大顺子还想继续往下侃,在旁边的听风的王二癞子一个炸毛就从林子外面冲了进来:“馋丫头,你们说啥玩仍?不是说好我给你粮食,你不把我和孙寡妇的事往外说嘛?我把你都当妹子,你也忒不仗义了。”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宋老二大顺子被刺激的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在半空半天没合上。

    江小池看看宋老二和大顺子,又转头看向王二癞子,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一个字都没说。”说完又停顿下:“这回老二他们也知道了,老二啥人不用说,大顺子你可知道。这回要封嘴可不就是半袋子粮食能了事的了。”

    “诶~呀!”王二癞子生无可恋的扯下头上绿军帽,咧嘴干嚎道:“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你们想要粮食也不能可我一个人祸祸呀!”

    林子里静,王二癞子鬼哭狼嚎传的老远。

    大顺子一脸猥琐:“馋丫头,你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老二气的拿胳膊肘狠狠兑了大顺子一下:“嘴一点也没有把门的,你觉得我们这么说合适吗?”

    江小池讪讪解释:“是撞见了。”

    撞见?大顺子极尽自己想象力开始脑补。

    宋老二脸阴的老黑,数落江小池道:“下回上山走大路,丫头家家的也不觉得晦气。”

    大顺子:“可不!这瘪犊子玩仍办事能瞅吗?回头我给你找几支艾蒿熏熏,驱驱邪。”

    王二癞子心情五味陈杂:谁请你们瞅了?想瞅也得问自己愿不愿意呀!

    看王二癞子表情,江小池强压住嘴角的笑,安慰道:“人嘴两张皮,我也知道你攒点粮食不容易。要不我那半袋粮食也不要了,回头让江队长和大顺子爸撮合撮合,没准你和孙寡妇的事就能成了呢?”话里有话。

    王二癞子激动的想一头撞死,要不是孙寡妇有把柄在公婆手里赚着,自己早把孙寡妇娶回来,还用这小丫头片子在这敲竹杠?

    王二癞子心里这个委屈:“成啥呀?我要是帮你们把宋小四弄回来,这事是不是就能从这了了?以后咱就当没发生,谁也不提行不?”

    江小池几人对这个建议表示一致同意:无赖当然有对待无赖的办法,这一点毋庸置疑。相对来说,王二癞子相对他们来说还是个成年人,有些事情终究需要成年人去办。

    大顺子:“大丈夫一言……”

    宋老二:“驷马难追!”

    江小池眼皮都没抬,补充道:“我不是大丈夫,那半袋子粮食你还是要给我。”

    王二癞子自叹命苦,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估计这点把柄要被这丫崽子揪一辈子。

    谁知王二癞子刚一点头,江小池竟又神补刀一句:“然后再借我半袋粮食,不立字据啥时候有啥时候还。”江小池接触王二癞子这半日觉得他这人也不坏,倒不是诚心要占人家便宜。全村除了宋老栓能立马拿出一袋粮食,看着情势也就数王二癞子了。

    一句话:不问粮食来处,能拿出来就行。刘邦不也是地痞无赖出身,王二癞子虽不能跟刘邦比,自己太看轻贱也不是那么回事。

    别的不说,王二癞子抗打击能力真强,暗自拿捏下自己余粮,好人做到底,以后也不是没有活路,一口就应下来。

    可光有粮食,就让人把宋小四放出来,江小池闭眼都能想到——那根本不可能。

    王二癞子天生就是做探子料,宋小四被卖到什么村,村里有多少户人,什么样的人家信神棍,什么样的人家信神婆,就连村里有多少闲汉寡妇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宋老二先前激动的还跟个愤青似的,赎妹子的粮有了着落,心里也有了自己的算计。

    村民见天学习“破四旧”,但封建迷信思想深固着呢。宋老二一提醒,江小池眼睛一亮:装神弄鬼,老胡可以啊!

    作为一个未修仙成道的半仙,谋财害命不可以,装神弄鬼的小把戏弄弄又不是不行。何况老胡为骗吃骗喝,装神弄鬼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一个狐狸也不需要什么道德底线,这事让老胡参合参合,江小池一点也没有心理负担。

    宋老二与江小池相视一笑,虽还没想到具体要怎么操作,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大顺子看了看一向憨头憨恼的宋老二:“平时蔫不拉几说不上几句话,原来坏水都用在这地方啦?”

    分工明确,天还未见黑,自行车上的东西现在还不能直接进村。

    江小池扯个慌,说藏林子草棵里,留了点槽子糕做干粮,回手趁人不备全都扔进空间。宋老二几个心思没在这上,反正江小池力气大,愿意把东西藏哪就藏哪。

    家里只留张婆子一人不放心,江小池让三人先走,自己骑自行先回家安顿好张婆子,再骑车立马赶上。

    几人表示对这么安排没异议,江小池一个大跨,跃上自行车就蹬走了。

    望着江小池骑车渐渐远去的背影,几人总觉得画风有些不对。

    大顺子挠了挠头:“老二,你和馋丫头家离得近,你说馋丫头啥时候学会骑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