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剑帝破苍穹 > 第二十一章赤燕
    第二十一章赤燕

    龚轩泽此刻正在品茶,一个侍卫走进来说道:“主人,有几个人拿着龚木的令牌,说是找您有事”闻言龚轩泽皱了皱眉眉头,龚轩泽很清楚身份令牌意味着什么,更别说是十大家主候选人的令牌了,龚轩泽很疑惑,他平时跟这个龚木几乎是从来没有交集,不知道他的手下拿着他的令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龚轩泽抬头望着那名侍卫说道:“你稍等你一下,我随后就出去”龚轩泽将言叔找来然后说明了一下情况,言叔闻言也是一脸的疑惑,他们平日里跟龚木几乎脸面都很少见,更别说是人什么交集了,言叔猜测可能是因为下任家主的选拔即将开始,所以也许龚木让手下找他,可能是跟下任家主的选拔有关系。

    龚轩泽对于言叔的猜测感觉龚木绝对是来者不善,龚轩泽是龚晨最信任的手下之人,龚轩泽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他的主人的,正所谓走一步说一步,龚轩泽没有再多想什么,龚轩泽带着言叔和几位家丁便朝着门口走去。

    龚轩泽带着言叔和几个家丁来到门口的时候,龚轩泽先看了看门口这几个家丁,从他们的服饰来看很明显级别不是很高,龚轩泽皱了皱眉眉头,他实在不明白龚木为什么会派几个身份这么低微的家丁来,难道是看不起他吗,龚轩泽冷笑了一下然后脸上的表情便消失了。

    其实龚轩泽门前的这六个人是负责这一区域寻找孙叶的,他们都是以小组的形式分开寻找的,龚木的身份令牌是他们这些很多小组中轮流使用的,今天只是碰巧轮到他们小组寻找这一片,更不巧的是他们这个小组要寻找的是龚晨二公子的附属势力。

    他们这个小组总共六人,他们的族长是个年龄稍微大一点大概三十多岁左右的青年,其实在来到龚轩泽几人的心中总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觉,毕竟龚晨可是在龚家十大候选人中排名第二的势力,去招惹龚晨的附属势力,无疑是不明智的选择,他们的主子虽然同是龚府十大家主候选人之一,但是实力在十大家主候选人中只排名第六。

    龚轩泽看着他们这六个人说道:“龚木算个什么东西,自己不来也就算了,居然让你们这种货色去请我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说完龚轩泽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气,龚轩泽右手一动,留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手掌般的深坑,龚轩泽看着这六人说道:“要请我你们还不够资格,让你们主子来吧!”

    这六人看着眼前的深坑,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惧意,他们六人很明白眼前之人的修为最起码已经达到了虚仙境界,绝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惹的起的,可是他们几人又怕完不成任务受到龚木的惩罚,此刻这六人变得有些进退两难。

    这六人话知道如果再不走恐怕他们的命可能就要留在这里了,六人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便走了。

    这六人离开之后,龚轩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犹豫之色楠楠道:“这龚木恐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我好歹也是晨公子的附属势力,我倒要看看他龚木能拿我怎么样,如果到了非常时刻,大不了我就发求救信号”说完龚轩泽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几人回到龚木的住处,因为怕会遭受到龚木的惩罚,几人也猜测可能这孙叶有可能就在那龚轩泽那里,就跟龚木说孙叶藏在十大家主候选人龚晨的附属势力中当家丁,闻言龚木首先是皱了皱眉,冷笑着说道:“哼!这龚木倒也真是会藏,居然会藏到龚晨那个家伙的附属势力中”

    龚木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是龚晨那个家伙也许我会怕他几分,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火,不过是龚晨那个家伙的附属势力,在我眼里不过是只蚂蚱而已,我随时都可以捏死”这些话说完的时候,龚木的脸上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阴险神色。

    其实龚木猜错了,因为龚木品行不端所以十大家主候选人早就跟龚木划清了界限,几乎都不跟龚木有什么交往,所以龚木自然也就不知道,关于十大家主候选人龚晨的事情,龚晨平日里最喜欢几个手下中就包括了龚轩泽这个人,龚轩泽很对龚晨的胃口,甚至龚晨已经把龚轩泽当做了他最亲近的弟子来看待,所以龚晨几乎把龚轩泽当做了他的命根子。

    龚晨看着眼前这六人眼神中对这六人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杀意,但是这种微弱的杀意这六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龚木抬起右手一道紫光向着六人袭去,这六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他们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从脖子上滚了下来,这六人的鲜血几乎流的满地都是。

    龚木看着这六人的惨样,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烦躁,龚木大喝道:“来人”随着龚木的喝喊声,从门外进来两个家丁,这两个家丁进来后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全身都便的有些颤抖,龚木冷冷的说道:“把这六人的尸体给我扔出去喂狗”

    闻言这两人很快的便将这六人的尸体和头颅抬了出去,这两人已经不知道龚木最近已经是第几次杀手下了,两人知道决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龚木,否则下一个死的恐怕就是他们。

    屋子里的血迹被清理干净后,对身边一个高个的家丁说道:“我给你一封信你去交给那个龚晨的附属势力的人,如果他不交出孙叶,我就亲自回回他,一个附属势力而已,难道还翻了天了!”

    说完龚木从怀中掏出了一封早先就写好的信,交给了身旁的高个家丁,那高个家丁将信收起来,然后头也不回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这高个家丁来这里之前是一名杀手,曾经为龚木杀了不少人,因为龚木看中他杀人如麻的模样,所以就将他视为他的心腹一般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