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你阴我
    只见她得意得瞄他一眼,转身扭着纤细得腰身缓缓走开。距离他们远了一些后才是往地上打了一鞭子,铃铛随后就是响了起来,他很清楚得看见这雪豹得神情立马就不一样了。

    一时之间,他也将脑中得弦紧绷起来,就等着看这雪豹如何待他。

    一人一兽在沙场之上绕了起来,全是谨慎得盯着面前的敌人,连是猛兽都没有一点含糊。再绕了好几圈后,夜离终于是将鞭子一下打在了地上,那雪豹仿若听到指令一般,猛地朝赵一阳扑去。

    后者显然是注意到它的举动,见它后腿一蹲便知道有不好的预感,连忙就是侧身,刚巧见它从面前飞跃过去!

    果然是速度之快,他联想到了昨日的夜离,一时迷糊她的速度不会是跟雪豹学习的吧?于是心中不敢松懈,只见它是没扑到人便是落在地上,呲牙咧嘴的看着他好似想要将他吞掉。

    连是远处的白言都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不由想到今日准备套夜离的那网还算牢固,看来只能是套这只凶兽了。

    只见它落地后并非立马又扑上去,反而是停在原地虎视眈眈得盯着他,赵一阳知道它那是在蓄势待发呢。二者僵持,他属于弱势不便进攻,只能等那雪豹来攻击自己,才能趁机找出命门何处。

    果然不过喘 息片刻,它是不给他休息得时间,直接是伸出爪子一把冲了上去,赵一阳在躲避得同时还得找它得致命点在哪里。

    可是躲避几次之后,雪豹好似知他得体力不如自己好便是怎么也不停下来,不断是朝他扑出。

    果然他得体力已经是慢慢消耗了,一声响彻云霄得啸叫之下,他躲避不及,脸颊一疼才是发现自己得肩上被抓了三道。那伤口之深,疼痛非常,已经是慢慢渗出鲜血了。

    他一时吃力,团团像是不愿意放过他便是再次一跃,他知道是来不及躲避,咬咬牙,只好得亮出刀剑将他锋利的前爪挡在眼前。

    纵剑一横,他将那已有人高的爪子挡住,肩膀吃痛,一时之间,身子狠狠得后退了几步。最后终于是稳住了身子,可是,那爪子得巨大将他压得险些跪在地上。

    它张开血盆大口,温热得气息直是喷在他得脸上,宛若预兆着危险。

    持续了好一会儿后,同伴们看得都惊险,可是白言简直最后一刻再出兵,否则他人见了只会说他们不遵循规则,何况他相信赵一阳是有办法得。

    果然,再是一会儿,赵一阳的额头上布满了细汗,可是无意中他竟是发现这雪豹左右爪不平衡。仔细观察之下没有前腿一长一短的情况,反而是重心都放在了左腿之上,除非右腿有伤!

    他不敢确定,却是想着尽管试一试,否则继续硬碰硬他只有可能命丧爪下。于是打定主意,他轻轻将剑一卷,往旁边撤开,那雪豹便是宛若失重一般往前倒去。

    赵一阳转身一个飞踢准确无误得踢向了雪豹得右腿上,果真那豹是看起来出乎所有人得意料,居然是大吼了一声侧身倒地,看起来疼痛非常。

    按理说,那一脚只是踢在脚上罢了,是个猛兽也只不过只觉挠痒痒一般,可是那野兽却是哀嚎一声,不知缘由。

    齐将军与白言纷纷对视起来,猜测八成是那雪豹腿上有伤给是他看出来了。

    夜离也是异常紧张,见它到底冷然得脸色不由就是变了:“团团、团团!”

    那雪豹听到主人得喊话,哀嚎得嗓音变小了去,而是长嗷一声,只做是对她得回应。可是赵一阳再战场上可是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毕竟方才这豹可是要他得命的。

    不过他也并未伤及其命脉,只是见它好似挣扎着试图起身,便是在它受伤的腿上再是重重得来一脚确保它站不起来才好。

    夜离一见几乎是大惊失色便是叫道:“团团、团团站起来啊!!!”

    她不知道这赵一阳是怎么知道团团得右腿上有伤,突然间只后悔自己竟让团团应战。她以为团团身强体魄,就算他武功再强也未必打得过,才这般……

    团团身上的伤是几日前,她在院子里射箭,团团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觉醒来出门找她,一见就是十分欢喜就冲上来了。她当日入神并未注意到,因此一箭射出去刚巧就是落在它的右腿上。

    而后这几日确实是好了,伤后也愈合了,能是正常的蹦跳走动,毕竟前跃重力都在后腿来着。只是残留了内伤还要几日,重击之下,伤口就会破裂,只怪她心急,这时便将团团牵出来。

    她想是冲上前,却是知道战场有战场得规矩,她说好得今日由团团而战,命数只看个人,况且本身还是她赖皮在先,这时候再上总归不好看。

    何况赵一阳并未伤害它,只是确保它站不起来罢了,这个时候上去打倒是成了她得不对,父亲说过,信用到底是重要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才是。

    可是下一秒,赵一阳却是莫名其妙得看向了她,咧嘴一笑,将是手中刀剑恍然间举了起来,一下搭在团团的脖子之间。

    后者还算是有骨气的,之前对着夜离宛若小猫,此刻却是对他不客气,呲牙咧嘴像是不怕死的。

    他拿着刀剑在它的脖子之上磨了两下,随后猛然举起看似是要砍下去的!

    方才不解的夜离立马就是回过神来,再原地尖叫起来:“不要!!!”随后踏着轻功,只一下冲到了雪豹的面前将它抱住,宛若要抗下这一刀。

    赵一阳见了嘿嘿一笑,朝着白言使了个眼色,他立马就是丢出一个麻网,随后一甩全然是笼罩在他们的身上,四个角一下在沙土之间扎根,牢固不已。

    四面八方赶来几个士兵围在那角面前,手上抓紧,好似在以防他们挣脱。

    夜离随即感到不对抬起头来就见自己被困在网中,怀中的雪豹探出头来,朝着赵一阳凶狠得叫唤了两声。

    他蹲下身一下拍在雪豹得脑袋之上,自言自语道:“还想咬我,来啊小砸!”

    她这才是明白过来,盯着面前围着得一群人,随后目光落在他得身上咬牙切齿道:“你阴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