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690章 命运,本就不公平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90章 命运,本就不公平

    医院里,白擎灏双眼猩红的看着病床上面容苍白的母亲,干哑的嗓音里发不出一个音。

    封煜娆的手术失败了,她成了只能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系统的植物人,苏醒的概率比中六hé cǎi还低。

    穆柠溪推开病房门的时候,看到白擎灏蹲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封煜娆,非常无助的样子。

    她的心咯噔一下,疼到无法预料的深渊。

    白擎灏和墨启敖一样坚韧,可此刻,这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却在母亲的病床前颓废的像个无助的木偶。

    原来面对病魔和生死,没有是坚强乐观的。

    看着那笔直的背,穆柠溪忽然感觉到了命运的不公平。

    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已经没有生命存在的意义了,如果是她,她宁愿死,也不想这样毫无尊严毫无希望的躺着。

    但她也知道,对于活着的人来讲,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就不会放弃,哪怕这种希望近似于诈尸的概率。

    墨启敖默默的攥着她的手,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激动,手心里竟然都是汗。

    他将她轻轻的抱住,贴着耳边告诉她说:“这都是命。”

    他以为她是自责,抱住她低声安慰着。

    穆柠溪将头靠在男人的怀里,深深的呼吸着……如果有一天,我手术失败了,像摆设一样躺在病床上,请你终止我的生命,我不想这样毫无意义毫无尊严的活着。

    墨琳琳推门走进来,红着眼圈跟他们打招呼:“哥,嫂子。”

    她朝蹲在地上的白擎灏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手术之后,白擎灏就一直蹲在病床前,不说话也不吃东西,看着都让人心疼。

    她知道白擎灏是在自责,可是手术失败并不是他能预料到的啊。

    “把呼吸机停了吧。”

    当穆柠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琳琳懵住了,小声提醒道:“嫂子,别说这话。”

    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的白擎灏缓缓站了起来,猩红的眸子瞪向穆柠溪。

    “姐,你说什么?”

    “我说,放弃吧,阿姨不会醒了!”穆柠溪直视着白擎灏的眼睛,毫不畏惧。

    “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她是我妈!”这是手术之后,白擎灏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是啊,她是你妈,正因为如此才更应该放弃。因为我知道阿姨有多在乎她的儿子。她当初甘冒风险选择做手术,就是不想因为她的病拖累你!

    现在手术失败了,她不能选择自己的生命去留,反而更加拖累了你。如果她还有感知,知道你这样不吃不喝,她会有多心疼,多着急?”

    穆柠溪霹雳啪啦说了一串的话,打得白擎灏措手不及。

    她并不是真的要停掉呼吸机,只是想让白擎灏尽快的振作,想让他明白,他的母亲有多么希望他活的好。

    白擎灏眸子垂向封煜娆,咬着牙关,热泪从眼角流淌而出。

    穆柠溪的话他听进去了,但是,他不想回应。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自己陪着我母亲。”

    他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连墨琳琳都不敢靠近。

    “擎灏,你已经在病房里待了三个小时了……我……”墨琳琳不放心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墨启敖牵着穆柠溪的手走出病房,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你怎么什么都敢说,你以为激将法管用么?”

    “不用激将法还能用什么办法?大家一起围着病床哭么?”穆柠溪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走向了走廊的僻静处。

    “你明明是为了你弟弟好,为什么就不能说话委婉点呢?”

    墨启敖懂她的心意,可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妻子受委屈。

    “还怎么委婉,你没看到他都自责成木头人儿了么?”穆柠溪叹了口气,指着窗外的茫茫夜色说:“他是个少将军,什么场面没见过?他会挺过来的,只是需要人敲他一下。”

    “没想到,你还是挺会看人的。”

    “我只会看老实人,太花花肠子的,看不明白。”穆柠溪指着他的心口窝,笑着说:“比如你。”

    “是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他盯着她清澈的眼睛,剔透睿智的目光令她有点心虚。

    她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笑道:“是吗?看来是我越来越迷人了,都把你迷得看不清楚了。”

    “是啊。”他也不深问,只是继续注视着她。

    他想,她所隐瞒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对自己坦白。

    只要她在意他,他就不急着寻找真相。

    “柠溪!”顾晟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穆柠溪不自然的将目光转向了他。

    穿着白大褂的顾晟择快步向她走来,关切的看着她,“白夫人的手术没有成功,很抱歉。”

    穆柠溪知道他在暗示自己什么。

    他想让她接受提前剖腹产的方案,但是,她的选择依旧坚定如初。

    她尽量维持着平静的情绪,面不改色的说:“我知道你们都尽力了,辛苦了。”

    “柠溪……”

    顾晟择神色担忧的看着她,真的好想一股脑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至少他认为,墨启敖不应该只沉浸于当父亲的喜悦中,更应该为穆柠溪分担烦恼。

    墨启敖冷眸睨着顾晟择,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要说什么。

    察觉到墨启敖不善的目光后,穆柠溪对顾晟择说:“顾主任,我弟弟这边就拜托你了,时间不早了,我和我丈夫也该回家了。”

    她拉了墨启敖一下,却发现他并没有动,而是用那双充满敌意的眸子盯着顾晟择。

    顾晟择呢?斜挑着嘴角,用同样愤懑目光看着墨启敖。

    虽然只是沉默的对视,但穆柠溪害怕随时都会演变成世界大战……她的世界大战。

    情急之下,穆柠溪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拉着墨启敖的胳膊娇声说道:“孩子们在踢我,他们可能是饿了,老公,我们回家吧。”

    听到穆柠溪撒娇后,顾晟择的气势陡然颓败了下来……他从来没听过穆柠溪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说话。

    墨启敖孤傲的挑了下唇角,将穆柠溪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兜儿里,“好,我们回家吃饭。”

    顾晟择嫉妒就让他嫉妒好了,他的女人和孩子饿不得。

    “好。”穆柠溪冲他甜甜一笑,转头对顾晟择说了句:“顾主任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