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630章 酒后乱言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30章 酒后乱言

    墨文宇跟着君司明进入套房,开门就听到了陈义天的嘲笑:“墨五爷,你说说你,风流的名声已经响彻了金宁,怎么敢戴这纯洁的伴郎花?墨爷也是醉了,明摆着是在厚着脸皮为你这个huā huā gōng zǐ洗白嘛!”

    屋子里都是男人,喝过酒之后说的话也是没羞没臊的。

    听到陈义天这么一说,重言知几个也跟着响应了起来。

    墨文宇是个玩得起的人,也不在乎别人拿自己开玩笑。

    他痞痞笑道:“我心灵纯洁呗!”

    “呸!纯洁到夜里从不撸啊撸啊吗?”李洛喝了不少,嘴上也开车了……

    墨文宇开了桌面儿上一瓶啤酒,喝了两口解渴,抬手指着门外问李洛几个:“你们吃没吃饱?厨房还有厨师,你们想吃什么就说。”

    李洛和重言知是救了墨启敖的大功臣,却比墨启敖回来的速度慢,所以错过了半场婚礼。

    一听这话,李洛立刻摸头感慨:“我们倒是吃饱了,就是万万没想到墨爷会为了一场婚礼拼命。

    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医院包扎,结果今天就表演了空中飞人,简直是疯狂。”

    “我哥受伤了?”墨文宇眉心不禁一皱。

    重言知奇道:“你不知道么?出手的是l组织的冷老大,为人阴险狡诈报复心强,要不是墨爷出其不意,早就完了……

    我倒是奇怪了,那冷老大那么凶残,嫂子一个弱女子当初是怎么逃出来的?”

    墨文宇觉得话题隐隐不对,半眯着醉眼,笑道:“嫂子也聪明啊,而且对方要的只是钱。”

    “我听说嫂子还把冷老大给重伤了,那冷老大怎么可能让她完好无损的回来呢?”重言知手捏着玻璃杯,喝了口醒酒汤。

    陈义天醉倒在沙发上,长腿支在江暖阳的腿上,咧着嘴角笑道:“我也觉得奇怪,如果说嫂子真的被那啥了,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咱墨爷不计前嫌,那也是条好汉子!”

    “你们说什么呢?”墨文宇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双手攥起青筋,隐隐有要发作的架势。

    离他最近的君司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解释:“他们都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没坏心。”

    江暖阳也狠狠的捶了下陈义天的腿,数落道:“胡说八道什么?小心墨爷割了你。”

    “不是,我没有坏心,我就是说墨爷很大度,很男人的意思。”重醉之下的陈义天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是好意。

    李洛双手放在鼻子下面,有条不紊的说:“嫂子真的是挺漂亮的,在那种情况下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

    我听说嫂子后来怀孕了,那是被救回来后多少天怀的孕?”

    “你们能不能行?我嫂子是在被bǎng jià前就怀孕了!”墨文宇是真生气了!

    连他们都这样议论,那这些话在外人嘴里还不一定多难听呢。

    “bǎng jià前?被冷老**ǎng jià,孩子还能毫发无伤?”

    重言知一脸的不信,转头问江暖阳:“你媳妇儿不是在医院工作吗?墨嫂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比一般人的小啊?”

    江暖阳没说话,尴尬的骂了句:“快闭上你的嘴!”

    孕妇怀孕周数是根据孕妇口述判断的,穆柠溪怀的双胞胎,自然是会比别人小一些,可当着墨文宇的面儿,他们说话也太没轻没重了……

    墨文宇朝他们狠狠的看了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套房。

    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知道他们说的是醉话,但也有点过分了。

    君司明忍无可忍的指着他们,气道:“你们是疯了吗?这话传到墨爷耳朵里,兄弟还怎么做?”

    “我们没什么恶意啊!”重言知摊开手,醉酒严重的他差点没从椅子上翻过去。

    “我们的意思是说,在嫂子**,甚至怀了别人孩子的情况下,墨爷还将她视如性命,这份感情很难得,墨爷,是个真爷们!”

    利落手托着下巴,非常淡定的解释。

    虽然他看着淡定,但是眼睛里面全是血丝。

    每个人喝醉的反应都不一样,重言知和陈义天这种,喝多了就喜欢讲大话,胡咧咧侃大山。

    而李洛则表现的非常镇定,但其实说的全是胡话。

    江暖阳无奈的看向君司明:得,他们今天肯定是把墨文宇给得罪了,这话会不会传到墨启敖耳朵里,就得看墨文宇嘴上把门严不严了。

    墨文宇从套房出去之后,就进了电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听了那些话之后他很不高兴,可那些人又都是四哥特别要好的朋友,他不可能跟他们翻脸。

    走到卧室门口,他就发现墨琳琳的房间门是开着的。

    这丫头这么晚了还不睡?

    墨文宇站在门前敲了敲,轻声问:“琳琳,你在干嘛?”

    “哦……我,我在收拾东西。”

    声音很小,带着哭音儿,这丫头怎么了?

    墨文宇站在门口,关心的问:“我能进去吗?”

    “我要睡觉了。”

    “那早点睡。”墨文宇将她卧室的门关上了。

    墨琳琳坐在自己的公主床上,握着那对情侣手链,泪眼盈盈。

    她不知道白擎灏是不是遇到了危险,心里特别担心。

    就在刚才,她看国外的新闻说,金三角地区发生了连环bào zhà……

    她不知道他在哪里,但她知道他肯定会在最有需要,最为危险的地带。

    此刻的白家也并不平静……

    今天是墨启敖和穆柠溪的婚礼,虽然说卢烟芸只是把穆柠溪送上了花轿,但她美丽的容颜还是被记者拍到了。

    卢烟芸穿戴的也是古装,站在门口目送新娘子的样子和古代嫁女儿的母亲一模一样。

    墨氏公关部将卢烟芸改名字为秦芸,对外宣传是穆柠溪的姨娘。

    可是看到了照片的白爷爷却忽然目泛精光,激动不已。

    这个女人他不会忘记,她是卢烟芸,她果然没死……

    哪怕岁月变迁,哪怕只看到半张脸,他也能认出那个害了他们一家的狐狸精。

    她怎么可能是穆柠溪的姨娘?

    想起穆柠溪那张和她极其相似的脸,想起卢烟芸送嫁时候的样子……双眸悬泪,悲凄欲绝!若说是真母女才更为妥帖吧……

    真母女?

    白爷爷放在轮椅边上的手微微颤动,操着苍老的声音喊道:“王忠!”

    管家王忠听到立刻走了进来,垂首站在门口:“老爷,什么事儿?”

    “去查查,穆柠溪是什么年生人,在何处出生……”他望着手机上的照片,昏花的眼中带着隐隐的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