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548章 耀武扬威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548章 耀武扬威

    在家里懒懒的睡饱了一觉之后,穆柠溪想去山庄里的私人医院看卢非辰。

    穆柠溪平安回来了,虽然墨启敖已经派人专门告诉了卢非辰,但卢非辰还是担忧着。

    虽然是去看弟弟,但她还是打扮了一下。

    简单的丸子头正好凸显出她光洁干净的面额,最新上市的高领的普拉达衬衫很衬托她的气质。

    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下,似乎又觉得少了点什么,打开首饰盒看了一会儿,找到了一枚简单的钻石星星卡子,别在了丸子头的左下方。

    墨启敖拿着手机半靠在床上,看着女人细心打扮的样子,唇角轻扬。

    看来,他早该把卢非辰接到山庄里养着。

    之前,他一直忙于奶奶和墨琳琳的事情,忽略了卢非辰,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大的一个教训。

    看着她为见弟弟而打扮,墨启敖居然有了被忽略的小情绪,拿起手机念道:“怀女孩儿的孕妇通常会面色红润娇嫩……”

    墨爷晨起的声音总是略略沙哑,听起来很是消魂。

    “胡说八道的吧?在哪儿地方说的?”

    穆柠溪朝墨启敖走过去,抬手抓起了他的手机,接过来一看,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孕妇app页面……

    粉色的标题充满了诱惑:怀孕多少周可以同房?

    这个男人啊!

    晚上想这种事儿也就罢了,为什么大早上的也在想?

    看着男人半敞开的衬衫,穆柠溪伸手戳了一下里面的肌肉,嗔道:“你也快去准备啊,难道今天不是要去公司吗?”

    这一指虽然戳的很文明,对于某男来说,也很是受用。

    他的小女人,真的是越发可爱了。

    她是看他不能做什么,所以才敢这么放肆的吧?

    男人深眸噙笑,慵懒起身,张开手臂将她抱入怀里,对着她的额头吻了一下,“我在等你啊。”

    “等我?”穆柠溪懵懂的看着他。

    “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弟弟,然后你再陪我去公司!你之前不是答应了吗?我们以后都不分开了。”

    what?

    合着他之前说的永远不分开是要形影不离的意思?

    “你开什么玩笑?我对公司的事情一点都不懂,你让我去当花瓶啊?”穆柠溪是拒绝的!

    她还想着回医院工作呢,才不想当她家墨爷的跟班呢!

    作为一个有尊严的现代独立女性,怎么可以给男人当背景板呢?

    墨启敖将头靠在她肩膀上,好似撒娇的说:“如果不能看到你,我就不能安心工作了,你难道忍心让我一直担心着你,不能高效率的完成工作吗?”

    穆柠溪一滞……

    他这是因为自己被bǎng jià所以留下了后遗症吗?

    穆柠溪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之前她被bǎng jià,墨启敖肯定很难受,现在他不放心她留在家里也是情理之中。

    “好,那我们一起去公司。”

    穆柠溪答应了,是应该让墨启敖安心一段时间。

    被bǎng jià了一次,她更加意识到了他的重要。

    墨启敖轻轻吻了吻她的唇,“谢谢……”

    以前她说谢谢是表示客套。

    此刻他说的谢谢,却等同于我爱你。

    穆柠溪双颊绯红,低头不语。

    或许这就是她能为墨启敖做的事情了吧?

    背景板就背景板,尊严什么的先放一放!

    当穆柠溪和墨启敖走到私人医院的时候,就听到了陆铭音吵闹的声音。

    “为什么我的wifi连不上了?没有网络连电视都看不了了!”陆铭音的声音比之前干哑了许多,听起来显得老了。

    “老夫人对不起啊,我们这里确实没有网了……但我们这里有卡碟机……”

    小护士为难的说着,为了让陆铭音安心养病,墨启敖之前就已经吩咐人关掉了网线,免得穆柠溪失踪的事儿传到母亲耳朵里。

    陆铭音尖声骂道:“老夫人?我很老吗?不准叫我老夫人!”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老了!

    可是,她真的已经五十岁了,不是老夫人又是什么呢?

    墨奶奶死了,她这一辈人就是墨家辈分最大的主人了,称呼老夫人虽然不好听,但是墨夫人的称谓应该给穆柠溪才对呀!

    老管家称呼墨启敖为四少,是因为她是墨家的老管家,见证了墨启敖的成长。

    其他下人,都该长一辈称呼他为四爷或者墨总,称呼陆铭音为老夫人……

    小护士特别为难,她搓着手不敢再说话了。

    墨总的母亲太可怕了,伺候她比伺候老虎还麻烦。

    陆铭音见小护士不回答,更生气了,伸手指着她的脑袋骂道:“再让我听到你喊我老夫人,我就撕烂你的嘴!”

    虽然陆铭音还在休养期间,可依旧嚣张跋扈得能上天!

    自从被墨承奕打伤之后,陆铭音就住了医院,一张假脸算是毁了大半。

    虽然整容医生帮她重新做了脸部调整,但看起来远没有之前顺眼。

    皮肤松弛了,眼袋也显露出来了,要想做回精致的那张假脸,恐怕还得继续动刀打针。

    墨启敖牵着穆柠溪的手走进了病房,“叫什么都可以,你们顺着我母亲就好。”

    一个称呼而已,没有必要这么较真。

    小护士点了点头,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再看向穆柠溪的时候,惊讶的都不知道该称呼她什么了。

    穆柠溪冲她微笑的点了点头,表示随意就好。

    陆铭音一见到穆柠溪,立刻恶眼相瞪,冷哼了一声,转而对墨启敖说:“我们这里怎么可能没有网呢?我不相信!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儿,就是山庄里的基站坏了,我最近忙于出差也没顾得上,回头让他们快点按上就是了。”

    对于墨启敖的解释,陆铭音将信将疑,她摸着自己的脸颊,不放心的对墨启敖说:“没有网是小事,我担心的事,你奶奶突然离世,没人降着那些好吃懒做的佣人!”

    她朝穆柠溪瞪了一眼,显然是对她这个现任女主人不满意。

    穆柠溪也不生气,朝她走过去,拿起桌面儿上一个洗的干干净净的红苹果问:“妈,您要吃个苹果消消气儿吗?”

    陆铭音将头一拧,并不买账:“不用你假好心!”

    “那我给妈削。”

    墨启敖从穆柠溪手里拿过苹果,刚要动手,就听到陆铭音反对:“你一个大总裁,削什么苹果?”

    她才不舍得自己的宝贝儿子干这种事儿呢。

    她朝穆柠溪又看了一眼,表示自己希望穆柠溪伺候她。

    老婆婆让儿媳妇伺候,才能显出长辈的地位……尽管,这种耀武扬威根本没什么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