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473章 我是你姐姐啊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473章 我是你姐姐啊

    煊煊可爱又乖巧,卢非辰当然很喜欢。

    他问话的时候,煊煊会回答,他不问,煊煊就保持沉默,站在那里,眨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看着他。

    急诊部的护士进来之后,见只有煊煊一个孩子,遂问:“你的其他家人呢?来了没有?”

    她们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案例,按照检查得出的结果,卢非辰需要长期住院休养。

    煊煊朝门外看了一眼,对护士姐姐说:“我妈咪一会儿就到了,如果需要缴费,就记在001号vip病房的幽蓝叔叔上。”

    嗯?

    护士小姐姐虎躯一震!

    幽蓝可是墨氏的人啊,这个小家伙居然说认识幽蓝,还要一起结算账单……

    护士小姐面露微笑,柔声问:“小朋友,你不说卢先生是你的舅舅吗?那你和幽蓝先生又是什么关系?”

    煊煊转了转眼珠,朝惊呆了的卢非辰看了一眼,故作神秘的说:“暂时保密。”

    “那好吧,等你家人来了叫姐姐!”护士笑着说完,退了出去。

    卢非辰略带好奇的问:“你跟护士说,我是你舅舅?”

    他明明是独生子,哪里来的外甥?

    煊煊轻轻笑着,挤了挤大眼睛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一会儿,你就能成为我的外甥了?”卢非辰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手上的输液管,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

    “我福尔墨斯梓煊可不是浪得虚名。”被舅舅怀疑了的煊煊,忍不住皮了一句。

    “福尔……”卢非辰挠了挠头。

    门嘭的一声被推开,坐在床上的卢非辰吓了一跳!

    这个女人!

    这个偷走了他基因的穆医生,又来了!

    卢非辰激动的要起身,挣扎道:“我都快死了,你还不放过我!”

    穆柠溪站在门口,不解的朝身后看了看……墨启敖今天忙,并没有跟来,难不成卢非辰说的是自己?

    穆柠溪怕他被刺激,站在门口,声明道:“我没想伤害你,你听我说……”

    “别假惺惺了!你肯定串通了白家!我们已经逃到海外了,可是你们还是不放过我……我……”卢非辰激动的要喷血。

    不过,他贫血。

    煊煊立刻趴在床边,按住他的手说:“舅舅,你别激动啊,听妈咪说完啊!”

    穆柠溪没反应过来,她诧异的站在门口,完全不敢靠近。

    她命运多舛又体弱多病的弟弟说了什么?

    她和白家串通……她的确很高兴墨琳琳嫁给白擎灏啊,但串通白家是什么意思……

    煊煊见两人误会着,立刻握着卢非辰颤抖的手说:“舅舅你冷静,我妈咪是你姐姐,你是我舅舅,串通什么的,以后再说,先认亲!”

    “what?”卢非辰一个措手不及,捂着胸口险些晕倒。

    “是真的呀,我妈咪拿你的头发就是验血缘关系的啊!你没发现吗?你们长得很像!

    你们本来就是龙凤胎,当然很像啦!但是舅舅太瘦了,头发又短短黄黄,跟干草一样,所以就看起来不太像啦。舅舅你是长期营养不良,所以头发黄吧?”

    福尔墨斯梓煊似乎已经看透了一眼,智慧的双眼加上超然的口才,已经把事情的大概讲出**不离十了。

    卢非辰惊讶的看着穆柠溪,张着发白的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穆柠溪忽然想哭……她慢慢的靠近卢非辰,忍着眼眶的泪水说:“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我还有个弟弟……我……”

    她有很多的话想说,她想问问他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

    她想问问他们的母亲怎么样了。

    一切的一切,到现在却又都问不出口了。

    他们注视着彼此像似的眼睛,默不作声。

    “不可能啊,我母亲没跟我说我还有姐姐。”卢非辰摇了摇头,并不相信。

    母亲没说?

    难道,当她死了吗?

    一个女医生推门走进来,在看到穆柠溪的瞬间,诧异的张大了嘴。

    这不是墨少奶奶吗?

    “墨,墨……”

    “你说吧,这是我弟弟……”穆柠溪欢喜的介绍着。

    虽然卢非辰现在难以接受,但是她却早就认定了他的身份。

    “你说他?这个混血……”小医生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没睡醒。

    诧异了一会儿之后,小医生深深呼出一口气说:“卢先生抵抗力太差了,需要在医院打营养针静养。”

    卢非辰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不能风吹雨淋,不能操劳,最好连温湿度都精心调控。

    “好,你们给他安排一间舒服一些的房间。”穆柠溪语气里带着着急,恨不得能代替弟弟受罪。

    “好。”

    医生虽然有点懵,但还是很识趣的,她给卢非辰打好针之后又嘱咐了两句,然后就弯腰退了出去。

    穆柠溪转头对卢非辰说:“等你好一些了,我们就搬出去住。”

    “不,不,我还是不信!”卢非辰摇头说:“你们肯定是骗子!白家要我死,我不能留在这里。如果你真的是我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快点逃走?”

    “白家为什么要你死?”穆柠溪笑道:“白少将军人很好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儿?”

    “哈,你承认了吧?什么姐姐!你连白家都不知道,还敢说是我的姐姐?”卢非辰摇了摇头,根本就不相信。

    “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重新做一次检验,我就是你的姐姐!”穆柠溪怎么觉得这个弟弟的反应很奇怪呢。

    他到底在害怕什么呀?

    怕白家?

    人家白擎灏是堂堂少将军,没必要欺负他一个小老百姓啊。

    事实上,白家教育子孙严苛,白擎灏从来不曾仗势欺人。

    “我不检验那个!你当我傻吗?这里都是你们的人,白家,墨氏……你们都是只手遮天的权贵,你们想弄虚作假,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卢非辰情绪激动,感觉胸闷气短的他,用手捂着心口喘息着。

    煊煊看不下去了,舅舅这是要自己气死自己呐!

    他歪着可爱无害的小脑袋,凝眉问:“舅舅,你为什么说白家要害你?白叔叔我认识的,他是我小姨夫。他才二十五岁,根本不认识你呀。”

    “白家的家主是个二十五岁的人?”卢非辰也有点疑惑了……他爷爷是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