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447章 还不是因为你太浪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447章 还不是因为你太浪

    穆柠溪坐在沙发上,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深深笑意。

    儿子刚才说什么?

    墨启敖不够收敛……

    是呢,长那么帅还不知道遮掩,明显就是故意浪啊!

    为什么君司晴不对别人有想法,偏偏对他沉迷不悔?

    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没引起女人尖叫,偏偏他就成了少女收割机?

    还不是因为他不够收敛,生性放浪!

    哈哈……把直男癌的理论放到男人身上,简直有趣。

    穆柠溪抿着唇,走进自己的卧室。

    时间不早了,她也要洗澡了。

    待穆柠溪从浴室里出来,墨启敖已经安顿好儿子,乖乖坐在床上,深眸悠然落在她身上,一副等着她过来侍寝的模样。

    咳咳……

    “我最近腰酸的不行,估计是老了,身体上真的吃不消。”穆柠溪低着头慢吞吞的走过去,忐忑的坐到他身边。

    “溪儿……”他朝她勾了下手,“躺在我这里。”

    穆柠溪看着他张开的手臂,轻声答:“哦……”蹭过去,将头靠近他的怀里。

    墨启敖将大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沉声道:“君司晴和顾欣雨是好朋友,她们一直住在一起。君司晴干的好事儿,顾欣雨不可能不知道……”

    穆柠溪朝他下巴上看了一眼,抬手摸了一下……嗯,扎扎的,手感独特。

    墨启敖喉结耸动上下,垂眸看向了怀里的小女人。

    粉嫩的脸颊,红润的唇……

    穆柠溪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轻轻摸着他的下巴,不以为然的回答:“随她去吧,想害我的是君司晴,不是她……”

    “别摸了。”墨启敖大手握住她作恶的小手,声音沙哑了几分。

    “你干嘛这么小气,摸两下都不可以,还说什么你是我的人……”

    穆柠溪摇了摇头,将脸窝进他的脖子上,轻轻打了个哈欠。

    墨启敖轻轻笑了,大手覆盖在她的背上,安慰孩子似的说:“睡吧……”

    穆柠溪枕在他的心口上,声音倦倦的说:“墨启敖,我想听你唱歌。”

    呃……

    男人垂着的眸心里满是宠溺,想了两秒钟之后,他轻轻唱了句:“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声音低沉性感,愉悦耳朵。

    第二天,穆柠溪满血复活了。

    当她到达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顾晟择。

    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了一跳。

    原本注重形象的顾晟择今天好像没有剃须,身上的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的,看起来有点邋遢。

    见到穆柠溪之后,顾晟择大步走到她面前,绷着的俊脸微微红了,“柠溪,我要代我妹妹向你道歉。”

    得!

    又是个代表妹妹来道歉的!

    穆柠溪轻轻笑了一下:“这年头,连道歉都可以代替了么?”

    根本没有诚意好么?

    顾晟择被臊得尴尬,低着头解释道:“听说了君司晴的事儿之后,欣雨吓病了,她是真的害怕了。柠溪,她真的没有参与什么……你饶了她吧。”

    “多行不义必自毙,劝她好好做人吧!”穆柠溪讪讪的说完,推门走进了办公室。

    君司晴有她哥哥为她收拾烂摊子,顾欣雨有顾晟择帮着道歉……她们都有家人。

    门推开,程医生含笑走了进来,然后大步朝穆柠溪走了过来,笑着说:“我的穆医生,你这么早就来了呀!”

    穆柠溪轻然一笑:“早啊……对了,昨天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她昨天一直在忙,也没过问那个光头男的下场。

    “哪个男人?”程伊衣想了一下,然后扑哧一声就笑了:“我知道了,是那个被你绑成螃蟹的光头强吧?他没什么事儿,就是有点不过血,活动活动就行。

    警察带走他的时候,可把他吓坏了,非说自己感染了新型病毒,赖在医院一通哭,一直说以后要做个好人,让我们不要放弃治疗他,简直笑死了……”

    “也挺惜命的。”穆柠溪摇了摇头,连她都不知道自己骗人的潜质如此非凡。

    “可不是么,别看那些人纹身光头,烟不离手,一副很涩会的样子,到真的要命的时候,他们没准比谁都害怕呢。”程依衣笑着说。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护士说:“急诊室那边送来了一位患者,症状特别奇怪,穆医生,你能过来看一下吗?”

    “好!”

    穆柠溪立刻起身往外走。

    “我也去看看。”程伊衣想看看那位患者是如何奇怪的。

    当穆柠溪推开留观病房的门时,心头毫无缘由的猛跳两下。

    接诊的王大夫见她来了,便将患者的拍的片子递给了她:“这患者忽然晕倒了,被送来之后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可是查不出病因。”

    查不出病因……

    穆柠溪朝病床上的男人看了一眼,心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男人是黄头发,很瘦很白,面色憔悴,一看就是久病缠身的模样。

    眼睛紧紧的闭着,嘴唇微微发紫。

    程伊衣从穆柠溪手中接过病例,翻了起来,凝眉道:“心脏有点毛病,但是又不是晕倒的直接原因……”

    声音刚落,病床上的男人便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目光有些迟疑的看向穆柠溪……突突,穆柠溪的心头忽然又狠狠跳了两下。

    “哎?这个人长得有点像穆医生呢?”程医生忽然开口笑道。

    五官上的确有点像呢……但是男生长的实在太瘦了,所以看起来有点可怜兮兮。

    不仅是瘦弱,而且脸色苍白,身上那件黑色的修身风衣包裹着他干巴巴的身体,看起来有些可怜。

    “我这是在哪里?”男人轻轻问穆柠溪,目光中带着柔弱之感。

    “这里是医院的留观病房,你刚才晕倒了,你是有什么病史吗?”穆柠溪走到他面前,语气温柔的说着。

    男人摇了摇头说:“这是lǎo máo病了,大夫说我先天不足,休息过来就会好的。”

    “还有人有这种毛病?”程伊衣表示长了见识。

    “是的,所以我平时都是不出门的,这次也是不得以出门的。”男生说着,目光又不自然的朝穆柠溪看去。

    穆柠溪隐约有种预感,传说中的双胞胎感应是不是就是这样的?

    她情绪有些激动的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男人动了动唇,却没有说话。

    “说啊,我是医生,问你什么你就要回答什么。”穆柠溪真的好激动,冥冥之中,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