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444章 难道,我有两个老婆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444章 难道,我有两个老婆

    江暖阳贴着门走进了墨启敖的办公室,坐下之后刚要开口,就听到墨启敖对穆柠溪说:“你不是着急去上班吗?”

    这个男人,平时恨不得她黏在他身上,可是现在居然主动劝她去上班,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穆柠溪朝门口看了一眼,转身坐到了旁边的独立小沙发上,冲他笑了一下:“其实,也不是很着急。”

    墨启敖凌厉的眼锋扫了江暖阳一下,怀疑他是特意挑的这个时间过来的。

    江暖阳很狗腿的朝穆柠溪看了一眼,转头对墨启敖说:“墨爷,听说你要让君司晴死?”

    什么?一句话就吓到了穆柠溪。

    这是什么情况?

    墨启敖倒是颇为淡定,湛黑的眸中透露着寡淡,森然扫向江暖阳的脸:“有问题吗?”

    江暖阳知道会惹墨启敖不高兴,但是他来求这个情原本就打算不要脸面了。

    是以,他硬着头皮说:“墨爷,咱们都是兄弟,过命的情分了。君司情确实做的不对,可是老君就这么一个妹妹,给他留份面子成吗?”

    “嗯?”

    墨启敖冷眸一挑,凌厉的气势直逼江暖阳而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有两个老婆?”

    凭什么君司晴不该付出代价?

    就算她是君司明的妹妹,也不可以伤害了他的妻子!

    江暖阳:……

    穆柠溪:?

    江暖阳见墨启敖是真生气了,也只好尴尬的笑了两声,他墨爷什么脾气他还是知道的,今天他来这里为的就是求一求嫂子,毕竟嫂子心软一点。

    他朝穆柠溪看了一眼,艰难开口:“墨爷,咱们认识多年了,您就忍心看着老君发疯?你们要是真的开战,我们不好做人呐。”

    “开战就开战,至于你们怎么做人,我管不着!”墨启敖黑着一张油盐不进的脸,完全不给面子。

    君司晴如果是惹了他,那么他或许都能松个口,但是她惹的是穆柠溪,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江暖阳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君司晴必须死?”

    墨启敖将疏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还没开口,他身上就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墨爷的这种眼神,太可怕了!

    “君司晴可以不死,只要她愿意去莞绿楼接客……”

    什么?

    让君司晴去那种地方?那还不如死呢。

    江暖阳眨了眨眼睛,满眼尴尬的说情:“君司晴是个干净的女孩儿,这不杀了她一样么?”

    “那你觉得,谁是不干净的?”

    墨启敖一句话,怼得江暖阳哑口无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司晴不想失去贞操,那她为什么要设计陷害穆柠溪?

    她特意找来那么多记者,不就是想害穆柠溪活不下去么?

    江暖阳被墨启敖堵得哑口无言,一张朗俊的脸憋得通红。

    穆柠溪看出了江暖阳的局促,遂朝自己男人看去,轻声问:“害我的人是君司晴?”

    若非如此,墨启敖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原来电梯里那个要欺负她的流氓是君司晴找来的,真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会如此恶毒。

    墨启敖既然这么快就查清楚了,那刚才为什么要往顾晟择身上说?

    他是想知道自己会不会恩怨分明……

    显然,她还不够狠心,所以他选择先不说。

    江暖阳见穆柠溪问起,立刻抓住了这个话头,转头对穆柠溪说:“嫂子,念在她年轻幼稚的份儿上,您能不能网开一面?”

    “她年轻幼稚,我年迈奸诈?”

    穆柠溪不想听这种借口,君司晴的确年轻,可是她的心机却不小。

    江暖阳立刻摇手:“不是,当然不是。”他感觉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要不是因为君司明求他,他才不来丢这个人呢!

    穆柠溪叹了口气,她虽然生君司晴的气,可是她不讨厌江暖阳。

    江暖阳也是为了君司明才来求情的,是以她也松了口:“我只是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我根本没有得罪过她。

    既然你开了口,就让她来给我亲自道个歉吧,我想看看她的态度。总不能出了事儿就让别人帮她顶锅。”

    闻言,墨启敖转头看向她,原本深沉的目光变得凉薄。

    而江暖阳则立刻露出笑意,担保道:“好,我一定让她亲自给您道歉,感谢嫂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好,就这样吧。”穆柠溪忽略掉了墨启敖不悦的目光,自行做了决定。

    墨启敖要是真的惩罚了君司晴,那君司明肯定要抓狂。

    与其多一个敌人不如收一份面子。

    墨启敖爱惜她,关心她,她都懂,可是她不想因为自己让他成为孤家寡人。也不想以暴制暴的人。

    江暖阳怕墨启敖反悔,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墨启敖说:“那墨爷,我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二人了,我回头就去骂老君,让他好好管教妹妹!”

    墨启敖抬眼看向江暖阳,淡淡的说:“这样的事情,我不想看到第二次。”

    这样的事情是指君司晴陷害穆柠溪,还是指他利用他们的关系求情?

    亦或是两者都有?

    在墨启敖不悦目光的注视下,江暖阳点头答了声“是”,然后快速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江暖阳走了之后,为防止某人不高兴,穆柠溪也站了起来,“我也着急,先走了。”

    “你刚才不说,不是很着急么?”墨启敖坐在那儿,目光潋滟的望着她。

    明知道江暖阳故意的,她为什么还要给面儿?

    “我……”穆柠溪脸颊绯红,走到他面前,“你生气了?”

    墨启敖抓起她光滑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道:“有一丝。”

    生气她总是为了别人委屈自己,生气她总是那么好说话。

    穆柠溪不由得笑了,抬手在他黑得发硬的头发上摸了摸,哄道:“我不是没什么事儿么?好歹人家叫我一声嫂子,我总得有点嫂子的大度不是。”

    呲……

    墨启敖轻笑一声,抬头看向她,目光灼灼。

    穆柠溪被他盯的不好意思,悄声问:“不觉得这个理由很涩会吗?”

    墨启敖轻轻勾了勾唇角,很配合的说:“很好,很涩会。”

    他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故意把气息留在她手背上:“那我且给墨嫂一个面子好了。”

    感受到手背的灼热气息,穆柠溪脸上又红了几分,慌忙抽回自己的手,逃也似的说:“那就谢谢墨爷了,我真要迟到了,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