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436章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436章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墨启敖深不可窥的一双眸子注视着穆柠溪,指腹轻轻在她唇边描摹着,随时都有要侵占上去的可能。

    “下次,不要让我和不知所谓的女人吃饭。”略带沙哑的声音,低沉悦耳。

    穆柠溪被他的声线触动了心脏,他说的不知所谓的女人是……朵朵妈?

    “可是,你不是说要朵朵当咱儿媳妇么?让朵朵妈妈来咱们公司上班,不是正好预定了儿媳妇么?”

    朵朵妈妈挺优秀的呀,只不过她要照顾朵朵,所以才一直没办法专心工作,让她到墨氏旗下的公司上班,应该是双赢的决定。

    墨启敖听了她的话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合着在穆柠溪心里,对“情敌”这种生物还是完全没有戒备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遭渣体质,幸好他不是那种玩弄女人的渣男人,不然,她得被绿多少次。

    他要是直白告诉她,朵朵妈看待他的眼神不单纯,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很自恋?

    见墨启敖只是盯着自己却没说话,穆柠溪还以为他生气了,又弱弱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插手你公司的事情?”

    当时她也想征求他意见啊,是他没回应。

    再说,不过是一个服装设计师而已,她又没乱推荐人……

    墨启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那童装公司送给你了,你可以跟儿子一起打理,有不懂的我帮你。反正当初收购下来就是准备送给煊煊的,但是孩子现在还太小,你就全当练手吧。”

    他索性把公司都送给她了,免得说朵朵妈是在他的公司上班。

    “你把公司给我了?可是我不会打理啊……”她只是一个医生,公司的事儿她压根不懂啊!

    “我给你安排人手,你随便关注一下就好。”

    墨启敖倒是无所谓的,一个小服装公司能赔多少钱他心里有数。

    “墨总,你这样一开口就送公司给我,真的好吗?”穆柠溪表示压力有些大呀。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是夫妻,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我!”

    墨启敖注视着她的眼底带着愈演愈烈的情愫,温热的大手环过她白皙的脖颈,在她诱人的唇上深深吻了起来。

    穆柠溪被他吻得心潮澎湃的,渐渐迷失了自己。

    这一天过的跌宕起伏,偏偏在他的拥吻中找到了深切的安慰。

    医院里,幽蓝躺在小小的病床上动弹不得。

    他已经做完了手术,麻药劲儿也已经消失了,正是迎来阵阵剧痛的时候。

    幸好病房里没有外人,他可以放肆的龇牙咧嘴了。

    病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侧卧在病床上的幽蓝立刻恢复了高冷范儿。

    身子动弹困难,所以他只能仰着脖子去看门口,在见到厉路的瞬间,他轻轻骂了一句:“草!进来不敲门。”

    他还以为是**oss来了,吓死他了。

    幽蓝上身没穿衣服,精壮的背上裹着绷带和纱布。

    刀口位置在背上,那里塞裹的纱布如同一个小小山包了。

    幽蓝看不到自己背部的情况,但是厉路却看得真切。他把方唱安排给幽蓝,可是把幽蓝坑惨了!

    厉路一脸自责的站在病床边上,关心的问:“幽蓝,你疼不疼?”

    “废话,你断根肋骨就知道了!”幽蓝咬着牙瞪了他一眼说:“你摆出那一副寡妇脸是干嘛?我还没死呢。”

    厉路摸了摸自己的脸,叹口气坐在他的病床边上,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也没想到方唱是苏小姐的人。

    要说,这苏小姐的胳膊伸的也是长……连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能联系上。她这次算是完了,谁都保不住她了。不过你放心,方唱没什么事儿,少奶奶出言保住了她,她说,她会报答少奶奶的……”

    “她有没有事儿管我屁事儿?”幽蓝又瞪了厉路一眼,就凭借他的智商是怎么在**oss手底下苟活的?

    “你不是喜欢那姑娘吗?其实她也是受人要挟才做了错事的,都是因为她哥哥。但是幽蓝啊,我还是劝你,别跟她走太近了,这女孩子儿年龄不大,心眼太多,你不是对手。”

    厉路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说都幽蓝火气直线上涨,他现在就是有伤在身起不来,不然一准把厉路撂倒在床上了。

    他抬起长腿,动作迅捷的朝厉路膝盖上踹了一脚,愤愤不平的问:“厉路!你丫的是不是在哪儿装糊涂呢?

    那好,老子给你捋一捋!

    当初是不是你答应她可以投奔你的?她来之后住的是不是你家?明明是你看上的妞,往我身上扯什么?”

    “谁看上她了?我以为是你看上了,所以我才让她来的!我超级清白好吗?”厉路摊开双手,极力为自己辩解着。

    “谁看上她了?”幽蓝愤然摆了摆手说:“以后,你不要替我自作多情了!”

    “为什么?我都看到你当时脸红了。”

    幽蓝被气炸了,扯着脖子吼道:“我那是尴尬懂吗?老子又不喜欢女人,怎么会看上她……”

    “什么?”

    四周顿时安静……

    厉路小鹿斑比似的眼睛里带着无辜。

    幽蓝抓了一下自己短翘的头发,红着脸说:“我的意思是,我对男女感情没兴趣……”

    对男女感情没兴趣?那对男男感情呢……

    厉路忽然感觉好冷,他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咽了咽口水说:“那个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那个……少奶奶说要亲自给你做手术,如果你感觉有问题,就告诉我……别告诉我了,你还是直接告诉少奶奶吧。我走了,再见!”

    厉路说完,便逃也似的跑出了病房。

    虽然他对幽蓝感觉很愧疚,可是他好歹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啊!

    他真没想到幽蓝会说出这种话来,更没想到幽蓝和他不一样……

    天!差点被掰弯!

    他站定了身子,拿出手机开始百度:兄弟变成基佬,该怎么教导他变直?

    答案:真兄弟就该一起弯,变直干嘛?

    草!

    这百度果然有毒!

    病房里,幽蓝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语言……

    他说什么了?居然把厉路吓成了那个熊样!

    他只是说他不喜欢女人,对女人不感兴趣而已啊!本来他就是个禁欲系的美男子啊……

    厉路又不是女人,为什么会一副受了挫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