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98章 让我道歉?呵!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98章 让我道歉?呵!

    当墨启敖带着妻子和妹妹推开墨家别墅的大门时,充满古典气息的奢华大厅里,立刻多了几分肃杀气息。

    原本坐在客厅里的墨奶奶,朝他们看了一眼,脸色十分沉重。

    “我还以为你们都不要这个家了。”

    墨奶奶抬眼看着这幢城堡,昔日,这里儿孙满堂,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将死之人。

    为了财产争斗,亲人反目无情,她已经看遍了人性美丑……哎!

    “怎么会呢,奶奶我们好想你!”墨琳琳立刻跑过去撒娇。

    “哼,奶奶可不吃这一套,如果你再跑出去撒野,小心奶奶把你锁家里!”墨奶奶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朝墨启敖看了一眼说:“一会儿苏家的人来了,你好好和人家说话,看你把人家孩子伤的!”

    墨启敖朝奶奶看去,矜薄的唇线浅浅的抿着。

    “苏家的人到了。”管家从门口跑过来禀报,墨奶奶也不再多言,抬手示意他们进来坐下。

    穆柠溪和奶奶问过好之后就随着墨启敖坐到了沙发上。

    墨启敖的大手轻轻的攥着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让她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进入墨家的场景。

    她并不喜欢墨启敖这种处理事情的粗暴方式,但他毕竟是为自己出头的,如果一会儿苏家人真的说话刻薄,逼着他道歉什么的,她会陪着他的。

    不管他们之间有多少嫌隙,这一刻,他们荣辱与共。

    墨启敖余光扫了她一下,莫名想笑。

    她又在想什么?

    怎么一副要赶赴沙场的模样?

    穆柠溪本来就紧张,她见墨启敖用玩味眼神看着自己,立刻对他横了下眉毛。

    他开心什么?祸是他闯的,人家上门来为女儿打抱不平了,他还在开心?

    虽然苏浅夏很恶毒,但毕竟苏浅夏残了,而自己还好好的坐在这里,这让苏家人怎么接受?

    不行,如果一会儿真的吵起来,她一定要好好同他们讲讲道理。

    两人的眼神你来我往,落在旁人眼里,简直是一副温情的打情骂俏。

    “苏太太来了!”管家将苏家三人迎了进了。

    苏浅夏受伤,苏玉洮卧床,所以能来的只有苏妈妈和苏落寒,以及苏辛伊。

    进门之后,苏妈妈立刻情绪激动的走到面前墨奶奶,握着她的手说:“婶娘,我好久都没来看您了,您身体还好?”

    “还好还好……”墨奶奶微笑颔首,虽然脸上皱纹嶙峋,但丝毫不减她该有的气派。

    穆柠溪有点懵……难道苏家人不该上来就质问墨启敖为什么欺负人吗?

    说好的宣战呢?

    不对不对……这是个阴谋!苏妈妈是想靠着拉近和墨奶奶之间的感情,让墨奶奶为他们做主。

    可能吗?谁家家长不护短……

    墨启敖看着小女人纠结的样子,顿时心花怒放,她到底在想什么,脑子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苏辛伊一进门就把目光放到了墨启敖身上,她恨不得把他那深情的目光悉数捏起来定在自己身上。

    凭什么他的眼里就只有穆柠溪一个?

    眼神战斗力最强的就是苏落寒,虽然他平日里都是文质彬彬的模样,但苏浅夏好歹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伤的,他心里的厌恨之情比谁都多。

    管家连忙招呼道:“苏太太,苏先生,苏小姐,请坐吧。”

    三人入座之后,自然有佣人为他们端来尚好的茶水和茶点伺候他们。

    作为这里辈分最高的长者,墨奶奶目光慈爱的看着苏妈妈,从中调和道:“要不是孩子们淘气,我们还真的很难得坐在这里。”

    墨奶奶把那么大的一件事情说成是小孩子淘气,其中的偏袒之意不言而喻。但在苏家人听来,墨奶奶的话里又带着和苏家浓厚的亲情,让人不好发脾气。

    苏妈妈含笑着看向墨启敖,温柔十足的说:“浅夏那孩子还小,做事确实是没有分寸,我也说过她了,她也知道错了。

    之前,铭音还跟我说了,咱们苏家和墨家是姻亲关系,门当户对,强强联合如虎添翼。

    所以我就想着,等夏夏出院了,俩个孩子就把婚事定下来,正式对外宣布,也省的年轻人不定心性。”

    苏妈妈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也是真的没把穆柠溪当做一回事儿。

    她女儿都那样了,此刻却还想着嫁给墨启敖,不是她天真,而是在找弥补。

    她女儿的事儿可以不计较,只要墨启敖娶了她女儿,她女儿就算真残废了也无妨。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苏家的面子有了,两家人变成了一家人,那么所谓的商战也可以免了,两全其美。

    墨奶奶笑着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着茶水,动作优雅轻柔,巧妙的避开了对苏妈妈的回答。

    她女儿那么坏,还想嫁给墨启敖?真以为墨家是收废品的地方么?

    虽然穆柠溪性格上有些固执,但墨奶奶还是打心眼里偏爱她的。

    毕竟她是墨梓煊的生母,毕竟她是一个在努力奋斗的上进青年。

    最重要的是,墨家需要一个聪明而善良的女主人!

    墨启敖见奶奶不回答,便主动将穆柠溪的手握在掌心里,似宣示般举起来对苏妈妈说:“苏伯母,我已经结婚了。”

    “什么?”

    一屋子的人几乎异口同声……

    苏妈妈和苏辛伊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苏落寒要端起茶杯的手忽然落了空,吃惊的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矜贵男人。

    幸好墨奶奶镇定,不然那呷进嘴里的茶水都会喷出来。

    墨启敖却极其镇定的说:“我和柠溪,夫妻一体,有人欺负她,就是在欺负我,也是在欺负我们墨家。我之所以没做的太过分,那也是看在苏墨两家世代交好的份儿上。”

    墨启敖不仅不会给苏家人道歉,还不会娶苏家的女人,甚至还要让苏家人感恩他的手下留情!

    没办法,他就是这么傲娇!

    谁让他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底气?谁让他是可以睥睨一切的威武存在?

    他冷傲的眉眼宣示着他的信心:要战且来!要他向欺负了自己女人的人道歉?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