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85章 不可能让你离开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85章 不可能让你离开

    看着男人真切的目光,穆柠溪轻轻的垂下了眼帘。

    等一个人出现,和一个人白首……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期待过的了。

    她看着墨启敖优雅的用餐,轻轻的说:“墨启敖,我还是想去上班。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我的工资,可是我还是想实现自己的价值。

    没错,我今天是遇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但我相信,我不会每天都遇到那样的人。”

    墨启敖修长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将汤勺放进了白瓷碗里,这是他要生气的前兆。

    穆柠溪连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声说:“墨启敖,咱们讲道理好不好?我不干涉你,你也别干涉我……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除了孩子和工作。”

    当初她来到金宁就是为了积累临床经验的,除了这个圈子,她对别的也不敢兴趣。

    若是在平时,她这么一撒娇,他都能把星星摘下来给她,但是现在,他却只是很冷静的握着她的手问:“柠溪,你是不是还会回研究所去?”

    如果她是亨利博士的徒弟,那么一生都可能致力于研究上,她来金宁,不过是过度和积累经验。

    “我……”穆柠溪忽然不敢直视墨启敖的眼睛了。

    “穆柠溪,我也告诉你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保证一个家的完整!如果不能,我不介意把整个亨利研究所买断!”

    他的怒意像无形的火焰,穆柠溪定定的看着他冷峻的脸,四目相对,她弱弱的指了指盘子,“我想吃脆饼。”

    她好害怕面对这样霸道的他……

    墨启敖虽然不悦,但也不会和她吵,他夹起她指的脆饼喂到她嘴里。

    “哇,好好吃!”穆柠溪连忙马屁。

    看着她笑得一脸虚伪,他不禁皱起眉说:“留在我身边,你怎么作都可以。离开金宁,想也别想。”

    这是要限制她的自由了吗?

    “我吃饱了,你吃吧。”她并没有立刻离开,免得某人又赌气不吃晚饭。

    他喂了她这么久,她就算不高兴也不能吃饱了就走。

    墨启敖简单的吃了几口,看着她等得无聊,便放下了筷子。

    “你怎么就吃了这么一点?”虽然穆柠溪知道他吃的精致,但也没道理就吃几口啊。

    “饱了。”墨启敖横了她一眼,站起身之后俯身要抱她。

    “我自己走,我吃多了,也该运动一下了。”

    穆柠溪从另一侧滑下椅子。她还没残废呢,不想提前享受不能自理的待遇。

    墨启敖朝她看了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帮你洗澡吧。”

    他帮忙洗澡?才不要呢。

    “不要,明天我自己洗。”她抬了抬自己受伤的胳膊说:“估计明天就会消肿了。”

    “那我给你上药!”墨启敖不容分说的把她抱了起来,走进房间之后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大床之上。

    他好像在生气,但是动作上已经十分注意,很怕碰伤了她。

    穆柠溪看着他手里的药膏,轻声问:“你能轻点吗?”

    中午那种骨肉酸疼的感觉她还记忆犹新。

    “孩子就在隔壁,你喊吧。”

    他坐在她对面,垂着眼帘,将药膏涂在手掌里,轻轻的搓着。

    早晚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穆柠溪伸出手臂,催促道:“那你快点弄吧!”

    “嗯。”他垂下眼帘,慢慢的给她揉搓着受伤的胳膊,力道比中午给她搓药时轻了一些。

    她的胳膊也消肿了一些,但看起来还是青紫一片,像中毒了一样。

    “这药膏挺好闻的,有一股子清香的味道。”穆柠溪刚说完,下巴就被他的抬了起来,紧跟着便是一个炙热的吻。

    要不是看在她还伤着的份儿上,在她说轻点的时候,他就把她扑到了。

    绵长的亲吻之后,他挑了下眉宇问:“哪个香?”

    穆柠溪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唇瓣,气得不想回答。

    “睡吧!”墨启敖翻身下地,径直进入了浴室。

    穆柠溪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她也想洗漱……

    她刚要下地,就看到浴室的门重新打开了。

    墨启敖看着正在床边缘上试探的她轻然笑了。

    “你怎么又出来了?”穆柠溪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特意功能呢?

    墨启敖大步走到床边,将她的胳膊绕到脖子上,抱着她走向了浴室。

    听着浴池里哗哗的水声,穆柠溪拒绝道:“我不洗澡。”

    “不给你洗澡,给你泡脚,可以吗?”

    墨启敖笑着把她放到椅子上,握着她的一双小脚放进了水池里。

    穆柠溪从来没被人这么伺候过,脸唰的就红了。

    墨启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俯身下去在她白皙的脚丫上揉着。

    “墨启敖,你洗你的,我自己能洗。”被她这么伺候着,穆柠溪简直要窘迫死了。

    “我洗我的?你确定?”墨启敖朝浴缸瞟了一眼……他可是要tuō guāng了洗澡的。

    “不是……”穆柠溪垂着头,感受着他温柔的手掌,心头如鼓点般狂跳。

    她以为洗脚就够让她窘迫的了,可当墨启敖拿着牙刷蹲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窘迫。

    “我自己会刷!”她明明还有一只胳膊好使啊。

    “张嘴。”墨启敖的命令总是简单而直接。

    她双脚在浴缸里,拖鞋也没拿来,根本走不出去。

    可面对墨启敖那长无比英俊的脸,她要怎么张开大嘴啊?

    “墨启敖,我可以选择不刷牙么?”

    “穆柠溪,你可以选择的是,我用手给你刷,或者是我用嘴给你刷!”

    “刚才不是用嘴巴刷过了么?”

    “你说什么?”

    “手刷!”

    穆柠溪把心一横,听话的张开了嘴巴,吓死他算了。

    “乖!”

    墨启敖还真的握着牙刷给她仔细的刷起了牙。

    “嗯?”墨启敖疑惑的盯着她的嘴巴,良久才说:“你居然没长立事牙!”

    额……所以算残疾人士么?

    “漱口!”

    墨启敖将牙杯放到她唇边,顺便给她递来了吐水的小盆。

    “看在你还没立事的份儿上,我对你温柔点。”

    “咳咳……”

    穆柠溪差点没呛死。

    “激动什么?笨的都不能自理了么。”墨启敖轻轻的给她拍着后背,完全不知道穆柠溪此刻想要咬他的心。

    谁激动了?墨总你这么逗,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