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77章 暗算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77章 暗算

    苏浅夏一看是苏辛伊便不太好意思的笑笑,“姐,你干嘛说这种风凉话。”

    苏辛伊淡笑不语,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了站在旁边的泊车小弟,顺便还夹了张一百元的小费。

    其实,这个时间段医院里停车场有很多位置,但是苏辛伊就是喜欢指使别人,反正她是苏家大小姐,时时刻刻都要摆一个排场出来。

    苏浅夏其实并没在乎姐姐的这一举动,只是很不甘心的抱怨着:“姐,你刚才是没看到,墨启敖竟然开车送穆柠溪上班!他可是一个大总裁啊,居然能开车特意送女人上班,简直太不科学了。”

    苏辛伊轻轻笑了一下,她好不容易才设计了墨文宇出局,可结果呢,也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留在苏家的资格。

    陆铭音支持的仍然是苏浅夏,这公平吗?

    苏浅夏有什么?大脑简单得可以,唯一比她多的不过是那层没人碰过的膜而已。

    呵呵!

    真以为她会好心帮助苏浅夏嫁给墨启敖吗?

    如果苏浅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她就是唯一的苏家小姐了,她失去的也将会通通拿回来了。

    苏浅夏并不知道苏辛伊在想什么,还一个劲儿的在旁边抱怨着,忽然,苏辛伊握住了她的手说:“妹妹,你想让穆柠溪吃苦头吗?”

    苏浅夏一听立刻眼中放光,非常积极的说:“当然了,做梦都想,她抢了启敖哥哥,我和她简直不共戴天!”

    “呵!”苏辛伊轻笑一声,在苏浅夏耳边说:“那我倒是有个法子整她!”

    “真的吗?姐,我就知道你有主意,你快告诉我,等我成功了一定好好感谢你!”

    苏浅夏将耳朵凑了过去,那急不可耐的贱样子令苏辛伊十分厌烦。

    她什么时候稀罕苏浅夏的感谢了?穆柠溪抢的明明是她的男人!是她的!

    苏辛伊皮笑肉不笑的说:“穆柠溪不是在医院里当医生吗?那你就安排几个假病人过去找茬,懂吗?”

    坐山观虎斗,苏辛伊乐见其成。

    果然,苏浅夏一听眼前放亮,快速点头道:“姐姐说的对,那个穆柠溪不就是仗着自己医术高明让人高看一眼吗?我非让她在医院里混不下去才行!”

    苏浅夏手握成拳,信誓旦旦的说着。

    苏辛伊看着自己的傻妹妹,心里都笑飞了。

    穆柠溪如果真的能被苏浅夏弄得生无可恋也好,即便不能,看到她生活的不幸,她也就放心了。

    左右出力的人是苏浅夏,她就静等着入场看戏就好了。

    她轻轻的拍了拍苏浅夏的肩膀,很好心的说:“行了,爸爸那边由我这个闲人来管,你去准备吧。”

    “啊?我?”苏浅夏怯怯的说:“可是姐,我没干过那种事儿啊。”

    苏辛伊一听就恼了,反问道:“你没干过难道我就干过吗?现在要嫁给墨启敖的又不是我!合着,你还想让我给你卖傻力气?”

    “不,不是的姐,我还是自己去吧。”苏浅夏见苏辛伊生气了,立刻转身跑回了停车场。

    苏辛伊看着她匆忙的背影,不屑一顾的笑了!

    苏浅夏对穆柠溪的嫉妒不是一天两天了,恨意也自然不是一点两点,要不是墨启敖护着,她都恨不得雇个杀手把穆柠溪给做了。

    经过苏辛伊这么一提醒,简直是打开了她的罪恶大门,反正她手里有钱,雇佣几个地痞流氓简直是绰绰有余。

    还没到中午,急诊室里就来一群打群架受伤的患者。

    本来已经到了午休时间了,结果就因为忽然来了这么一批人,大家忙得手忙脚乱了起来。

    外科没有大手术,穆柠溪和程医生几个也参与了进来。

    “我的天,好血腥!”程医生朝穆柠溪努了努嘴角。

    穆柠溪找了一个头正流血的粗壮汉子,查看了一下伤势,准备给他缝针。

    还没等她动手,就听那个汉子说:“我不打麻药啊,那玩意贵,你就给我缝一下就行,我兜里就五十,你给我缝五十块钱的吧!”

    “可是,你这个伤口很大,要处理创伤,消炎和缝针都是很疼的。”穆柠溪看出对方没什么钱,但是有些钱是不能省的呀。

    “那你别管了,就按五十块钱弄吧,我不怕疼。”汉子朝旁边的几个朋友咧了咧嘴,几个人都嚷嚷道:“我们不怕疼!我们就是因为一顿饭结账的事儿打起来的,要是因为在上医院这儿多花了钱,岂不是很赔?”

    “这……”程医生也懵了,这些卖力气的人都没什么钱,不打麻药就不打吧,反正都是外伤。

    她柔声细语的说:“那好吧,你们忍着点,忍不住就说,其实麻药也没多少钱。”

    其中有一个腿伤的,坐在椅子上提议道:“哼!想当年关二爷刮骨疗伤也没哼半句,今天,我们哥几个也来个约定!谁要是喊了声疼,谁就是狗养的,谁就出今儿的饭钱,怎么样?”

    “好!”

    “同意!谁喊疼谁是孙子!”

    几个爷们大声嚷嚷着,急诊室里吵闹无比。

    穆柠溪帮着缝针的那个男人自然也痛快的答应了。

    可就在穆柠溪给他情理破伤面的时候他忽然喊了一声:“哎呦喂!轻点!雾草!”

    “哈哈,李愣子,你输了!”旁边立刻有人笑嘻嘻的应和着。

    “李孙子!饭钱你请啊!”

    在嘻嘻笑笑的氛围中穆柠溪也没多想,仍旧认真的给他缝着针,她已经算是手法娴熟又小心了,结果对方却忽然嚷了一声:“真疼!你特么会不会缝针?”

    紧接着,穆柠溪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对方踹了一脚肚子。

    她心思都在伤口上,根本没想到会被这个浑人下脚踹,整个人立刻朝后面倒了过去。

    “穆医生!”

    哐啷!

    “嘶……”

    穆柠溪整个人摔到了地上,右臂撞到了一把椅子,疼得她直咧嘴。

    程医生连忙跑了过来,一边扶起穆柠溪一边指责那个人说:“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受不了疼,还打人?”

    “老子怎么受不了疼了,就是她!她手太黑!”那汉子的言语粗鄙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