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69章 他,再也没有家了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69章 他,再也没有家了

    墨文宇转头看向陆铭音的时候,就看到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陆铭音拿着手机,镜头对着他好像在录着什么,脸上带着残狞的笑容。

    录完之后,她恶狠狠的瞪着墨文宇,狠狠的啐了一口:“废物,给你杀,你都杀不到我!你就等着死吧……”

    墨文宇恨死陆铭音了!

    但是他已经伤了墨琳琳,再没勇气去伤害她拼死也要保护的母亲了。

    他看着陆铭音那副得意样子,红着眼睛垂下了头,“你可以告诉四哥,告诉他,我背叛了他,但是,不要惊动奶奶。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

    “哈哈,你现在知道演贤孙了?”

    陆铭音高高在上的看着他,那身靓丽的旗袍染着她女儿的血,鲜红妖冶。

    伤在墨琳琳背部,没多大的事儿,但是墨文宇的罪名可就大了!

    墨文宇一刻都不想跟这个黑心的女人多待,他冷冷转身,白色的衬衫上全是洇湿的血迹。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跟四哥说的!”

    “你想求救?做梦吧!”陆铭音嚣张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在墨启敖的眼里,墨琳琳是他亲妹妹,而你,只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你觉得依着他的手腕,他会放过你吗?墨文宇,事情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了,我若是你,就找个地方死了算了!”

    恶毒,嫉妒,仇恨,已经把陆铭音吞噬的面目全非了。

    墨文宇的脚步并未做停留,但是陆铭音的提议他居然很想接受。

    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母亲死的不明不白,他活着,只是苟且度日。

    当墨文宇赶到病房门外的时候,墨琳琳已经被包扎好了,没伤到神经组织,但是一动还是很疼。

    墨文宇没脸进去,站在病房门外,低头看着身上那一大片的褐色血迹,很想把自己掐死。

    不过,就算死,他还是要死在四哥的手里。

    今天的事儿,他要做交代,如果四哥要他死,那么他会自动从那栋摩天大厦上跳下去的。

    墨文宇站在墨氏门前,仰头看了一会儿。

    坐南朝北的墨氏大厦,站在南面,它是代表商界龙头的m家族,站在北面是代表胜利的w。

    墨家的人,永远都会胜利。但,他只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外人。

    当他走近墨氏的时候,迎来了各色各样的目光,迎着那些不断的侧目,墨文宇开始心虚,难道他的事情已经众人皆知了么?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叛徒,为了钱要出卖墨家,还丧心病狂的要杀自己的妹妹……

    好吧……就这样吧,他就是这样的人好了。

    他自暴自弃的进入电梯,站在电梯里面的人当他是瘟疫一样迅速跑了出来。

    他低着头,感觉人生已经到了尽头。

    其实电梯里就有镜子,只要他肯抬头就会找到别人对他侧目的原因。

    他身上都是血,谁能不害怕?

    站在总裁办公室外,墨文宇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他不敢犹豫,一旦犹豫,他就再没勇气敲门了。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墨启敖坐在办公位置,掀起眼皮儿沉默的看着他从门口走进来。

    今天的墨文宇,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他白皙的脸上带着撕扯时陆铭音的指甲印,白色的衬衫上铺陈着一片显眼的血渍。

    墨文宇看着他,艰难的叫了句:“四哥。”

    依着陆铭音的行事和墨启敖灵通的耳目,他一定是什么都知道了。

    墨文宇站里,本来以为自己会害怕,结果,他却忽然笑了……

    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怎么就变成了出卖四哥的人?

    他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人?

    墨启敖也笑了,看着墨文宇的眼里渐渐湿润,沉声道:“墨文宇,我知道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把你留在身边,故意掩掉你的锋芒,并不是因为我想高高在上。但,或许你不这么想。”

    “不!我知道的,因为我身份不一样,如果站的太高,会被抓到更多把柄,四哥,其实你一直是在保护我。”墨文宇憋着的泪顺着眼角流出,他从来没跟墨启敖这么推心置腹过。

    “看来我的保护是错的。”墨启敖将桌面上的文件推给他:“拿着这个,离开吧。”

    事情已经闹成了这样,离开,已经是对墨文宇的恩赐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墨启敖,难道就这样放他走了么?

    当他翻开那本蓝色夹子的时候,手瞬间抖了起来。

    “为什么?我做了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给我股权?”

    他不是应该被惩罚吗?就算被送进监狱,也不会有人帮他说话的,可为什么墨启敖要放他走,还给了他这么多股权?

    百分之十!

    墨氏里倾注着墨启敖的心血,他又何德何能成为墨氏的股权拥有者?

    那些叔父哥哥们合起来都不到百分之二的股份,而他,却得到了这么多。

    “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墨启敖早就为墨文宇打算好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更是地位。

    “是因为,对我母亲的亏欠么?”墨文宇看着墨启敖,一双猩红的眼里,满是痛苦。

    墨启敖看着他,以兄长的口吻说:“我不知道,我妈对你说了什么,我知道的是,你母亲的死和爷爷有关,不过爷爷也死了……”

    他母亲不是陆铭音害死的,陆铭音当时很想动手,但墨承奕对陆铭音防备特别严。

    今天陆铭音只是想逼墨文宇动手,他上当了,是他太冲动了。

    他受不了一层层威逼,受不了恶劣言语侮辱,所以就顺着陆铭音的话去做了。

    墨文宇轻笑一声,泪水奔流而下。

    “所以,是我做错了……”

    所以,他没有家了。

    他伤了墨琳琳,被墨启敖赶出去了……

    百分之十的股份价值连城,可是,那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只想当一个玩世不恭的浪子,当墨家的闲散少爷。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如果他跪下来求原谅,对四哥来说一定很为难吧?

    对于墨家,他本就是多余的,所以还是离开吧!

    墨文宇吸了吸鼻子,佯装镇定的说:“四哥,保重!”

    转过身的时候,桌面上的蓝本子被墨启敖推到了地上:“拿走!”

    “四哥,无论你信不信,我都没有想要出卖你,这股份我也不会要。”

    “你不要也会过到你的名下!”墨启敖冷生生的说着,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墨文宇本能恐惧。

    看到墨文宇拿起了股权书,墨启敖才放心的靠到了椅背上……

    墨文宇是傻吗?

    如果他没有股权,别人害死他就太容易了!

    没有足够的钱,他在外面能活命么?

    他给墨文宇的不只是股份,还是最好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