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07章 小溪溪,接儿子去呀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07章 小溪溪,接儿子去呀

    穆柠溪在他手掌上小心翼翼的裹上了一层保鲜膜,并叮嘱他说:“你自己小心的举着手,一会儿洗完给你换药。”

    算了,就把他当做自己病人照顾吧。

    “嗯。”闻着女人近在咫尺的气息,他真的很难坐怀不乱。

    穆柠溪将花洒打开,朝那一排洗发水看去。

    “你用哪个牌子的?”和他住了这么久,她还真的不知道他常用的是哪种。

    或者说,他每次用的都不一样。

    “黑色的吧。”

    穆柠溪乖乖的拿了黑色的瓶子走到他面前。

    水流过男人健硕的胸膛,汇聚在标准的八块腹肌处打转,那原本很紧的底裤看起来好像比刚才小了。

    他,在想什么?

    既然低着头尴尬,穆柠溪索性抬起了头,望着男人深刻精致的五官,她舔了舔唇瓣说:“你低下一点儿,我够不到你的头。”

    “嗯。”男人的喉结浮动上下,很听话的朝她弯下了腰。

    穆柠溪用涂着男士洗发露的小手揉搓着男人黑亮的头发。

    男人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每一下揉搓。

    她的味道比沐浴露要好闻,手抓在他的头发上却痒了他的心。

    当穆柠溪发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淋浴的水花已然打透了她的心口。

    她羞着脸警告道:“墨启敖,我好心好意给你洗澡,你可不要动歪念。”

    她身上穿着的是昨天那件白色的衬衫,白衣服被水打透,简直就跟透视装一样,穿着比不穿还性感。

    对于墨启敖而言,简直是早间福利。

    “那沐浴露呢?你用什么哪个?”穆柠溪在他冲水的时候,立刻逃开几步,将视线落到了那排高级洗浴用品上。

    “绿色的吧。”

    “好。”

    那瓶沐浴露放的有点高,穆柠溪微微踮起脚去够。

    女子光滑细腻腰肌落在男人眼底简直是种无声的蛊惑。

    墨启敖咽了咽发干的咽喉,深眸浅眯。

    拿到沐浴露的同时,穆柠溪的脚下忽然打滑。

    “啊!”

    墨启敖手疾眼快的伸出胳膊,将她揽进了怀中。

    胸口相贴,那层洇湿的单薄布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静……

    彼此的心跳越发清晰。

    穆柠溪连看都不敢看他,挣扎着离开了他结实的怀抱。

    明明只是几分钟能完成的事情,为什么她却感觉如此漫长难捱。

    如果眼神有温度的话,那么她早就被墨启敖的目光烧化了。

    “打沐浴露吧。”

    穆柠溪举着手,在触摸到他结实的肌肉时,脸已然爆红。

    这是尸体,是尸体……

    穆柠溪闭着眼睛,将涂着沐浴露的小手往他身上不断的蹭着。

    墨启敖垂着迷人的眼眸,认真的看着她。

    她闭着眼睛,脸颊绯红,那微微撅起的小嘴分明就是在勾他。

    这不是索吻么?

    男人轻轻咽了咽,俯身吻上了她翘起的唇瓣上。

    “你居然偷袭我!”穆柠溪捂着被侵犯的嘴唇,想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本来就紧张的要死,他这是闹哪样?

    墨启敖摸了摸唇,一双眼睛璀璨明亮。

    “看到你闭眼睛,我就本能的想……”

    “那我看到你tuō guāng了,是不是应该拿刀给你剖了!”

    穆柠溪不甘心的瞪着他说:“你自己能不能洗?能洗我就走了。”

    “嗯……”墨启敖委屈的弯下腰,笨拙的摸着自己修长的腿。

    这个男人的腿确实有点长……

    “算了,帮人帮到底,你不要再乱来了!”穆柠溪终究不忍心,她往手心搓了些许沐浴露,便蹲在了他面前。

    那一刻,男人的反应最为强烈。

    强烈到连穆柠溪都察觉到了……

    摸着他健硕的小腿,穆柠溪恨恨骂道:“你再乱想,我割了你!”

    咕咚……男人如果没那种心思的,应该是已经被割了吧!

    “好了!”

    穆柠溪连看都不想看他逃也似的跑出了浴室。

    离开浴室之后,她拿着自己的衣服进了客厅里的浴室,她身上都湿了,急需要洗一下。

    刚才真的太紧张了,她紧张到好想咬他。

    换上了衣服之后,她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走向了乖乖坐在那里等待的墨启敖。

    “你走之后,这手就沾水了,快帮我弄弄。”墨启敖一脸正经的把手递给她,可心里却满是窃喜。

    能被她呵护着,简直是因祸得福!

    穆柠溪冷着脸瞪了他一眼,轻轻摘掉了带药的纱布。

    看到伤口真的被泡白了之后,穆柠溪俏脸顿时一沉,“墨启敖,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这个手疼不疼你自己知道。”

    他故意把手弄湿是什么意思?

    墨启敖见她不高兴了,便解释道:“我就是在脱裤子的时候……”

    “我不管你了!”

    穆柠溪把药粉猛的往他手上一撒,气得要命。

    她给他洗澡是想让他养伤,他明明是个手指灵活的人,却故意这样使诈骗她!

    见她真的生气了,墨启敖心里也有了愧疚,他只是想看到她心疼的样子,不想她居然生气了。

    尽管生气,但穆柠溪还是把他的手掌包裹好了。

    恰好佣人们来送早餐,穆柠溪就沉默着坐到了餐桌前。

    墨启敖看着她不开心的小脸,轻声说:“小溪溪,咱们晚上去接儿子么?”

    “接孩子?可以吗?”一提到接孩子,穆柠溪立刻就不生气了。

    “当然可以,既然你身体也好了,那孩子当然要跟咱们住一起。”墨启敖如是说着。

    他发现,有儿子在的时候,她会安心不少。

    不然,她就跟丢了魂儿似的,总是要生气。

    穆柠溪朝他看了一眼,怯怯的说:“可是,你母亲没有邀请我啊,要不,你自己去接吧。”

    陆铭音不喜欢她,她如果跟墨启敖一起去接孩子,会让她误以为是自己是不信任她。

    对墨启敖就不一样了,他们是亲母子,就算墨启敖真的跟她抢孩子她也不会不开心。

    墨启敖轻然一笑,将她爱吃的虾球交到她的碗里,“孩子是我们的,我们接回来理所应当啊。放心,我妈她应该适应和明白的。”

    接孩子只是一个小事儿,但是,他带穆柠溪去接孩子就相当于一种宣告:煊煊是他和穆柠溪的儿子!

    “那,好吧。”

    虽然怕陆铭音不高兴,但她还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