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06章 哎,我手伤了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06章 哎,我手伤了

    早上,穆柠溪是被饿醒的,她在梦里吃了很多好吃的,一张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墨启敖那双饿狼兮兮的眼睛。

    穆柠溪心虚的笑了笑,唇齿间依稀带着凛冽的气息。

    “我昨天怎么睡着了呢。”

    墨启敖挑了下英俊的眉梢,似笑非笑的问:“你昨天饿的很,梦里吃的饱么?”

    吃饱?难道她在睡着的时候又对他做了那种事情?

    天哪!

    “我……我也没做梦啊!”

    咕咚……她红着脸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经的说着假话。

    墨启敖阴仄仄的笑了笑,靠近了她几分:“汤圆太滑了不好咬是不是?”

    他张开嘴,逼近她的脸颊,一副告状的语气说:“喏,都咬出血了……”

    穆柠溪朝他嘴里一看……可不是么。

    她心虚的笑了笑,一双水润的眸子带着浓烈的抱歉,“我就说咱们分开睡吧,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梦啊……”

    “睡着了调戏,就不算调戏了是吧?”墨启敖挑起她的下巴,严肃的命令道:“赶紧对我的舌头表达歉!”

    “对不起,舌头!”穆柠溪拧着眉心,一本正经的说。

    墨启敖被她气笑了,一派傲娇道:“安抚它……”

    “啊?”

    穆柠溪红着脸极其抗拒的说:“我们吃饭去吧。大早上的,不太好。”

    “所以,你都是选择在晚上行凶是么?”

    面对墨启敖的质问,穆柠溪简直要尴尬到bào zhà。

    “对不起嘛,那个,你手怎么样了?”

    她拿起墨启敖的手小心翼翼的翻看着,希求转移话题和注意力。

    墨启敖看着她害羞的小模样,愉悦在心里。

    看来,她的心情是恢复了。

    穆柠溪看着他没结痂完全的手心,有点为难的说:“墨启敖你手不能沾水你知道么?本来弄点保鲜膜还可以,但是你这个手一用力,结痂处就会破开,伤口还挺深的。”

    肯定是昨天他没有好好养着,不然这伤口不会又出血……哎,就说不让他背了吧。

    穆医生带着愧疚,对着他的手掌叹息着。

    墨启敖抽回手,佯装不领情的说:“行了穆医生,如果你真的心疼我,就该身体力行的解决更为严重的问题!”

    “更为严重的问题?”

    当穆柠溪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被子里的时候,立刻紧张的跳了起来,红着脸说:“我要去吃早餐了。”

    再不吃饭她就要性命不保了……

    墨启敖伸着胳膊从被子里出来,身上的男士衬衫咧开了一大半。

    他身上的扣子基本上都被小馋猫挠开了,大半个健硕的身子就这么露在空气中。

    “我要去洗澡!”

    男人慵懒的睨着穆柠溪,略略勾着唇。

    穆柠溪一听就跳起来反驳道:“我不是刚说了你不可以沾水么?你洗澡的时候,能不动手掌吗?”

    看着他笑得越来越深邃,穆柠溪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上套了。

    “所以,我的手,估计好不了了……”墨启敖看着自己的手掌,一脸惜命。

    穆柠溪红着脸看向门外,小声说:“我打电话叫个护工过来。”

    “我不喜欢有女人碰我!”墨启敖傲娇的看着她,一心把她往沟里拉。

    “那找男护工。”穆柠溪就没见过这么矫情的男人,人家给他洗澡好像他还吃亏了一样。

    “我不喜欢男人碰我!”墨启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清冽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

    “那你就不要洗!”穆柠溪红着脸,已经看清楚了他的套路。

    不让男人洗不让女人洗,难道她就不是女人了吗?

    她是不会给他洗澡的,绝对不会!

    “好。”墨启敖单手撕开了衣服,顺手就去解皮带,因为一个手费力,还使劲儿的拽了拽。

    “墨启敖,你在干什么啊?”穆柠溪一着急,立刻伸手按了上去。

    墨启敖早就把手抬了起来,所以……她竟然就按在了最不该按的位置上。

    “手感如何?”男人就那么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问她。

    穆柠溪像触电一样收回自己的爪子,尴尬的看着自己作孽的手。

    墨启敖垂着头,继续和自己的皮带较劲,似乎他不洗澡就不会罢休一样。

    “你的手……”

    他昨天背自己回来之后,应该都没有人帮他换衣服……所以,他应该是真的不喜欢被人触碰吧。

    “穆医生,你赶紧去吃饭然后治病救人吧,我墨启敖的手就算废了,也不麻烦你关心。”

    他垂着眼眸,好像真的在置气。

    穆柠溪想起昨天他对自己的种种包容,心头不忍的问了句:“那我帮你,需要么?”

    马丹!

    她刚才还想着,千万不要同意他的要求,怎么现在主动开口问他了呢?

    穆柠溪,你的原则呢?

    你的底线呢?

    墨启敖冷眸瞄了她一下,嘴角偷偷的上扬了一下。

    “我哪敢劳烦你啊,我根本不配让你洗澡,别污了你眼睛。”

    “你干嘛这么说话啊。”穆柠溪撅着嘴角说:“我就当给儿子洗澡好了,反正你们都差不多……”

    你确定?

    墨启敖看着她沁红的小脸,动了动唇,终究还是忍住了。

    穆柠溪一脸严肃的低着头,小脸却红得跟煮熟了一样。

    她轻轻握着他腰间那条镶嵌着钻石的皮带,深吸一口气说:“你手差点割到手筋,看起来那刀子小,但是锋利无比,以后不要乱动刀子。”

    她纤长的手笨拙的和男人腰间的卡扣较劲儿,却一直不得其法。

    虽然在过程中她一直故作镇定的垂着头,可是两只原本灵活的手已经开始发抖了。

    “不会解啊?”

    墨启敖单手握住她的小手,在卡扣上轻轻一推。

    咔哒,卡扣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条质地名贵的皮带轻松的就被解开了……

    他就是故意的!

    明明一只手就能打开,还偏偏套路自己!

    穆柠溪红着脸说:“穿着底裤洗,然后,底裤你自己换哦!”

    这样已经够羞涩的了,毕竟这是大白天啊。

    他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穿,她会喷鼻血吧?

    墨启敖垂下头,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深眸噙笑:“哎,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