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204章 饿了吧?回家吧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04章 饿了吧?回家吧

    他强势的把她拉入怀中,低沉却又温情的说:“不许离开我,永远都不许。”

    贴着他炙热的胸膛,穆柠溪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但她还是快速的将他手上的绷带打好了。

    “墨启敖,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特别不喜欢别人用威胁自己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如果是平时,墨启敖或许会打趣一句:那我们来干点大人的事儿吧。

    可是现在,他实在没心情开玩笑。

    他看着她沾着泪滴的睫毛,沉声说:“你以为,我看到你的眼泪,就不难受么?”

    如果可以,他宁可用流血的方式来换取她的流出的眼泪。

    穆柠溪朝他看了一眼,将医药箱整理好,送了出去。

    蹲下的时候手机掉到了地上,很巧合的屏幕也亮了。

    是穆琪琪打来的……

    穆柠溪看着那串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姐姐!”穆琪琪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在哭。

    她身体还没恢复吧?怎么又哭了?

    “怎么了?”穆柠溪的声音也有些哑了。

    “姐姐我再也不招惹你了,求你了,放过穆家吧……”穆琪琪被自己上午的愚蠢蠢哭了。

    墨启敖真的是个说的出做的到的男人,当天穆氏的股票就跌停了。

    在墨启敖面前,他们只是等着赏饭的小虾米,还妄想翻起什么浪花?

    穆柠溪皱了下眉心,解释:“我没有针对穆家啊。”

    “是墨总,他说要穆家退出股市……姐姐你帮我求求他好不好,只要穆家没事儿,我愿意给你下跪赔罪!爸爸现在都急疯了,再这样下去他会跳楼的!”

    穆琪琪开始打感情牌,弄得穆柠溪心里很不好受。

    “我知道了。”

    说完她就将手机挂断了,转身朝卧室门看去,墨启敖已然站在那里多时了。

    “墨启敖,你不是答应放过穆家的么?是不是因为我惹了你,所以我身边的一切都要跟着遭殃?”

    穆柠溪的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她狠狠的瞪了墨启敖一眼,转身跑出了别墅。

    她急需要找个地方冷静冷静,实在不想面对墨启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了。

    墨启敖知道,现在追出去只会把她逼得更加愤怒,他拿出手机打给手下,吩咐道:“找两个人跟着穆小姐。”

    “是。”附近别墅住着不少保镖,找两个人跟着穆柠溪不是问题。

    放下手机之后,墨启敖陷入了为难之中。

    他是非常讨厌穆琪琪搬弄是非的,但穆柠溪毕竟是穆家的女儿,如果他真的把穆家弄的一无所有,她心里肯定会难过的。

    就算穆善学对她没有什么父女情义,但穆柠溪只怕还是会因此忧虑。

    他握着手机,拨通了厉路的手机。

    “boss!”

    “暂停对穆家的打击。”

    他的命令从来不需要解释和缘由。

    “是!”

    厉路也不多问一句,但在做事上却是永远的高效率。

    心情极其不好的穆柠溪在热闹的市中心随意的逛着。

    重回到金宁之后,她很少逛街,现在这么一逛,发现金宁城的变化还挺大的。

    其实,她也不太知道为什么心情差成这样。

    最近遇到的一系列事情都让她无法控制情绪。

    她甚至想,带着孩子一走了之算了。

    可是,每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心里总是感觉不舍得。

    不舍得谁呢?

    墨启敖吧……

    可墨奶奶说的很清楚,嫁入豪门就不能再工作了,而她,并不想成为一个没有自我的女人。

    苏家和墨家几乎一脉相承,如果墨启敖能娶苏浅夏,对于两家而言是最好不过的了……

    她留在这里,对墨启敖而言真的好么?

    可如果让她就这样离开孩子,她真的受不了。

    一声骚气的口哨响起,穆柠溪本能的抬起头,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两个少年。

    那俩人看起来比墨文宇年纪还小,气质比他还痞。

    其中一个头上像顶着个火焰山似的男生走到穆柠溪面前,流里流气的问:“小妹妹,跟哥哥出去玩玩吗?”

    小妹妹?

    她都快三十了,还什么小妹妹啊。

    穆柠溪抬头看了眼那个男人,回答:“不去。”

    穆柠溪那双澄盈盈的目光看得男人颇为心动,他轻轻咳了一声,不甘心的问:“别走啊,哥哥很有钱的,说说,约一次多少钱。”

    穆柠溪听了这话简直被气笑了……难道女人就得靠男人赏赐过活么?

    要是在平时,她可能会甩脸子发火,但现在呢?

    她才刚离家出走,就碰到了个想包她的,岂不是很打脸?

    本来很气愤的她却扬起了脑袋,平静的看着那个火焰山说:“十万!”

    既然对方也不像有钱人,那她就用钱损损他,免得被人笑自己太清高。

    “十万?”对方果然掏了掏耳朵,讪讪的说:“就你,值十万?”

    “没钱玩什么啊!”穆柠溪轻嘲一声,装出很拜金的样子。

    “那你也不能要十万啊!十万……”火焰山觉得不可思议,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朋友重复着价码。

    穆柠溪自嘲的笑了笑,看,她根本就不值钱。

    余光一扫,却见一株老槐树下站在一个身材颀长的黑衣男人。

    见她看到了自己,墨启敖便从槐树下走了过来。

    穆柠溪站在原地,想着他是不是听到了自己刚才和那两个男人的对话?

    像他这样的直男癌,肯定分不清楚自己刚才说的话是故意的还是真心的吧。

    墨启敖走到她面前,轻轻提着嘴角,轻声问:“你要十万?”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

    穆柠溪仰着头,笑道:“是啊,要包么?”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但凡他说出钱砸她,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他了!

    墨启敖抬手轻轻摸了摸她柔软的发,语气宠溺的说:“竟胡闹,饿了吧?跟我回家吧。”

    他竟然没有发火……居然没有骂她不要廉耻?

    已经准备好和他划清界限的穆柠溪忽然鼻尖又酸了起来。

    “你……”

    “穆家的事儿……是我忘记跟手下交代了。现在已经解决了,你也不要在街上流浪了,连钱包都不带,打算露宿街头么?”

    望着墨启敖那双深邃柔和的眸子,穆柠溪心里绷着的那道防备瞬间坍塌了。

    她点了点头,跟着他朝家的方向走去。

    刚才他那么一问,她还真有点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