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195章 谁得罪了墨启敖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95章 谁得罪了墨启敖

    赵氏大厦改成公厕的工程很快就施行了。

    在改造的时候,大厦外形都没有变化,只是里面变成了卫生间的构造。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大厦上面的赵氏集团四个大字只换了两个字。

    变成了:赵氏公厕。

    对外,建筑方说是赵氏那两个字挂的太高了不好摘。

    当穆柠溪看到赵氏公厕四个字的时候,不禁联想起了某人的恶趣味。

    最为懵逼的就是穆善学了,他才刚给自己的公司找到一位财神,可这位财神还没散财就倒下了。

    现在他该怎么办?

    穆柠溪卖不出去了,穆琪琪的婚事也暂停了,他现在急需要一笔钱周转公司项目……

    如果在之前,他还可以借承希基金会的名字弄个爱心活动,可现在,他连这个名义都没有了。

    不过,穆柠溪不是承希基金会的信任理事么?只要她肯出席,那么展销会也一样可以办!

    如意算盘虽然打的很好,但他也知道穆柠溪不可能轻易就范,如果她肯,当初就不会以秦晓静独生女的身份进入基金会了。

    秦晓静!

    你给我带了绿帽子还骗着我给你养孩子?

    休想!

    你的女儿休想拿走我穆家的一分钱。

    穆善学坐在装修华丽的客厅里,目光阴恻恻的看着窗外。

    漂亮的公主房里,张凤霞看着坐在床上一直哭泣的穆琪琪长叹一口气。

    听到母亲的叹气声穆琪琪非常敏感的抬起了头,那双充满泪水的眼睛红红的看着张凤霞,“妈,你不是说有穆家在,霍连笙不会退婚么?那为什么,为什么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穆琪琪双手握着粉红色的蚕丝被面,恨到无以复加。

    霍连笙不要她了,也不要她的孩子了,他单方面取消了和穆氏联姻,现在正和一个二线女明星打得火热,连她的电话都不接了!

    所有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被甩了!简直丢人死了!

    虽然她怀孕的事儿暂时保密,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后谁还敢娶她?

    “这也不能赖我啊……”张凤霞摊摊手,很无奈的说:“谁能想到,你爸爸的公司忽然会出问题。我们和霍氏本来是强强联手的,可是现在……哎!利益不对等,靠利益维持的婚姻自然也不可能牢靠。”

    穆琪琪摇摇头,垂着脑袋说:“不是利益不对等的婚姻会出问题,而是没有爱情只有利益的婚姻很脆弱。一旦离开了那层利用关系,他甩掉我是迟早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小赵总得罪了哪尊大佛,公司都变成公厕了,想想都觉得可怕。”张凤霞长吁感叹的话刚落,穆琪琪就捂着心口说:“妈,之前我爸爸和那小赵总走的可近了,你说会不会有一天,咱们的穆氏也变成公厕?”

    “呸呸,赶紧吐口水!你怎么什么都敢说!”张凤霞非常认真的拽着穆琪琪的胳膊,非让她吐口水。

    穆琪琪象征性的吐了一下,小声嘀咕着:“至于么,这么迷信,妈咪你是不是心虚啊?”

    “你这死孩子怎么还乱说,这话要是让你爸爸听到了非气死不可!”张凤霞心虚的朝门口看了一眼,朝粉色的床上一坐,对穆琪琪说:“上次你说墨总对穆柠溪很在意?”

    “是啊,当时墨总的表情超级可怕,好像要杀人一样……”一想起当时墨启敖的样子,穆琪琪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虽然那男人长的很帅,但绝对不是她能够觊觎的。

    张凤霞若有所思的说:“也就是说,墨总很可能看上了穆柠溪。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你爸爸把赵总介绍给穆柠溪,那就是触了阎王的霉头,难怪赵家会遭殃……”

    “哈哈……”穆琪琪捂着肚子,笑道:“妈,我肚子本来就疼,你别招我笑了好么?你说墨总看上了穆柠溪?说我们家遭殃是因为她?天啊,那个女人有什么魅力能得到墨总的青睐?”

    “可你不是说,墨总当时很生气么?”听穆琪琪这么说,张凤霞也有点想不通了。

    穆琪琪自作聪的说:“墨总那个人一向喜怒无常的,就算他当时很生气,也不代表就真的喜欢穆柠溪……最多,最多,就是那个女人爬上了墨总的床了呗!

    但那又有什么,她那种身份地位的女人是绝对进不了墨家的,不过就是玩玩而已,妈,你可要知道,她的名声有多臭!身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正常男人都不可能看上她的,更何况是墨总呢。”

    “穆柠溪真的爬上了墨总的床吗?”张凤霞立刻不淡定了,即便墨启敖对她只是玩玩而已,那穆柠溪也算是暂时抱到了大腿啊!

    见到母亲一脸警惕,穆琪琪摊摊手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也许,就只是朋友吧,墨总怎么可能喜欢上那种女人呢?”

    “琪琪,你可不要轻敌了,如果墨总真的肯为穆柠溪出头的话,那咱们穆家就惹上dà má烦了!”张凤霞非常认真的说。

    穆琪琪也后怕起来,抱着胳膊说:“不会吧,我们又没惹到墨家,他墨启敖也不至于这么霸道吧?”

    “他就是这么霸道啊,要不为什么他是商界帝王呢?”张凤霞看着盲目自信的女儿,一脸深忧。

    “那,那我们怎么办啊妈妈?”穆琪琪听母亲这么一说心里也跟着乱了。

    如果穆柠溪真的把墨启敖的大腿抱实了,回来抢家产岂不是易如反掌?

    张凤霞也坐不住了,她抱着胳膊在房间里来回徘徊着,忽然眼前一亮,走到穆琪琪床边,拉着她的手说:“我的好女儿,穆家能不能维持下去可就全要靠你了!”

    “靠我?”穆琪琪一头雾水,她现在还在小月子里,能干什么呢?

    张凤霞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说:“对,得靠你了。虽然穆柠溪那个人看起来冷冷的,但她是外冷内热的性格。你是她的妹妹,现在又失去了孩子,如果你去找她,装委屈扮可怜,求得她原谅或许能化解干戈。”

    “我去找她?去求她?我可不去!”穆琪琪一口拒绝。

    “孩子,你是傻么?此一时彼一时了。只要她能把基金会理事的位置转让给你爸爸,那么穆氏的经济危机就能很快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