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163章 女人,请你解释一下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63章 女人,请你解释一下

    柔软的发穿过男人修长的指间,男人注视着她的目光越发加深。

    或许,他不应该这么一再的接触她。

    咔哒,男人手里的吹风机关掉的刹那,坐在金色沙发上的女人又抬起了头。

    对上那双清澈明朗的眉眼,墨启敖好不容易平息的火焰又再次燃烧起来,他将吹风筒一扔,声音暗哑道:“休息吧,不早了。”

    看着男人决然伟岸的背,穆柠溪不知所谓的挑了挑唇稍。

    估计刚才墨启敖是梦游了吧?

    现在醒了,又恢复了他的高冷。

    当她跟着墨启敖进入卧室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和墨启敖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他躺在外侧,她很不得把自己贴在墙上。

    房间没有开灯,两个人的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渐渐入眠。

    梦里,穆柠溪闭着眼睛梦到了好多美食。

    滑溜溜的凉粉无端落入口中,香香甜甜的,还带着一股清凛气息。

    还有牛排……摸起来手感不错啊。

    好大的牛排,好香,好好吃……

    晚上没吃饱的穆柠溪抱着墨启敖的身子直流口水。

    她作恶的小手摸着男人结实而温暖胸膛,脸上满满的幸福感。

    黑暗中,墨启敖被这个折磨人的小女人弄的快疯掉了。

    推开她吧,不舍得,抱着吧,他好遭罪。

    她居然还管他叫大牛排,拜托,再抱下去他真的快熟了。

    早知道就让她晚上多吃点了,这肯定是饿出幻觉了。

    还好没把她放到儿子房间里,不然她没准会咬人!

    “emm,凉粉,热热的凉粉……”穆柠溪闭着眼睛,小脸在男人胸前来回的蹭着,寻找她美味的热凉粉。

    墨启敖手臂一箍,将唇贴上了女人的寻找的唇上。

    终于吃到了!

    女人心满意足的咂着粉嫩嫩的唇,安稳了不少。

    早上,当穆柠溪摸着硕大的牛排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便是墨启敖那张英俊无比的脸。

    他环抱着她的腰,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泛着血丝,好像没有睡好,她膝盖处顶着的位置,滚烫而危险。

    “天啊,你要干什么?”穆柠溪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好像昨天调戏了他一夜的人不是她一样。

    男人勾唇轻笑,嘴角扬着被肆虐后湿濡。

    “我干什么?还想吃热热的凉粉么?”他挑唇,不容分说的用嘴唇碾压住了女人娇嫩的唇。

    他有必要让她知道,她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热热的凉粉,难道是……

    穆柠溪的双眼蓦然睁大,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难道她昨天在梦里吸的凉粉是……

    “呜呜……”她手舞足蹈的抗争着,绵长的亲吻快把她弄的窒息了。

    男人松开她,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紧实的腹肌上,挑眉道:“来来,摸摸这些牛排,看看想吃哪一块!这块儿,还是这块?”

    他握着她的手,在结实的腹肌上来回蹭着。

    穆柠溪闭着眼睛,悔恨无比的拒绝道:“不是,我昨天做噩梦了!不是故意的!你快松开我。”

    “噩梦?我看你笑的很开心啊!穆柠溪,你不会又不想对我负责了吧?”

    男人挑着眉看向她,活脱脱的一副债主模样。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嘛!”

    真是见鬼了,她为啥昨天晚上会对他耍流氓呢?

    肯定是因为他身上的味道太好了,所以才激发了潜在的食欲。

    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逼向她,“对不起就没事了?难道我不应该报仇么?”

    “报仇?”

    “摸回来!十倍赔偿,不,百倍赔偿!”

    男人眼神忽然变得邪佞,一双唇又再度逼近了她几分。

    穆柠溪心口跳得杂乱无章,伸手搪住他的胸膛。

    “不,不……男女有别!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轻轻在她耳边问:“怎么?女人强男人就不算强了么?”

    声音邪佞,沉魅诱人,听得穆柠溪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没有强你!”她有点手足无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近距离的盯着这个煞神。

    “你怎么知道没有?”

    什么!

    穆柠溪紧张的想掀开被子看看,可惜她被他抱得太紧了,彼此之间几乎全无缝隙,她看不到具体情况,紧张无比。

    她红着脸蛋,支支吾吾的解释着:“我应该不会做那种事儿的,我只是吃了……吃了你的那个啥……”

    吃了他的那个啥?

    墨启敖身子猛然绷了起来。

    盯着她粉嫩的唇瓣浮想到了更为邪恶的事情。

    明明只是法式热吻,怎么被这个笨女人说的他理智横飞了呢!

    算了算了,不逗她了……再玩下去真的对身心不好了。

    墨启敖深吸一口气,终于放开了她。

    被放开的穆柠溪立刻把头钻进了被子里,想查看自己身上衣服是否完好,皮肤是否有印儿……

    查看的结果是:衣服不大完好,身上全是印儿……

    墨启敖这个变态!

    不过,毕竟是她主动在梦里调戏他的,她也只好忍了。

    目光一抬,正好看到了男人小腹以下。

    我的天!

    她立刻不淡定了!

    她刷的一下拉开了他们盖的被子,红着脸说:“我去洗漱了。”

    墨启敖单手擎着脑袋,等的就是这一幕。

    他聊有兴致的看着她惊慌失落的样子,轻轻的问:“白看了那么久,就这么跑了?”

    白看了那么久!

    她刚才都是看的自己啊,她发誓,就只往他身上看了一眼。

    不,只是一瞬间而已。

    她快长针眼了!她快瞎了!

    穆柠溪双手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支支吾吾的说:“墨启敖,对不起啊,我刚才没看你!”

    “谁信?”

    男人奚落的声音令她大脑都跟着充血。

    她快速跑进洗漱间里,哗啦一声将门大力的关上。

    还好这门是防撞击的,不然早就被她关碎了。

    她快速的深呼吸,以此来调整自己窘迫的心情。

    照见镜子里那张面若沁血的脸,穆柠溪窘迫到起飞。

    “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儿呢?难道我也是衣冠禽兽?

    难道,我年龄大了,内分泌紊乱了,所以潜意识变得饥,渴了?”

    不要啊!她还要当元气少女呢!

    她双手托着自己像被煮过的脸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难以平静。

    她白皙的皮肤上,还留着男人反击过后的痕迹。

    虽然她知道他们没有做那个事情,可是却比做了那个事情更让她窘迫。

    应该,没做那个事情吧?

    她还穿着小裤裤……所以,应该没有!

    就是小裤裤有点不淡定的出汗罢了,她们没有那啥……没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