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160章 脸疼不疼?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60章 脸疼不疼?

    陆铭音是看出来了,她的这个儿子对穆柠溪十分的护着呢!

    这哪里是来吃饭,明明是来示威的!

    可原本该示威该端架子炫耀起来的人应该是苏浅夏啊,怎么现在的局势忽然反转了呢?

    陆铭音拿着蚕丝巾轻轻擦拭着嘴角,伸手摸着苏浅夏的手说:“夏夏这双手真是好看。又会弹琴又会做饭,好厉害。”

    被陆铭音这么一夸,苏浅夏立刻重新建立了信心,乖巧的说着:“干妈夸奖了,我看,柠溪姐姐的手也很漂亮呢,柠溪姐姐,你会什么乐器么?”

    穆柠溪刚要开口,男人的手臂就忽然搂上了她的肩膀。

    墨启敖搂着她果露的香肩,斜靠在椅背上,大手拿起穆柠溪的手仔细翻看着。

    穆柠溪的手很好看,又纤细又长,干净而嫩滑。

    墨启敖握着她的手,心思竟然不受控的活泛起来。

    他看着苏浅夏那副自作聪明的模样,淡然道:“溪儿是医生,这双手是用来治病救人的。”

    溪儿……这个称呼,忽然弄得穆柠溪头脑有点发热。

    “治病救人?”陆铭音不屑一顾的看了穆柠溪一眼,冷笑道:“成天要给病人做检查的手怎么可能干净?”

    陆铭音强装的雍容大度已然不再,她看着穆柠溪那张纯净动人的脸,不由得心生怨恨!

    曾几何时,她的丈夫就是败在了这种长相女人的手里。

    看起来干净纯洁,实际包藏祸心。

    墨启敖没想到母亲居然连面子都不撑,直接说了这样的话。

    他将穆柠溪的手放在掌心里轻轻把玩着,轻笑道:“给病人检查的手不干净,触摸动物尸体的手就干净了?”

    额……穆柠溪放下筷子,觉得好像已经吃饱了。

    闻言,苏浅夏脸色瞬间红了。

    早知道她就不装贤妻良母做什么菜了。

    这下好了,启敖哥哥嫌弃她的手摸过动物尸体,已经不干净了,这可怎么办啊!

    陆铭音的脸色白一阵青一阵,她知道儿子一向不喜欢说话,可是今天他却为了一个女人一再的出言顶撞自己。

    他们不过就是睡了一夜生了个孩子而已,墨启敖怎么会对这个女人如此看重?

    莫非真的是母凭子贵?

    见气氛忽然凝重,苏浅夏立刻很贤惠的从中调和道:“启敖哥哥,你别说话那么冲,干妈身体不好,不能生气的。”

    “哦,也对。”他优雅起身,对陆铭音说:“那我和溪儿就先走了,时间不早了,您身体不好就早点休息吧。”

    苏浅夏的脸色瞬间铁青!

    怎么一句话还把人给说走了呢?

    她好不容易盼来的启敖哥哥啊!

    “启敖哥哥你别走,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浅夏好着急啊,万一墨启敖就这么走了,她还有什么脸再求陆铭音帮她设局?

    “没关系,我确实不会哄母亲开心,母亲既然收了你当干女儿,你就留在这里陪着母亲吧。”说完,他牵着穆柠溪的手大步离开了客厅。

    客厅里,苏浅夏看着陆铭音,无辜的脸都快抽成一团了。

    陆铭音显然是习惯了儿子的随性,待他和穆柠溪离开之后,她朝苏浅夏冷冷看了一眼,不客气的说:“现在,你还觉得自己肯定能赢么?”

    “我……我也没想到启敖哥哥会这么讨厌我啊!”苏浅夏委屈的抽着嘴角,大大的泪珠子从眼眶里滚落。

    “他也不是单单讨厌你……”

    陆铭音若有所思的说……

    墨启敖不是单单对苏浅夏这样,他对谁都差不多,可是,他为何对穆柠溪不同?

    不仅处处维护,还口口声声叫她溪儿……天啊,这还是她宝贝骄傲的儿子么?

    当穆柠溪被墨启敖塞进车里的时候,一脸好奇的看着坐在旁边的男人。

    真就这么走了?

    一点都不给亲妈面子的么?

    墨启敖转头,一张丰神朗俊的脸上挂着揶揄。

    “你看着我干嘛?刚才怎么一句话不说。”

    穆柠溪轻轻笑了,好看的一张脸美得脱俗清新。

    “是不是因为我来了,所以你才这么对你的浅夏妹妹的?”

    墨启敖望着她俏丽的容颜,微微失神,听到她这么说,立刻露出了一丝轻嘲笑意:“我需要这样么?”

    穆柠溪嘟了嘟唇,笑道:“那可说不准呢!”

    “没良心么?”墨启敖侧过身子,长臂抵在穆柠溪的靠背上,一双薄唇慢慢逼近她的唇瓣。

    穆柠溪登时就慌了,她紧张的握着他的衣角,轻声说:“墨启敖,你干什么啊……快点开车!”

    她拉他的衣角,她在撒娇求他……

    如果,她不是求他停止,而是求他继续该多好呢!

    墨启敖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和她缠绵悱恻的片段。

    唇角浅浅抿着,努力保持着淡定情绪。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外衣的扣子上,一颗一颗排开身上那件,轻料的男士西服。

    近距离之下,穆柠溪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喉结,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他该不会,该不会要在车上办事吧?

    一想起霍连笙当年和穆琪琪那场车上的激烈战役,穆柠溪的脸就瞬间被烧红了。

    “那个,墨启敖,我们回家吧,我晕车,能不能把窗户打开?”

    晕车?还没开车呢就头晕?

    吓的吧?

    墨启敖将外套脱下来,扔到一边,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粉嫩诱人的唇瓣。

    心里有种火烧的感觉,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但他也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轻浮,所以不打算强迫她做什么。

    他轻轻在她唇上吻了吻,完全是饮鸩止渴。

    “系好安全带。”男人的声音暗哑感性,一双深邃的瞳孔里似藏着浓烈的火焰。

    手臂伸出,将她身上的安全带给扣好了。

    长指一按,车里的窗子瞬间降了下来,紧跟着夜风涌入,吹得他们两个人理智恢复了不少。

    穆柠溪不敢多看那个面容妖孽的男人,立刻红着脸将头转向窗外,“我们快回家吧。”

    “回家!”

    墨启敖将身子坐直,扣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他忽然觉得,回家这个词真的很温暖,很好听!

    车子快速启动,穆柠溪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皎洁的月光撒在女人白皙的侧脸上,宛若镀上了一层圣洁清雅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