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84章 委屈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84章 委屈

    墨启敖轻轻揽过她的肩膀,将那条宝石项链绕过她细美白皙的脖颈,卡上了卡扣。

    精美的铂金链将她锁骨显得更为骨感,男人目光从锁骨处滑下落在了女人丰盈美丽之处。

    她的礼服设计的很保守,但是也多少露出了一些性感。

    她是那种身材好不愿意显露的女人,平日穿的都是休闲宽大的衣服,难得一次,穿得这么有女人味。

    “行了,还给你!”穆柠溪被他赤果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伸手就要解开脖颈上的项链。

    墨启敖伸手按住了她的小手,喉结蠕动上下,声音暗哑的说:“你戴着吧,反正是为了慈善才拍的。”

    “啊?可是它好贵啊!”穆柠溪的手被他抓在掌心,眼澄如水的望着他。

    “那我能把它给谁?”

    墨启敖握着她的手,不悦的加快了步伐。

    他的手心好热,可是她却挣扎不开。

    “你可以把它给那些冲你放电,愿意约你的……”

    墨启敖停下步子,猛然转身,双手捧起她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时间静止,心脏砰砰乱跳,血液沸腾,几欲炸裂。

    良久,呼吸不畅顺的穆柠溪才被放开。

    墨启敖鼓着腮说:“这下扯平了!”

    见她唇瓣轻动好像在生气,他立刻命令道:“你别说话了!”

    没天理啊!

    她又没说要他的项链,他为什么自作主张的强吻她?

    他以为给一条项链就可以随便吻她么?

    他把她当什么了!

    穆柠溪心中愤愤不平,可是嘴却忽然笨的要命,想骂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起头了,因为唇间都是属于他的幽然气息。

    墨启敖带着穆柠溪走向停车场,这个时间点,会场那边的人该走的也都应该走了,该约的泡也应该打上了。

    这个时候回去,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

    拉开那辆科尼塞克的车门,穆柠溪红着脸坐进去,手指不经意的抚摸着脖颈间的吊坠。

    车子启动,穆柠溪松口气说:“墨,墨启敖,这项链我不能要……”

    马丹,她竟然和程医生一样,一提到墨启敖就口吃了!

    “如果你觉得一个吻不够,我不介意更多。”男人手握着方向盘,呼吸仍略略发重。

    在这种暧昧的氛围里,穆柠溪不敢多说话了。

    车子沿着公路快速到达了穆柠溪家的门口。

    穆柠溪下车之后,快步朝家走去,根本不敢去看墨启敖。

    打开门之后,她看着颇为简陋的房间对墨启敖说:“要不你在车里等我吧。”

    男人却没有管她,抬脚迈进了她的家。

    她的家很小,但是很干净。

    蓝色的卡通床单平平整整的铺在床上,属于孩子的云毯和她的粉色小花被放在床头位置,很有家庭气息。

    “那你随便坐吧。”

    穆柠溪不知道墨启敖在盯着自己的床想什么,她招呼了他一声,就抱着衣服钻进了厕所。

    她这个出租屋可没有换衣间那么高级的东西,现在墨启敖在房间里,她就只能去厕所换衣服了。

    换好衣服之后,她还抽空洗了个脸。

    一是让自己冷静一下,二是把淡妆卸掉。

    当她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墨启敖正坐在她的小床上,拿着一本粉色的记事本在翻看。

    “墨启敖,那是我日记本!”

    穆柠溪一个箭步冲上去,不管不顾的去夺他手里的日记本。

    日记本被她抽走的同时她的腰肢被他的手臂箍了一下,于是,她整个人都跌进了一堵结实的怀抱里。

    四目相对,刚才的紧张感接踵而来。

    “墨启敖,你想干什么?”穆柠溪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墨启敖深眸如潭,“我想,干五年前干的那件事!”

    炙热的气息喷薄在女人的面颊,下一刻他就忽然翻身,将她压在了身子下面。

    “墨启敖,你别乱来!”穆柠溪感觉脑袋像要炸开了一样,无法受控。

    “乱来又怎么样?嗯?”他手指挑起她光滑的下巴,唇停留在她唇边,将吻未吻。

    “你别,墨……”

    他不喜欢听她拒绝的话,他喜欢和她作对,尤其在这件事情上。

    穆柠溪被吻得天昏地暗,当衣服的扣子在他大手下脱落的时候,他是真的相信他不只是说说而已。

    “不要,墨启敖,你冷静一下!”

    可男人不只没有冷静,反而更为冲动了。

    穆柠溪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五年前可怕而疯狂的夜晚。

    她死死的攥着男人的手臂,求饶道:“不要,放开我,求你了……”

    求?

    墨启敖忽然停住了动作,猛地抬头,发现女人眼眶里满是晶莹的泪花。

    她不喜欢他!

    她很抗拒!

    瞬间,他没了要继续的想法。

    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做这样的事情。

    他抬起颀长的身子,目光深深的看着身子在发抖的女人,讪笑道:“至于么?”

    穆柠溪闭着眼睛,唇瓣咬出了一道血痕。

    她害怕,尽管她是个不怕尸体不怕鲜血的女人,但在那种事上她有了心理阴影。

    她无法忘记那个夜里发生的事情……初次被生生夺去,被动的被压着,直至昏厥。

    这些对于她来讲,是纠缠了五年噩梦……

    墨启敖长腿迈下凌乱的床,捡起地上的衣服,背对着她优雅穿好。

    “穆柠溪,五分钟之后出来!”

    他径直推门离开,嘭的一声摔上了门。

    五分钟之后,穆柠溪穿着另一套更为保守的衣服上了他的车。

    墨启敖的眼底也没了刚才的炙热,取而代之的是平静阴冷。

    穆柠溪将项链塞进他车里的抽屉里,什么都不想解释。

    墨启敖轻哼一声,翻出抽屉里她放的项链,打开车窗,看也不看的将那条项链甩了出去!

    “墨启敖,你干什么啊?”

    穆柠溪惊讶的看着窗外,却根本看不到那条项链的影子。

    油门踩下去,车子像箭一样疾驰脱离。

    男人沉默的握着方向盘,不着一词。

    穆柠溪知道他在生气,可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将脸面向窗外,委屈感不可抑制的席卷而来,眼泪扑簌簌的掉落。

    她好久没哭了……眼泪一旦掉落便变得不可抑制。

    尽管她没有发出声音,但那张流泪的脸却真实的印在了车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