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78章 女人,你真敢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78章 女人,你真敢

    墨启敖就那么看着穆柠溪,一双柔光潋滟的眸子饱含深情,男人感性的喉头轻轻上下,腰杆前倾,声音暗哑的说:“穆柠溪,你不只是瞎还脑残。”

    “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说她?

    穆柠溪不高兴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怒气腾腾的看着他……

    墨启敖长臂一伸,像是算准了她的位置一般,将她精准的搂进了怀里。

    女人柔软的身体贴着他健硕的胸膛,他那双深邃的眼底却带着几分嘲讽:“故意跳我怀里,是想趁着今天夜色好,干点什么实事儿么?”

    故意跳进他怀里?

    这个男人的羞辱人的本事还真不一般啊!

    “是你说我脑残的!”

    “眼睛瞪那么大,想榨干我?”

    榨干这个梗!

    穆柠溪气呼呼的瞪着他,像只被惹毛了的小花猫,眼底都是气愤!

    短暂的对视下,男人忽然抿紧了唇线,大手扣着她的头,低头深吻。

    女人的甜香和男人的幽冽气息彼此置换,兜兜转转。

    待墨启敖松开穆柠溪的时候,穆柠溪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警惕的抱着臂看他。

    “墨启敖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应该是我问你,你到底想要什么,究竟什么是我给不了你的?”他质问着她,心有不甘。

    穆柠溪轻轻楷了下温润的嘴角,努力平复着自己燥乱的心情。

    “五年前,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就当是当时疯了,互啃了一场吧。墨启敖,我们不是一样的人。就好比,我只是这个随意能在市面上买到的书包,根本配不上你的爱马仕!”

    墨启敖轻呲一声,缓声问:“一场互啃,看来,你对当年的事情还是记忆犹新的。”

    穆柠溪心尖儿一颤,五年前的种种似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呼啸而过。他给她留下的阴影和抗拒挥之不去。

    “墨启敖,如果你不出去,那我就离开。”

    她刚起身,就被他的大手按在了椅子上。

    “穆柠溪,我墨启敖不是强人所难的人,我也不需要为难你什么,好自为之!”说完,男人转身,消失在了黑如泼墨的门口。

    穆柠溪长出一口气来,看着刚才没有缝完的小书包,重新拿起了针线。

    孩子用不用这个书包是后话,既然已经动手了,她就不会半途而废。

    她就是这么固执,就是喜欢生活一尘不变。

    次日,当穆柠溪睁开眼睛的时候,无意识的朝床下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一看她就立刻傻了。

    地上那些林林总总的东西是什么?

    几百平米的卧室全都是包,有大有小,她随手翻了几个发现,这些都是同一个品牌……爱马仕!

    昨天,她只是随便比喻了一下,怎么墨启敖就抽了风了呢?

    呼啦啦,在一阵响声里,墨梓煊从角落里探出了那张人见人爱的小脸,笑意盈盈的问:“妈咪,你醒了!”

    穆柠溪看着坐在一堆包包里的孩子,惊讶出声:“煊煊,你怎么在那里?”

    “我在帮妈咪选包包啊,都是爸比给你挑的,看,爸比对你好吧?”孩子天真的在哪里拆着包装,乐趣无穷似的。

    穆柠溪低着头,小声嘀咕说:“他这不是好,是故意打脸吧……”

    她说他是自己配不起的爱马仕,第二天,他就买了一堆爱马仕给她,这不是打脸还能算表白?

    “妈咪,你喜欢这个包包吗?”

    看着儿子手里那个黄色的包包,穆柠溪感觉有点眼熟。

    这不是那天苏辛伊找茬时候拎的那款吗?

    真不愧是有钱人,连买的东西都一样!

    “不喜欢!”穆柠溪一口拒绝,踩着那一堆走过去,把绵软软的儿子从包包里捞了起来。

    煊煊两只小手里一只抓了一个包,好奇的问:“妈咪,你喜欢哪个啊?”

    穆柠溪看都没看,抱着儿子往外走:“哪个都不喜欢……”一堆骚包!

    走出卧室,正好就是套房客厅。

    墨启敖坐在小茶几前,修长的手里握着一个白瓷咖啡杯,雍容的目光向她脸上扫了一下。

    这个女人居然一清早就给他摆脸子!月经的周期这么长么?

    煊煊无辜的向墨启敖摊手说:“爸比,妈咪说那些包包都不好看,我也这么觉得,它们都配不上我妈咪!”

    幸好设计师没听到这句童言无忌,否则非吐血身亡不可。

    男人挑开英俊的眉梢朝穆柠溪看了一眼,穆柠溪声明道:“你买那么多包包干什么?难道爱马仕皮革厂倒闭了么?”

    墨启敖不怒反笑:“女人,挺敢说。”

    他都敢买,她说说怎么了?

    穆柠溪抱着孩子往外走,顺带声明道:“墨启敖,我是不会用那些东西的。”

    她就是一个穷医生,即便是跨了个几十万的包在身上人家也会认为那是高仿。

    再者,她一个忙到忘记吃饭的人,背那么好的包包有什么用?

    她又不是墨启敖,天天接触那些上流社会。

    “我是跟你换的。”墨启敖的话令她难以琢磨,她停下脚步,疑惑道:“什么?”

    “换你昨天补的那个书包。”男人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悦耳动听。

    “什么?”这一下,穆柠溪更想不通了。

    她的智商好像不足以支持她和墨启敖打交道啊。

    煊煊从穆柠溪的怀里跳下来,开心的跑到墨启敖身边问:“爸比,我的书包怎么了?”

    墨启敖轻轻笑了一下,从身边的小椅子上拿出那个旧书包说:“坏了一点,妈咪给你补好了。”

    “啊!真的么!”煊煊仔细检查了一遍,都没看出穆柠溪缝补了哪里,但他还是开心的在书包上的卡通图案上亲了又亲。

    墨启敖看得出来,孩子挺喜欢那个书包的。

    或许,是他错了吧。

    他可以花钱买一堆书包,但在孩子眼里,或许背过的才是最好的!

    煊煊扬着小脸看向穆柠溪,在明媚的晨光里,孩子的笑脸格外俊俏。

    “妈咪,谢谢你帮我补书包,谢谢你帮我照顾这头史迪仔。”

    孩子胖乎的小手轻轻的摸着书包上的图案,眼里都是明朗和天真。

    孩子常常和那个带着史迪仔的书包说话,在孩子眼里,那不只是一个玩具书包,还是陪伴他长大的小伙伴。

    东西可以更新换代,但孩子需要的是安心和温暖。

    看到孩子如此懂事,穆柠溪感觉很欣慰,她没心思和墨启敖继续昨天的辩驳,因为答案已经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