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65章 你这个傻女人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5章 你这个傻女人

    墨启敖只好又从冰箱里拿了瓶红花油出来,低头往她肿起的额头上轻轻涂着。

    本来穆柠溪有点不高兴的,但一抬头撞见他如深的眉眼,一时间就忘了生气。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受伤的位置,温柔的触感令她不自觉低下了头。

    墨启敖见她温顺,眼底便多了一抹愉悦,“刚才还跟狼似的,现在就成羊乖乖了?”

    一句话说的不能再温柔了,饶是穆柠溪脾气暴躁此刻背后也跟吹了一阵邪风似的,阴冷发毛。

    而此刻,一个小小的人儿偷偷进了卧室,见房间里没人就踩着小拖鞋到处找,直到走到厨房,他忽然笑出了声:“哇,爸比和妈咪趁我不在,在偷吻!”

    墨启敖背对着门,弯着腰给穆柠溪上药,以孩子的角度看去,两人好像在忘情深吻。

    听到孩子这么说,穆柠溪立刻向后退了一步,解释说:“妈咪受伤了,他在给我上药……”

    她心虚的朝门外看了一眼,穿着背带裤的小肉团立刻推开门跑了进来。

    “妈咪,你怎么受伤了?”孩子心疼的看着穆柠溪的额头,翘着小嘴巴轻轻的呼着气儿。

    “因为你妈咪没有像你一样,走路看玻璃门……”

    墨启敖站在一旁,双手插兜儿,略带无奈。

    “啊……”墨梓煊回头看了看那道厚厚的玻璃门,嘟着嘴巴很心疼的反问:“那爸比是怎么照顾妈咪的?”

    “我……”墨启敖无语,他也不知道他妈咪会笨成那样啊,难道撞了玻璃门也怪他?

    “对啊,我把妈咪托付给你了,一回来就看见妈咪受伤了。”小家伙很心疼的帮着穆柠溪呼呼。

    穆柠溪在心里窃喜,哈哈……孩子还是跟她亲啊!

    “好啦,妈咪已经不疼了。”穆柠溪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无比开心。

    “嗯,下次妈咪要和爸比牵手走,这样就不会磕到了呢!”小宝贝一本正经的说着,然后将穆柠溪的手交给了墨启敖。

    穆柠溪疑惑的看着孩子,莫非这是亲宝贝给自己下的套路么?

    这么小就会套路亲妈了!

    “好,你们走吧,我在后面跟着!”墨梓煊对墨启敖眨了眨眼睛,那抹眼底的狡猾简直不要太明显。

    “好,老佛爷起驾吧。”

    墨启敖还真的托着穆柠溪的手往前走,走到玻璃门前还体贴的为她打开了门。

    穆柠溪恨的咬牙,侧头对墨启敖说:“谢谢小启子!”

    墨启敖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不客气呢……”

    敢拿他当太监,女人,等你姨妈走的!

    墨梓煊很满意的跟着他们回到了卧室,他将拖鞋一踢,笑嘻嘻的坐在床边上荡着两只雪白的小脚丫。

    “墨梓煊,你洗澡了吗?”穆柠溪松开墨启敖的大手,快步走到儿子面前,将两只小脚丫拿起来,看了看。

    这世上,能让她这么服务的也就只有她儿子了。

    “我不想洗澡,我困了……”墨梓煊打着哈欠儿,倦倦的说。

    孩子一双大眼睛都翻出了三层眼皮儿出来,看起来是真的困了。

    “那我打水给你洗脚吧。”没辙了,心疼孩子的穆柠溪决定给宝宝简单洗一洗。

    她刚一转身就被墨启敖拦下了,“还是我去吧,不然我也得牵着你。”

    这话听起来怎么跟牵狗似的呢?

    墨启敖真的给孩子打来了洗脚水,且不说他是一个大总裁,就算普通家庭里的爸爸也很少给孩子洗脚丫的吧?

    “谢谢爸比。”墨梓煊连打了三个哈欠,然后靠在穆柠溪的怀里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墨启敖蹲在孩子面前,宽大的手掌一点点揉搓着孩子细腻的小白脚丫,一点都不嫌脏。

    穆柠溪看着低头给孩子洗脚的墨启敖,忽然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一个男人得多爱孩子才会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呢?

    洗了一会儿,墨启敖忽然抬头,问她:“这孩子的小脚丫真小,生下来的时候多大?”

    穆柠溪愣了一下,回答道:“大概只有现在的脚心那么大。”

    墨启敖伸手照着孩子的脚心比量了一下,点了点头说:“真的是太小了。”

    他想象不出来那么小的脚丫,以前他是不喜欢小孩子的,直到看到了墨梓煊,他才觉得,原来熊孩子也挺可爱的。

    他看着手里的小脚丫,穆柠溪看着他……

    她看着男人眼里流露出的温柔,心中一片温暖。

    末了,墨启敖用毛巾仔细的将孩子的脚丫擦好,然后从她怀里抱出了昏昏欲睡的孩子。

    “睡吧,乖儿子。”他在孩子额头上轻轻一吻,将孩子放到了中间位置。

    穆柠溪看着他颀长的背,自动跑到了床里面躺下。

    墨启敖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乖巧,孩子放下之后,他伸手又摸了摸穆柠溪的额头:“还疼么?”

    “不疼了。”这个男人还算有点良心。

    旋即,就听到他说:“明天到医院,不要和同事说自己撞了钢化门……”

    废话,她不要面子的啊!

    穆柠溪转身背对着他,不耐烦的回道:“我知道!”

    墨启敖头枕着胳膊,宽大的睡袍半开着,感性的锁骨从肩胛处露出,好一副美男图,却没人欣赏。

    墨启敖看着她单薄的背,轻声问:“你当初是怎么生的这小子?”

    怎么孩子养的这么胖呼,她变得这么瘦弱了呢?

    穆柠溪肩膀轻轻动了动,裹上被子说:“没什么,就是那么生的,和所有女人一样。”

    她没有说当时生煊煊的时候情况危机,因为她觉得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墨启敖。

    反正是她自己选择生下孩子的,所以她心甘情愿忍受那漫长的两天一夜,甘愿在鬼门关前徘徊数次,一切都是她无怨无悔的选择。

    她的白皙的脖颈在黑暗中泛着柔光,冥冥中夺取着墨启敖的注意力。

    墨启敖深吸一口气,平复着有些不安的心跳:“你把孩子带大不容易,现在孩子就这样归我了,不难受么?”

    难受吗?有点,但穆柠溪不会因为一己私欲就剥夺孩子拥有父爱的权利。

    “我看得出来孩子很喜欢你,也看得出来你对孩子不错,如果孩子喜欢和你在一起生活,那么我是不会阻止他的,毕竟,我养大他不是为了让他成为我的附属品。”

    墨启敖轻声叹道:“难怪当初你妹妹要设计陷害你,你这个人也的确是太软了,都不知道争抢。”

    穆柠溪超级讨厌墨启敖以一种长辈的语气奚落自己。

    她转过身,借着窗前的月光瞪视着躺在那里衣衫不整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说:“对啊,我是笨啊,我比不得你聪明,那又怎么样,我又没缠着你。我爸妈都管不了我,我需要你管么?”

    她挺生气的,但因为孩子睡在身边所以故意压低了声音。那明明很固执的话听起来却有点撒娇味道。

    沉默中,她以为墨启敖要发火了,可墨启敖却只是转过了身说:“睡觉吧。”

    往日里看起来挺倔强的一个女人,可今天说的这番话却莫名让他觉得心里发堵。

    夜色深沉,躺在床上的男人却想了很多。

    从孩子出生到孩子长大,他好像错过了很多很多。

    本该两个人承担的事情都是穆柠溪自己在承担,现在,他从她手里要儿子,她竟然说只要孩子愿意就好了……

    这样的女人,也太让他下不去手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