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64章 墨先生,我们不约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4章 墨先生,我们不约

    “蒸什么?你说的不是里面那几个房间吧?那是养花儿的房间,我不喜欢汗蒸。”

    什么?那么多房间是用来养花的?

    他的花儿看来很贵重啊,幸好刚才没往里面倒药汁。

    贫穷果然限制了她的想象力!人家有钱人的花都住的是豪宅!

    穆柠溪勉强咽下嘴里的药水,皱着眉说:“其实,你蒸一蒸也很好,能泻火。”

    她抱着空杯快步去接水,刚接了一杯白水就听到他说:“这药喝完,不能喝水。”

    “为什么……”穆柠溪手里的杯子被他一下子抽走了。

    墨启敖锁着眉心教训道:“你说呢?身子不舒服还喝冰水,难怪你肚子疼!”

    他拿起客厅里的养生壶,将水到好之后,放在了加热圈上。

    然后,转身又进了小厨房……

    他进厨房干什么?

    穆柠溪觉得那个厨房就是个摆设,因为墨启敖是不可能进去的,可是他现在居然进去了,简直不可思议。

    当她站在厨房门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墨启敖在切姜丝!

    他修长的手指按着一块明黄的姜,一下一下,很有节律的切着。

    他垂着头,切得认真,细碎的头发挡在他的眉上,浑然不似刚才那副强势的模样。

    这是墨启敖么?

    平时冷眼冷语的他,为什么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暖意?

    穆柠溪忽然有点儿感动了呢?

    她推门进去,佯装不解的问:“你干嘛呢?”

    “喂猪呢……”

    马丹,她瞬间就不感动了!

    墨启敖将姜丝切好,放进养生壶里,有模有样的盖上了盖子。

    穆柠溪站在旁边,看着他经验丰富的样子打趣道:“想不到墨四少早年生活的挺艰辛啊。”

    他眉峰轻挑,淡然道:“有手的人都会做这个,怎么偏偏你不会?”

    “哼!”穆柠溪生气了,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懒得理他。

    哪个女人一个月还不能有几天当小公主的时候了!

    墨启敖坐在旁边看电脑里的报表,当养生壶开的时候,他轻声道:“都喝了,别总让儿子担心你。这么大人了,心里有点数。”

    穆柠溪本来不打算喝那壶东西的,但听他这么说,不喝就好像不懂事儿似的!

    穆柠溪向墨启敖深深瞪了一眼,满是怨怼的走向了养生壶。

    “说是喂猪的,却要我喝……”

    她小声抱怨着,却很听话的将里面的姜水倒了出来。

    墨启敖坐在电脑前静静的看着她,好看的嘴角微微弯起。

    这女人挺听话的,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学的这么乖。

    原本不想说话的他,却又嘴欠儿似的问了句:“穆医生,好喝么?”

    “好喝,等你来姨妈的时候我也给你做。”

    穆柠溪背对着他咯咯偷笑着。

    说话间,墨启敖已经坐在了她身后的懒人沙发上,手臂环过她的背,白皙的手指拿起她用过的陶泥杯子,绕过她胸前,放在自己唇下轻轻抿了一口。

    “嗯?那是我用过的杯子。”

    穆柠溪诧异的看着他,背后贴着他的胸口,紧张指数瞬间飙升。

    他将那杯子漫不经心的塞回她手里,一双深邃的眼睨着她:“没放红糖……你就这么懒吗?”

    穆柠溪被他盯的发毛,手里握着还有余温的杯子,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以为,不需要放了,毕竟我已经吃药了。”

    “我们已经有孩子了,所以就不需要恋爱了吗?”

    墨启敖突如其来的转折令穆柠溪措手不及。

    她的伶牙俐齿在他这里完全甘拜下风。

    “我放红糖就是了。”她乖乖的跑了出去。

    墨启敖憋着嘴角想,看来还是得谈恋爱的……这女人情商太低,需要好好培养。

    穆柠溪抱着白色的陶瓷糖罐进来,弯下腰一点点往里面添加红糖。

    墨启敖坐在沙发上,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她锁骨之下深深的风韵里。

    “穆柠溪,会谈恋爱吗?”

    哗啦一声,她手里的红糖滑了出去,散得满桌子都是。

    有一些落到了加热圈上,冒起了淼淼带着焦香气味的烟丝……

    “和谁,谈恋爱啊……”穆柠溪紧张的看着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将半罐糖放下。

    “和我……”墨启敖回答,目光深得像不见底的湖泊。

    “和你?不谈……”穆柠溪抱着糖罐子想逃,却听到他说:“看来你是不会,那我教你好了……”

    什么?

    穆柠溪转身,一脸的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墨启敖别开这种玩笑。”

    “你瞎吗?谁跟你开玩笑了!”

    他从沙发上优雅起身,从她手里夺出糖罐子,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宣布道:“你现在就在和我谈恋爱,懂吗?和别的男人相处的时候,注意点言行举止!”

    穆柠溪的眼睛怵然睁大,呆呆的看着他那副帅气凛然的脸,心跳加速。

    虽然心潮澎湃,但她却很理智的拒绝了:“什么就要和你谈恋爱了!有你这么强迫别人的吗?一会儿试婚,一会儿强吻,讨厌死了!”

    看着她越来越红的脸颊,墨启敖有种小小的成就感,他俯身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命令道:“你今天身体不好,我且放过你……等改日你养好了,咱们床上说话。”

    “谁和你床上说话!”穆柠溪扭头就跑,跑到厨房里才发现自己手里是空的。

    糖罐子还握在墨启敖手里,她跑个毛线!

    墨启敖淡定从容的从她面前走过,拉开她身后的那扇九开门冰箱,将糖罐子放到了最上面。

    他垂向她的眸子里带着揶揄,仿佛是在嘲笑她刚才的落荒而逃。

    “我就是过来给你指个方向的,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麻烦了!”

    穆柠溪拍了拍手,故作轻松的走出了厨房。

    “穆柠溪……”

    “再见!”穆柠溪对他摇了摇手,潇洒的朝门外走。

    只听嘭的一声,她头也不回的撞上了玻璃拉门。

    “啊!”

    她捂着额头,终于反应过来墨启敖刚才为什么要叫住她了。

    “你刚才为什么要把门带上……”她捂着额头,感觉糗大了。

    “我看看。”

    墨启敖没想到她真的一头往上撞,他明明提醒过她了啊。

    他快步走到她面前,轻轻摸了摸她额头上的包,很无心的说了句:“你这眼神,怎么能进手术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