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63章 一言不合就戳心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3章 一言不合就戳心

    穆柠溪走进电梯,伸手按亮了六层楼的键子。

    随后进来的墨启敖却把那个按钮按灭了,重新按了七。

    穆柠溪疑惑的看着他,那双水润的眼清澈动人。

    “孩子不在,我回自己房间休息不是更好么?”

    “如果,你能成为墨太太,别说两辆车子,把那车子进行全球覆盖都没问题。”

    墨启敖眼余盯着她,自带一股骄傲霸气。

    穆柠溪轻轻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不想出车子就算了,干嘛说这种不可能的话。

    男人修长的手指挑起穆柠溪光滑的下巴,皱着眉宇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穆柠溪敷衍的笑笑,明知故问道:“你跟苏小姐还结婚吗?”

    “一言不合就戳心,穆医生不亏是拿手术刀的。”

    电梯停在七楼,墨启敖拎着她的就出了电梯。

    “墨启敖你干嘛提溜我?”

    穆柠溪感觉被他这么拎着,损失的不只是自由还有自尊啊!

    “因为你欠拎!”墨启敖将她扔进房间,嘭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穆柠溪摊摊手,无所谓的说:“不就是说了你的婚事儿吗?我看苏小姐挺好的,配你绰绰有余!”

    眼见墨启敖阴着脸走过来,她便改了口问道:“墨先生,什么指示?”

    墨启敖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问:“你是不是找干啊!”

    什么?

    衣冠禽兽!他居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墨启敖,请你对我尊重点!”

    “你有什么值得我尊重的?”

    四目相对之间,俩人自动咽了下口水。

    为什么他们之间的距离会这么近?

    还能好好的吵架了吗?

    穆柠溪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小脸紧紧绷着,墨启敖想笑,却又只能强憋着。

    穆柠溪义正言辞的说:“墨先生,您是个有身份的男人,所以说话的时候请注意一点,毕竟,我是女士。”

    “我怎么不注意了?”

    墨启敖的脸都快憋僵硬,可偏偏穆柠溪还没搞懂状况的说了句:“找干什么的,你以后不要说了!让孩子听见也不好。”

    “哈哈……”墨启敖终于憋不住笑了,那爽朗的笑声简直刺得穆柠溪小脸绯红。

    她觉得自己没错,她只是在告诉他对错是非而已,又不是在配合他耍流氓。

    “你笑什么?没羞没臊!”穆柠溪小声嘀咕了两句,好想撕了他那张好看的脸。

    墨启敖笑够了,但看到她那副认真严谨的样子后神色又揶揄起来。

    “我说你找打怎么了?”

    他刚才说的“找干”意思是找打么?难道是她想歪了?

    “哦……”穆柠溪感觉有点糗。

    忽然,墨启敖伸出长臂,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他垂着一双深邃的眸子问:“你觉得是什么意思?你希望是什么意思?”

    “我,我和你意思一样,放开我!”

    男人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封堵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混蛋,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就亲她?

    穆柠溪笨拙的被他带动着,扭动的身子被他固定在墙壁上,像个没有自由的壁虎。

    “干嘛啊!墨启敖,你是不是疯了!”被松开之后穆柠溪就炸毛了。

    墨启敖轻轻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不以为然的说:“怎么了?你是我的试婚妻子,我亲你不是正常的么?”

    穆柠溪红着俏脸骂道:“试你个头,我只是在孩子面前给你点面子罢了,谁乐意被你亲!”

    简直气死她了!

    她虽然迟钝,但现在也明白了,墨启敖就是故意在占便宜,拿她当猴子耍!简直可恶!

    “字是你签的,现在又不承认!”墨启敖从身后的书架上抽出一份打印出来的附录,丢给她说:“自己看,违约的话,你,包括你们医院都要承担损失!”

    她望着那些突入起来的条款,无辜的眼睛越瞪越大。

    “我签的时候没有这些,这都是哪里来的条款?”

    这些都是什么鬼!

    “夹缝中!”

    嘭的一声,穆柠溪将那一摞东西摔到了他脚下,愤愤不平道:“你!你算计我!”

    “算计你的人多了,我又不是第一个。”墨启敖脸上那抹似有若无的嘲讽简直将穆柠溪点燃了!

    “我没签过这破玩意儿,我不承认!”

    穆柠溪将那些东西刷啦刷啦撕了个粉碎,扬到地板上之后,才听到墨启敖慢悠悠的说:“那是复印件。”

    复印件?

    对啊,穆柠溪仔细看了看那一堆废纸,果然是没有水印的复印件!

    她隐忍的火气腾的一下窜了上来,再顾不得自己的身份,指着墨启敖的脸吼道:“墨启敖,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我和你同归于尽!”

    “消停点儿吧,血流成河的事儿,我不稀罕。”

    墨启敖轻轻怼了一句,就自顾自的去了浴室。

    穆柠溪站在一堆废纸里气到想杀人。

    她原以为墨启敖没功夫理她,结果现在,墨启敖却把她耍的团团转!

    别看这个男人看起来挺冷的,一张嘴全特么是刀子!

    咚咚……门敲了两声,穆柠溪疑惑着开门,伸头一看,发现是管家站在门外。

    “穆医生,这是您的药。”管家将那杯黑苦黑苦的药汁给她,她心里的抗拒感成指数上升。

    “管家,你怎么不按门铃呢?”

    她从管家手里接过杯子想着一会儿怎么处理。

    “四少爷不喜欢吵,不喜欢电子铃声。”管家笑着回答,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穆柠溪毛骨悚然。

    管家该不会以为她和墨启敖怎么样了吧?

    “那好,那我进去喝。”穆柠溪说完,快速关上了门。

    客厅里没有人,她抱着药汁走到了阳台的一盆阔叶树下。

    尝试着喝了两口后果然放弃。

    还是给树喝吧,她已经不疼了……

    “你在干什么?”

    墨启敖清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做贼心虚的穆柠溪身子抖了一下,含糊回答:“没啊,我看看这树,挺好看的。”

    墨启敖冰冷的眸子扫了眼她手里的杯子,旋即对她的心思了然于心。

    “这树不会痛经,不需要你普渡。”

    马丹,她的普渡众生被他抓住不放了。

    “我没往里倒啊……哎,你洗得挺快啊……怎么不蒸蒸呢?”

    穆柠溪在他的监视下捧起杯子,皱着眉心勉强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