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墨总追妻套路深 > 第43章 不嫁给他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43章 不嫁给他

    “当然,还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墨启敖深眸睨着她,似乎带着极大诱惑的陷阱。

    穆柠溪问:“什么办法?”

    “我们结婚孩子共享!”男人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间断。

    和他结婚?开什么玩笑!

    他们只是不小心睡了,不小心有了个孩子而已,没有必要真结婚吧?

    坦白说,穆柠溪不喜欢豪门,一点都不喜欢,她喜欢简单的生活。

    从小,她就看惯了父亲的虚伪。

    之后又遭遇了霍连笙的背叛,青梅竹马都能劈腿还有谁能信得过?

    男人那张嘴说变就变,让她抓不到安全感。

    起初她虽然很讨厌赵总,但知道他死了的时候她反而松了口气,因为这样她就不用面对孩子的爸爸了。

    可现在呢?

    孩子的爸爸忽然换人了,换成了那个霸道强势的男人。

    传闻,当年墨启敖的爷爷病逝,整个墨家大权旁落,由奶奶代为掌管。

    他几个叔伯为争取墨氏总裁的位置斗得不可开交,他大伯还被他二伯告进了监狱。

    一场兄弟反目战就像没有硝烟的战争,可偏偏最后坐上那个位置的是年仅二十余岁的墨启敖。

    两年前他忽然从国外回来,以空降的方式夺得了墨家的生杀大权。

    可见这个男人的头脑不一般,城府也是极其深的!

    他当上总裁之后,便将整个墨氏重新整顿,权利重新划分,大刀阔斧,不留余地。

    他的伯伯哥哥们被他驱逐出了金宁,一直待在墨氏的子公司里。

    所以大家都说,墨启敖是个六亲不认的男人。

    像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男人,并不符合她择偶的标准。

    他想离婚就可以把她踹出去,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权利。

    不平等的婚姻一定不幸福,她不要锦衣玉食,她要尊严!

    她咬着唇瓣一直在思考,眉心越皱越深,显然,时间越久她担忧的东西就会越多。

    墨启敖出声打断道:“你想完了没有?和我结婚,需要想这么久么?”

    “我不同意。”穆柠溪已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墨启敖眉宇皱得深了几分:“理由?”

    “我们没有感情,没必要为了孩子勉强在一起生活。”

    她觉得自己的观点没毛病!她不稀罕他的家产!

    “那你就把墨梓煊留在墨家吧!”

    墨启敖冷冷的说,他就不明白了,所有女人都巴不得要的东西,为什么她不稀罕!难道她脑子构成不一样?

    “不,我不会把孩子交给你抚养的!我不能没有穆梓煊!”穆柠溪不卑不亢,和刚才墨梓煊的语气是那么的像似。

    一样的不畏强权,一样固执的可爱。

    墨启敖勾起薄唇,笑得有几分邪魅。他伸手勾住穆柠溪的脖子,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慢慢低下头,潋滟的眸子与她越逼越近。

    “我想,应该让你重温一下,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了!”

    音落,旋即男人炙热的唇也凌空印上了她的唇瓣。

    气息交缠间,穆柠溪的大脑里像开过了一辆火车,轰轰隆隆,迅速失去意识。

    男人凛冽的味道,她的确似曾相识,那个夜里,她被他撕碎,被他占去了全部……

    是他,真的是他!

    穆柠溪在他怀里挣扎着,表示着不瞒。

    他松开她,修长骨感的手指轻轻擦着湿濡的嘴角,眼底深柔迷惑。

    他占她便宜?

    穆柠溪朝后退着,警惕的望着眼前如饿狼般的男人。

    墨启敖意犹未尽的看着她,眼底带着几分揶揄,“其实呢,我对女人不是很挑剔,闭上灯,脱了衣服,谁都一样。”

    他一步步走向她,她惊慌的向后退,几欲逃跑。

    墨启敖的手臂圈住她的身子,一双桀骜的眼对视着她略带惊慌的眸子,修长的手指快捷而强硬的拉掉她身上的衣服。

    她的身材很好,平日里包裹在宽大的衣服里并不出众,现在衣服被拉开,那道具有视觉冲击里的云峦立刻冲入幽深的视线。

    墨启敖尝过她的滋味,知道那种感觉,因是如此,所以才念念不忘她的身体。

    这是他的房间,是他的领土,到这个时候了,他若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可惜?

    “你要干什么?”意识到不安全的穆柠溪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你说呢?”

    说着,他竟然将那片薄唇压向了她的脖颈。

    五年前的感觉瞬间滋生蔓延,野火燎过狂草滋长的心原。穆柠溪宛若被滚烫的水沸煮,难以自持冷静。

    “墨启敖,你疯了吗?你挑不挑剔是你的事儿,我不喜欢你!”失控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放肆。

    他抬起英俊的脸,盯着她绯红的脸看了一会儿,最终讪笑出声:“合着,你真没看上我?”

    穆柠溪捂着狂跳的心口站定,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似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她抿了抿染着他气息的唇,调整着自己的心情,仰头对他说:“你的确很优秀,但我不喜欢你。”

    墨启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被这样拒绝……这和“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适合!”的拒绝方式简直异曲同工。

    他竟然被这个混蛋女人拒绝了!

    墨启敖挺直了腰杆,随手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眼底的情愫褪去,他恢复了一贯的清冷。

    “也是,你更喜欢老的……”

    随手推开房门,他阔步走了出去。

    穆柠溪捂着狂跳的心口,连忙整理身上凌乱的衣服,手摸到脖颈的时候有点恍惚。

    昨夜那个红痕真的是孩子亲的吗?

    如果不是……本就不安的心急迫到无以复加。

    墨启敖已经走了,她也不能在他房间里待太久,连忙跟上了墨启敖的步子。

    她得去看煊煊啊……

    墨启敖耳听得她轻盈的脚步声,唇角轻弯停下了快速下楼的步子。

    她没想到墨启敖会忽然停住脚步,整个人就那么毫无先兆的朝他摔了过去,情急之下她双手从背后环住了他健硕的腰。

    “这是,后悔了么?”男人沉魅的声音响起,刺得她脸色通红。

    “我没有,我是不小心的。”她慌张松开手臂,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

    刚才她们零距离的贴在一起,她不仅仅摸到了他结实的腹肌,手指尖似乎还滑到了他小腹以下。

    隔着一层布料,她能感受到男人滚烫的部位……现在想一想,脸简直能丢到了太平洋。

    “身为一个医生,你怎么做事儿这么不小心呢?”

    男人背对着她,看不清表情。单从语气来听,他是对她很鄙夷的。

    穆柠溪无从辩驳,进手术室的她和生活中的她判若两人。

    在手术室里她所有的神经都紧绷着,但一出那个地方,她就变得马虎而笨傻。

    尤其是面对墨启敖,她的智商全部都掉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