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明末之楚军 > 第206章 左良玉的死地
    各路消息综合在一起,左良玉判断,张献忠大军确实在猛攻南阳城,南阳城岌岌可危,左良玉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南阳城陷落,如果南阳城落到张献忠的手里,唐王生死堪忧,到时候崇祯面子上恐怕过不去,对他定会痛下杀手。

    左良玉桌子一拍,道:“大军立刻准备渡河!”

    左梦庚看自己父亲终于决定了,内心欣喜,跃跃欲试道:“父亲,让我当先锋吧!我先渡河!”

    “少将,不可!”马良文和陈治邦同时反对。

    左良玉白了左梦庚一眼,怒道:“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身边!”

    左良玉决定渡河,大军立刻开始有序地登船,这一切都在河对岸李定国的眼里,刘文秀也看到了对岸明军的动向,激动了起来,“动了,动了,终于动了!”

    “大军准备,待左良玉大军半渡之时出击,派探子通知孙大将军的大军快速南下!”李定国命令道。

    四万大军都动了起来,黑压压的一片,在堵水河上,那些民船装满了人,开始运输士兵过河,一个时辰后,左良玉的大军已经渡河差不多一万来人,这些人迅速在河对岸摆阵警戒,眼前的一幕让李定国敬服,左良玉果然是大将,能够多次大败八大王不是偶然。

    李定国眼眸内藏着寒冷的杀意,已经一万多人了,他觉得是时候了,如果渡河的人太多,这些人背水一战,刘文秀的军队不一定能够打赢。

    “刘将军,是时候了,命令军队出击!”

    “好,将士们,跟着我杀出去!”刘文秀站了起来,对着身后那些趴在地上的农民军大喊,然后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当左良玉大军才过河月一万来人的时候,李定国和刘文秀带着大军忽然杀出,左良玉的大军并没有混乱,而是在河边巩固和坚守阵地。

    “不好,父亲,有埋伏!”左梦庚大急!

    “哼,半渡而击,我左良玉是那么好被打败的么?快,快让所有人都过河,河对岸的部队支撑不了多久。”左梦庚心急如焚,左良玉却非常沉着,看着已经过河的士兵正在被围攻,他也担心,不过好在他们已经站稳了脚跟,一时之间不会被击溃。

    “父亲,贼军人多,我看我们应该退回来啊!”左梦庚建议道,对面的士兵虽然占据了河对岸一部分地方,可是他们却没有退路,迟早被吃掉,最重要的是,左良玉的士兵很多也是农民组成,都是一些杂牌部队,很容易被击溃,左梦庚没定力,害怕了。

    “不行,那边还有我一万多的将士,贼军人不多,我们渡过去背水一战,定能全胜,那些人只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罢了!将士们,快快渡河,大军过河,咱们就赢了!”左良玉坚持道,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他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河西岸,战况焦灼,左良玉的部队虽然摆好了步阵,可是刘文秀太猛了,刘文秀手提大刀,带着自己的亲兵一路杀进左良玉的步阵,杀得左良玉的步阵开始出现了sāo luàn,而wài wéi,李定国也在指挥着大军在攻击左良玉军队的薄弱之处,他看得清楚,哪里薄弱就专攻哪里,现在这些人是背水一战,最关键的就是士气,只要自己把这河西岸的明军士气打掉了,这支军队就会崩溃,而打击军队士气的最好办法,就是攻击薄弱之处,让成批的人开始逃亡!

    虽然河西岸的明军处于弱势,可是他们非常有韧性,他们没有崩溃,他们如此坚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身后,不断地有兵源登岸,而且越来越多。双方局势一时之间僵持住了。

    左良玉大喜,李定国却是大急,势均力敌,意味着义军就输了。李定国望向河对岸的北方,内心着急,期待孙可望的大军早日出现。

    “报,总兵大人,北边有两万流贼出现在两里之外,急速向我攻来!”探子道。

    就在他还幻想着准备渡河跟李定国决一死战的死后,上游渡河而来的孙可望带着两万人过来,直接朝左良玉攻来。

    “父亲,快撤吧!我们输了!”左梦庚听说北边又来了大军,大声喊了起来!左良玉就在左梦庚傍边,身边还有很多大将,自己儿子这一声大嗓子,让很多人都听到了,左良玉脸色铁黑。

    啪,左良玉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左梦庚脸上火辣辣地疼,左梦庚不明白自己父亲为何忽然打自己,眼睛里满是震惊和畏惧。

    “总兵大人!”马良文和陈治邦心疼道。

    “混账东西,这里只有总兵,没有父亲,两军交战之关键时刻,你如此大喊我军会输,动摇军心,是何目的?难道真以为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老子就不敢杀你么?”左良玉恶狠狠地大声呵斥道。

    “马副将,命你领一万精兵,还有两千精骑也给你,前去拦截北边敌军!其他人准备全部渡河。”左良玉命令道,骑兵是精锐,可是渡河骑兵却是个麻烦,所以左良玉决定把自己最宝贝的骑兵派上去狙击北边之敌。

    “是,将军!”马良文领命,立刻率领大军北上迎击孙可望。

    很多人都担心左良玉的这个决定会把这支军队葬送,他们觉得现在应该舍弃河西岸的明军,保存实力。左良玉当然知道现在情况危急,可是他还是选择赌一把,应为他看到河对岸的部队,已经稳稳地占据了上风,自己只要坚定信心,把更多的部队送过去,河对岸的战斗就可以胜利。至于马良文这边,一万步兵加上两千精骑,应付两万的流贼,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当河东岸北边孙可望的军队出现的时候,明军没有李定国想象中的慌乱和溃败,左良玉毕竟是左良玉,他是一个彻彻底底靠战功爬上来的人,不是一般的草包总兵。这份定力与自信,着实让人佩服。

    刘文秀带着队伍厮杀,可是他发现他现在已经攻打不进去了,而且压力越来越大,现在似乎攻守易势,左良玉的部队似乎在fǎn gōng他。

    李定国着急了,这样下去只有惨败的结果,他看向河对岸,忽然发现有大批的明军开始向北移动,内心判断这是左良玉派去狙击拦截孙可望的,作为大将,这个很容易判断,可是那些混杂在人山人海中的士兵就不一定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李定国顿时心生一计。

    他快速组织了身边的百人,开始百人齐喊:“河对岸的明军逃跑啦!河对岸的明军逃跑啦!河对岸的明军逃跑啦!”

    河西岸的明军士兵,密集地拥挤在一起,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关注整个战场的情况,他们甚至不知道河对岸北边有孙可望的军队过来,当他们听到河对岸的大将军逃跑了,要丢弃他们的时候,都疑虑了起来,他们开始回头望,看看河对岸是什么情况,当他们回头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支一万的人的队伍北去,最关键的,这其中还有骑兵精锐,他们都知道,骑兵那可是左良玉的宝贝,骑兵都跑了,左良玉等总兵副将们肯定跟着骑兵跑了。

    一瞬间,整个明军开始崩溃,大家都拼命地往回跑,人踩人,人挤人,那些总旗参将等将军们,他们虽然很想管住部队,可是大家一致认为总兵逃跑的时候,每个人都想逃跑,如何管得住!

    在看到西岸的部队开始出现异动,左良玉瞬间脸色大变,道:“完了,士气没了,输了!”

    左良玉盯着河对岸的动向,可是接下来,自己的军队果然发生了sāo luàn,阵脚大乱,接下来很多人开始跳河,流贼开始fǎn gōng。

    “快,把河对岸和跳水的士兵给救上来,能救会多少就救回多少!”左良玉真着急了。

    左良玉这个时候已经不敢再渡河了,还要坚持渡河的话,别说被河对岸的贼军吃掉,自己根本就过去,河道水面上,到处都是跳水的士兵。

    “投降免死!”一百人又大喊道。

    很多明军已经跳下水了,可是还有几千人还在陆地上,他们逃无可逃,只能拼死作战,这个时候听到流贼说投降免死,很多人都自觉地放弃了抵抗,跪地投降,毕竟人都有求生的yù wàng!

    大势已去!

    “撤退,快撤退!让马良文回来!”左良玉大喊道。

    李定国清理了战场后,就快速渡河,跟孙可望两军汇合,沿路追击左良玉。

    左良玉丢了一万多人后,一直南逃到唐县,李定国孙可望带着农民军在唐县wài wéi,将左良玉死死地包围在了唐县。

    “哎,大意了,现在被张贼的大军围着,只能等待援军了!”左良玉悔不当初,痛心疾首,自己一下子就损失了一万多人,而且还深陷死地!

    “将军,这贼人太狡猾了,不过我相信朝廷大军很快就会赶道,等大军一到,贼人自然会退去的!”陈治邦安慰道。

    “父......总兵大人!”左梦庚想安慰自己的父亲,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左良玉忧心道:“可是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粮草不够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这里或许是我左良玉的死地!”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