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命之人 > 第680章 步步生莲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70章 步步生莲

    李茹菲很清楚,丁桂华连点林天成三下,林天成的下场已经可以预见。

    只是,纵然林天成离开申市,以丁桂华的性格,在江岸省也会把林天成找出来。

    倘若李茹菲真要护了林天成周全,少不了和丁桂华一场恶战,李茹菲是什么人物,又岂会因为林天成救了她的命,就伤了自己根本。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可言。

    只是,李茹菲没有想到,林天成竟然那么死心眼,坚持要留在她的身边。

    罢了罢了,自己当林天成一声菲姐,就尽力护他一次。

    对林天成来说或许不够,但对李茹菲来说,这已经是破例。

    深吸了口气,李茹菲拨通了丁桂华的电话。

    “李总。”丁桂华声音沉稳。

    李茹菲道,“丁总,我还是那句话,小孩子闹着好玩,豫飞集团百分之二的股权,我万万不敢收。”

    “什么意思?”丁桂华问。

    李茹菲道,“股权还给你,林天成年少孟浪,今天冲撞了丁总,我明天请丁总吃饭,让他给丁总斟茶道歉。”

    丁桂华沉吟了下,脸上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李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心慈手软了,那个林天成,不只是李总请的保镖那么简单吧?”

    李茹菲道,“当然了,如果丁总不愿意,我也可以让他远走高飞,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丁总眼前。”

    丁桂华笑,“他总不会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丁总。祸不及家人。”

    丁桂华道,“大家都是明白人,大道理就不用讲了。如果我推测的不错,李小艺要和娜娜斗狗的事情,李总应该早就清楚,否则的话,又怎么会那么巧,请一个训狗师来给李小艺当保镖。”

    “你想怎么样?”

    “斗狗场的事情,还是在斗狗场了断比较好。我要和李总斗狗,赌注还是双方集团百分之二的股权,不管胜负,我不动林天成一根毫毛。”

    李茹菲知道多说无益,直接挂了电话。

    次日一早,徐建平就在别墅门口等候。

    看见林天成从别墅里面驱车出来,徐建平眼眸中露出几分不甘和嫉妒。

    只是,当他看见李茹菲曼妙的身影走出别墅的时候,眼眸中又露出几分炙热,微微低下头。

    李茹菲上车后,徐建平并没有驱车离开,而是问,“去哪儿?”

    李茹菲道,“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

    徐建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李总,你真的要为了那个林天成,和丁桂华斗一场?”

    李茹菲道:“他救过我。”

    徐建平的情绪微微有些激动,“你是说昨天在斗狗场吗?”

    李茹菲没有回答。

    徐建平道,“李总,我早就和你说过,你太小看我们这些习武之人。昨天在斗狗场,就算林天成不能力挽狂澜,就凭我这一双拳头,也能够压的丁桂华乖乖低头。”

    见李茹菲没有说话,徐建平怕激怒李茹菲,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李茹菲坐在后排,凝眸看了徐建平一眼,“你是不是觉得不甘心?”

    感觉到李茹菲在看自己,徐建平心跳加快,呼吸也微有些急促起来,“我、我没有不甘心,我只是觉得李总没必要这样,如果丁桂华欺人太甚,我可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身为内劲高手,徐建平有这个自信。

    李茹菲道,“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让丁桂华消失后,你怎么办?”

    “我不在乎。”

    “我在乎!”

    李茹菲的情绪也有了几分波动,“建平,你跟在我身边好几年了,是我最信任的一个。我不可能会为了除掉丁桂华而牺牲你,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许再说了。”

    本来,徐建平心中还有几分不甘和怨气,听了李茹菲的话,浑身上下犹如被佛光普照那般舒坦。

    他用力点了点头,“我明白。”

    李茹菲道,“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问题。”

    李茹菲便没再说话,闭目养神。

    徐建平也知道李茹菲要去哪里,驱车离开。

    申市这样的大都市,也有一些因为种种原因,依旧没有重建的棚户区。

    一栋破败的小屋内,一个衣衫褴褛,身材消瘦的老头,守着家中的杂货铺,昏昏欲睡。

    车子在小屋门口停下,李茹菲下车后,走上前敲了敲破旧的柜台。

    老头睁开眼睛看了李茹菲一眼,“要什么?”

    李茹菲道:“我找孔凡生。”

    老头愣了一下,“不认识。”

    李茹菲嫣然一笑,“孔先生不像是失忆了,我们前前后后见过十三次。这是第十四次。”

    孔凡生面沉如水,“我已经金盆洗手,李总不要强人所难。”

    李茹菲道,“我知道孔先生早已经金盆洗手,这么多人想要找孔先生出手的人中,比我李茹菲显贵的大有人在,我当然不会自讨没趣。只是,我不为难孔先生,孔先生也不要为难我。”

    孔凡生道,“我和你无冤无仇。”

    李茹菲浅笑,“这次我要和丁桂华斗一场,我不求孔先生破例帮我出手,只希望孔先生两不相帮。我已经帮孔先生订了出国机票,孔先生可以访友探亲,游山玩水,等我和丁桂华斗狗结束,再重谢孔先生。”

    孔凡生知道李茹菲是什么人物。

    他也干脆,站起身,对李茹菲歉意道,“很抱歉,李总来晚了,我已经许了丁桂华。”

    李茹菲脸上没有分毫意外,只是笑道,“我来找孔先生,还未开口,孔先生便让我不要为难。我为孔先生着想,不为难孔先生,孔先生又怎么忍心为难我一个女流之辈?”

    孔凡生脸上露出几分惭愧,“李总,多说无益,你可以不要和丁桂华斗狗。”

    李茹菲道:“倘若孔先生两不相帮,我敬重孔先生为人,定不为难。但孔先生厚此薄彼。”

    说完李茹菲转身上车。

    徐建平上前两步,将手中一把长命锁放在柜台上面,转身离开。

    孔凡生一看长命锁,脑子里面‘嗡’的一声。

    他家破人亡,私生子是他唯一的血脉,因为担心儿子安慰,这么多年他金盆洗手,和儿子也鲜少见面。

    丁桂华知道他私生子的存在,孔凡生并不意外,当初就是丁桂华护住了他这颗私生的独苗。

    他没有想到,当年那场风波,李茹菲看似抽身事外,实则步步生莲,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