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木叶摆渡人 > 第79章、零伤亡?
    船幽灵他们只修养了两天便被渡鸦安排了新的任务——改造天坑。

    渡鸦已经决定把天坑作为鸦影卫的老巢了。

    不仅是船幽灵他们,还有以宇智波止水为首的五个宇智波一族的。

    宇智波止水的职务也是副队长,和船幽灵平级,不过渡鸦没让他们各管各的,而是让他们交叉管理,他们两人都有权管理剩下的所有成员。

    一个大团队里划分为一个个小团队确实更有利于它们互相竞争,但是如果一个个小团队的凝聚力太强了,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那叫拉帮结派。

    再说现在就这么十几号人,现在就玩养蛊式管理未免有些太早了。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经过“筛选”过后留下的精英,已经不需要那种低端培养模式了。

    天坑改造那边渡鸦并没有怎么关注,渡鸦给他们的命令很简单,先清理一下碎石与浮土,在一条“矿道”口装个门,有余力就继续清理剩下的“矿道”。

    先随便整理一下能住人就行,具体的等以后再说。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没钱。

    水门那边倒是批下了一笔建设款,但是被渡鸦以村子现在需要用钱为理由给拒绝了。

    富岳那边也很慷慨,但也被渡鸦以公是公、私是私为理由拒绝了。

    听起来很有气魄与骨气,但是实际上,现在的渡鸦吃饭都成问题了……如果医院停止免费供应食物的话。

    但渡鸦还是这么做了。

    “经济独立才能更好的发展……撑过这段时间就好。”

    想到这,渡鸦分出了一个影分身,影分身沉入地下,而渡鸦本人则是将小猫揣进兜里就走出了病房在护卫的陪同下前往火影办公楼。

    今天有一个会议,战斗总结会议。

    来到会议室,其他人又早就到了。

    而且这一次不仅是火影和几大顾问,还有各个家族的家主也到场了,富岳便是其中一个。

    渡鸦的位置很不错,就位于水门的下首,顾问们则是坐在水门的身后,明确自己“智囊团”的身份。

    见到渡鸦来了,众人简单的示意了一下便开始了会议。

    各大家主的发言并没有什么亮点,无非是汇报一下他们在此次事件中有什么损失又做了多少工作。

    重点是做了多少工作,无论是最开始的大爆炸还是之后的九尾出世都没有到他们的地盘上,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损失。

    这一次富岳可谓是大大露了个脸,他一个人说的时间都赶上其他人四五个人发言时间的总和了,一直不停地说着宇智波一族帮助了多少多少人,偏偏他的神情却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这让不少小家族的家主觉得富岳的脑袋可能是被驴踢了。

    但是大家族的家主可不这么想,尤其是日向一族的家主日向日足,他的脸色非常严肃……虽然他平时也挺严肃的。

    “好了,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等所有人说完后水门开始做总结了。

    “我来说一下关于村子的损失情况吧。”

    说着,水门拿出了一个卷轴。

    “这一次事件以渡鸦的店为中心,包括附近四条街区在内的范围内发生了大爆炸,所有房屋毁于一旦。”

    “其中一条街是渡鸦的,这里暂且不提。”

    “剩下的三条街区我们统计了一下人员伤亡情况,最后发现,伤亡……”

    “为零!”

    ???

    一场惊天大爆炸,九尾又在那撒了三天四夜的欢,最后零伤亡???

    是他们幻视幻听了还是九尾老了?

    所有人的表情惊人的一致,包括渡鸦在内。

    四条街没了,去掉众所周知的渡鸦放存货的那一条街,那也还有三条街的,结果伤亡为零?

    什么时候木叶的村民这么厉害了?这恐怕比忍者都厉害了吧?

    “我知道你们不信……我最开始也以为是暗部的人统计错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

    日足皱了皱眉头,对着水门翻起了白眼。

    “不知火影大人可否告知,这究竟是为什么?”日足问道。

    水门点了点头,示意暗部将一叠文件分别发给众人。

    “经过调查,早在半年前,这些地方的房子都被人买走了。”

    “事实上不仅是那四条街区,还有两天街区的房子也全都被人买走了,现在那些街区里开店的人都是被别人雇佣的,白天在那里开店,晚上各回各家,都不在那里居住。”

    听到水门的解释,众人恍然大悟。

    但是看着水门发下来的文件,众人是越看眉头皱的越深,最后齐齐的看向渡鸦。

    “别看我,房子不是我买的。”渡鸦说着将文件朝桌子上一扔,开始闭目养神。

    咚咚咚……

    水门轻轻敲了敲桌子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这件事确实和渡鸦有关,但是关系不大,你们不用再看他了。”

    说着,水门也拿起文件轻轻掸了下。

    “想必各位应该很好奇,这份房屋交易记录为什么记录的如此……草率。”

    众人点了点头。

    这份记录实在是记录的跟没记录一样,虽然有买卖记录,但是除了卖家的信息还靠谱,买家的信息一看就是信手胡编的。

    “暗部审问过当时的负责人,那个负责人说当时是一个外来的大商人以一个非常豪爽的价格批量购买的……几乎没和卖家讨价还价的那种豪爽。”

    “那个商人还好,但是那些卖房子的村民非常着急,似乎是担心那个商人变卦不买了,而负责人觉得这种房屋买卖对于木叶的安全没什么问题,再加上当时那个商人说他买这些房子是为了孝敬当时刚任职的渡鸦的,所以负责人就把程序一简再简。”

    “最后简到……让他们自己填信息,这么多房屋交易,半天就全部完成了。”

    说到这水门也很无奈。

    这件事很明显是那个负责人失职,但是那个负责人也是为那些卖房子的村民着想啊,万一走程序的时候那个商人反悔不买了,或者不愿意出高价了,那村民的损失谁来承担?

    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件事对于木叶当时根本没有影响,反而造富了一大群人。

    而以现在的眼光看……

    “不知道渡鸦顾问有没有收到这份礼物?”奈良鹿久饶有兴趣的问道。

    渡鸦睁开眼睛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

    “这上面可没有我的名字。”

    作为名下拥有一整条街的渡鸦,如果接受了这份礼物可不需要挂别人的名字……尤其是那么不靠谱的假名。

    “这样看来的话,那个人的投资算是彻底赔了。”奈良鹿久哭笑不得的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