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最靓的仔
    芜央坐上车,直到光耀基地联盟了,时尔也没同芜央说过一句话。

    就好像芜央就是个蹭车的,他们只负责捎带她一程。

    芜央到了门口,跟司机道了声就下车了,全然不管被忽视脸色不大好的时尔。

    开车的司机简直不敢瞟时尔的脸色,只能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先开进去。”

    “是!”司机赶忙应道。

    芜央刚到检站口就被拦下了。

    无数的热武器就那么毫不掩饰的对着芜央。

    两边的士兵分散成两侧,其中走出一个人来。

    芜央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很是眼熟,直到他走近,开了口。

    芜央才恍然想起,就是那个衣冠禽兽嘛!

    工会副会长艾森。

    呦,恢复不错啊,这都能出来活动了。

    看来自己为人民造福造的还不够啊!

    —

    艾森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让人将芜央抓回来。

    结果派出去的手下传回来的消息却是,芜央已经不再联盟了!

    这怎么行!

    艾森花高昂的晶核派出不少人出去,就为将芜央捉回来。

    谁知道他们那么没用!

    没有一个能完成的,而且还都没回来。

    艾森无法只得转战新的办法。

    后来上面的传话,如果见到芜央,就必须第一时间拿下。

    艾森不知芜央得罪了谁,不过他很高兴,相当乐意代劳。

    艾森让人找到芜央他们,就一路跟着他们。

    之前得到消息,他们一直在往联盟方向走。

    艾森听到这个消息大喜,前几日就蹲守在这。

    艾森恶狠狠的盯着芜央,眼里像碎了毒的刀子要夺眶而出直直扎进芜央的心脏。

    芜央瞟了他一眼,就将视线移开了。

    明明没什么表情都脸上,却莫名给人一种嫌弃的感觉。

    尤其是已经不能人道,对外界格外敏感,自尊心十分强的艾森。

    见芜央此番,更是怒火中烧。

    “芜xiao jie,好久不见呀?”

    艾森的声音像是铺了一层细细碎碎的冰渣子,硌的人耳膜生疼。

    哪知芜央根本不搭理他。

    芜央径直就向检查站里面走。

    周围拿着热武器的士兵一时还不敢开枪,只得顺着芜央走动的方向移动自己枪的指向。

    艾森被芜央忽视,面色扭曲,直接大喊一声:“站住!”

    芜央才不理会他呢,顾自走着。

    艾森气急,直接拿过手下的热武器就对准了芜央,声音裹挟着极大的怒火:“我叫你站住!”

    艾森俨然忘记了芜央直接揍他给他带来的阴影。

    此时有的只是对芜央满腔的怒火和感觉被侮辱的恼怒。

    芜央顿了顿,转头莫名奇妙的瞧了他一眼。

    有毛病吧这人?

    让我站住就站住?

    大佬不要面子的?

    还是说被打的还不够,现在想重新感受一下?

    —

    想到这的芜央眼眸眯了眯,悄悄的攥了攥手。

    艾森显然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离他很近了。

    见芜央停住,心里多少有些快意。

    怎么样!还不是怕我手里的武器!

    让你站住还不是停了下来?

    你让我受的耻辱,我让你一一奉还!

    就算是S国的人又怎样?还不是得遵照联盟的协议。

    没有人可以救你,因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要让你变得我一样,成一个让人耻笑的丧失"sheng zhi qi"的怪物!

    —

    沉浸在自己意淫中的艾森,根本没注意芜央都已走了不远了。

    何邦元他们的车落后芜坐的车一步,一来就看到许多基地联盟的士兵在基地大门口,顿时有些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还是说,这个基地的特色?

    —

    深谙其道的老周,眸子明显缩了缩。

    小璐……淑云……

    俞清禾从车窗瞄见芜央,就让何邦元停下车,下了车。

    余光一撇就见一个猥琐的男人一直盯着芜央的方向。

    俞清禾蹙了蹙眉,从艾森身边走过去。

    超过艾森后,往艾森的方向左脚一迈,就完全挡住了艾森大部分的视线。

    艾森懵了一瞬,面色瞬间十分不好看。

    “前面的滚开!”

    俞清禾置若罔闻,径直走向芜央。

    艾森见俞清禾根本没反应,直接就炸了,怒斥了一声:“你是什么人?”

    俞清禾微微侧头瞧了他一眼,垂下眼帘就转头去,简直和芜央一模一样。

    艾森那个气呀,好大的胆子!

    现在连一个小屁孩儿都敢给骑我头上!

    真是好得很!

    —

    “你站住!”

    俞清禾没理,朝着芜央离开的方向而去。

    艾森见俞清禾没停,根本没人挡芜央。

    艾森就忍不住暗骂一声:废物!

    因为即使是抓人,艾森也敢在这里就用武器。

    毕竟误伤了众人,麻烦事可是很多的。

    艾森扫了眼在场其他手下。

    面色阴沉,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上自己。

    艾森带着一支队伍就气势汹汹的快步朝前面两人走去。

    ……

    何邦元和曾岳他们此时也看出来了,这是出事了呀!

    看来还是针对他们老大!

    这么多士兵围着老大他们,老大这得摊上了多大的事儿啊?

    —

    曾岳推开车门就要下车,何邦元一懵。

    见曾岳拉他的车门,才反应过来。

    “你干嘛呀你!!?”

    “没看到老大那出事了嘛!你还不赶紧下来,咱们去给老大震场子!”

    “诶,我咋拉不开,你把车门打开呀!”

    曾岳大声说着,见打不开车门,就使劲儿敲了敲车窗。

    “你是不是傻啊,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你过去干嘛?

    你现在过去给老大添麻烦还送死。”

    何邦元将门打开,却没有下车。

    曾岳看着何邦元的举动一顿,静静的瞧了何邦元一眼。

    “我只知道老大救了我,这就是天大的恩情了。

    我确实没老大那样的本事,但帮她挡几个人我还是能做到的。”

    曾岳说完转身就朝芜央走去。

    何邦元愣在原地,不发一语。

    老周在回来的途中,一直都在好好修养,根本就没让他动手过。

    现在身上的伤早已好了大半。

    老周推开车门,也向曾岳走了过去。

    “老周,你、”

    “芜xiao jie救了我,我也得报恩。”

    何邦元的心一紧,浑身都开始不自在了起来。

    都报恩……

    ……

    芜央就和俞清禾就站在原地没动,冷眼瞧着跟个跳梁小丑一般的艾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