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说好的干架呢
    尽言听俞清禾开了口,眼眸亮了亮,笑的有些恶劣的开口。

    “她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那机会。”

    俞清禾垂下眼帘转过头去,眼帘再次阖上。

    这次任尽言在旁边各种挑衅咋呼也不再理会。

    尽言见自己说了这么多,俞清禾没动静,不免有些无趣。

    撇了撇嘴,缩回界牌令里也忍不住吐槽俞清禾。

    “你还这么小,性子又这么闷,小姐姐能喜欢你才怪了。”

    小?

    性子闷!?

    俞清禾被怼的有些面色不佳,睁开双眼,低头瞧着自己白皙清透骨节分明的手指发呆。

    ……

    “他们上去了?”

    “是。”

    “有几个人?”

    “四个人,三男一女,没有看到西蒙少将。”

    “没看错?车里呢?”

    “这个,车里我们离得远,还没看。”

    “派人去看。”

    “是。”

    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站在阳台边上,拿着望远镜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嘿,陈,已经过去快要五天了,到现在都没见到西蒙少将。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一个身姿挺拔的外国男人有些蹩脚的说着s国的语言,目光如鹰鹫一般盯着拿着望远镜的男人。

    男人轻笑了一声,放下望远镜转过头来,俨然就是抓走老周的陈文彬。

    陈文彬一手指着对面居住楼,笑着对外国男人说:“卡洛斯上校,别急啊,你看那些小老鼠们不是已经出现了吗?”

    “我只想立刻!马上!见到西蒙少将,并不想玩这种无聊的猫捉老鼠游戏。”

    卡洛斯上校面色有些威严的看着陈文彬。

    陈文彬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说:“卡洛斯少校,别激动,相信我,很快你就能见到西蒙上将。

    等查看情况的人回来,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措施。”

    “那我希望尽快!”

    “这是自然。”

    卡洛斯上校看了他一眼,转身朝沙发走去坐下。

    陈文彬嘴角勾了勾,丝毫不在意卡洛斯轻视的态度。

    而是倚在阳台门边上,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望远镜。

    “叩叩—报告!”

    “进来!”

    进来的是之前向陈文彬汇报情况,穿着一身黑色军装的男人。

    “卡洛斯上校!”

    黑色军装的男人先是向卡洛斯行了一个军礼,便想向陈文彬走去却被卡洛斯叫住。

    “你,站住!”

    黑色军装的男人有些懵逼,“???”

    “我要知道有没有发现西蒙少将!?”

    “这……”黑色军装的男人显然一愣,视线转向倚着阳台门的陈文彬,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些指示。

    还没等陈文彬开口说什么。

    卡洛斯上校便面色威严,目光紧盯着黑色军装的男人。

    身居高位的威压扑面而来。

    黑色军装的男人是意志坚定的军人,倒也还扛得住。

    但耐不住的是,陈文彬根本没抬头看这边,而是注意着对面的居民楼。

    黑色军装的男人心里不由暗自发苦。

    中校,救命啊!

    回下头啊!!!

    不过陈文彬是注定听不到他的心声了,对这边的情况根本不在意。

    卡洛斯上校见黑色军装的男人许久不回答,脸色唰的就沉了下来。

    “你们长官就是这么教你们对待上级的吗?”

    黑色军装的男人身姿挺拔,不卑不亢的回答。

    “报告上校,我们忠于自己的祖国,并且无条件服从长官的命令。”

    卡洛斯上校闻言面沉如水,不怒自威。

    “对于联盟,难道你们就没有忠诚度了?”

    “我们一切听从国家的安排。”

    黑色军装的男人潜台词就是: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们就一当兵的,国家让干啥就干啥!

    联盟算个啥!!?

    卡洛斯上校虽然s国的语言不是很好,但也不是个傻子。

    从他的话也能听出来,自己可以应付你,但别想我听你的话。

    因此卡洛斯都面色才更加不好。

    随手挥了挥,不太想再见到这个人。

    黑色军装的男人行了军礼,才不管卡洛斯上校怎么想。

    径直走向倚在阳台门的陈文彬,开始汇报刚才查看的发现。

    “没人?”

    “没错,除了他们四个人,没有看到他们再带其他人上去。”

    “带人包抄过去,抓住他们,要活的。”

    “是。”

    ……

    天色见黑,路上时不时游荡的丧尸犹如鬼魅。

    整个环境安静的,针落可闻,只能偶尔听见沉顿的脚步在地面摩挲的声音。

    “上去。”

    一行人脚步极轻的迈步走上楼梯,领头的人扫了一眼同行的眼,打了一个手势。

    众人在门口停下,堵在楼道口。

    一双眼睛缓缓睁开,眼里还有些许的迷蒙。

    眨了眨眼眸,里面的迷蒙散去,剩下的是一片清明。

    眼底暗红的光一闪而过。

    暗红的瞳孔犹如深不可测的深渊,让人望而生寒。

    眼眸微眯,慢慢阖上。

    “咔——”

    寂静的房间里传来一声轻响,房门也应声而开。

    一行人举着武器,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向内走去。

    “啪嗒——”

    房间瞬间大亮。

    那一行人的身影在灯光下显露无疑。

    门口五六个黑色军装的男人,外面估计也不少。

    唰唰唰的举起武器对着客厅沙发上正看着门口这边的人。

    “踏马的之前老大说有人跟着我们,我还觉着奇怪,没想到你们送上门这么快。”

    曾岳站在墙边,不屑的看着门口的一行人。

    领头的男人没领会曾岳,而是面色冷峻朝他们开口:“希望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请人是你们这么请的?摸房上门?还撬别人大门?”何邦元面色讥讽的看着他们。

    “请你们配合。”领头男人依旧固执的要求着。

    “去送死?”

    坐在一边冷冷清清的少女开了口,眸光不带感情的睨向这边。

    “我们不想动用……”

    “好。”

    没等领头男人说完,芜央便一口应下。

    领头男人:“???”好什么?

    以为要干架并准备好干架的领头男人有些懵逼。

    何邦元:“???”

    曾岳:“???”

    老大!

    你这画风不对啊!

    说完一言不合就干呢!!?

    —

    俞清禾倒是没别的表示,只是静静的看着芜央,像是有些失神。

    “走吧。”

    芜央抱着笠百小胖子走到领头男人身边,转头看着还愣在沙发上的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