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太难了
    直至第六日,海域上依旧风平浪静。

    除去四大宗门的人,无妄山的人,魔修的人,两个家族的几个人,剩下的人都zǒu guāng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干什么?

    那些人多少有些失望,什么好处也没捞着,还白在这杵了几天。

    走的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不过再怎么不情愿也没用,再待下去估计也捞不着什么东西。

    尽言看着那些人散去,就见剩下的那些人十分有默契的团在一起。

    像是对这样的场景,根本不意外。

    难道?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但是也没听说过啊!

    —

    走了一拨人,陆陆续续又来了领一波人。

    不过并不是些散修和想捞些好处的人。

    而是各宗门和修真界颇有名望的修士。

    看来这里的异常已经被整个修真界的人注意到了。

    因为整个位面都在自己的视角之下。

    所以尽言光明正大的偷听着,才大致知道了一个算是比较久远的事。

    大概两百多年前,红渊山之战,魔族和妖族勾结,为害修真界。

    修真界为了抵御魔族入侵,各方势力都出动了。

    那时的修真界的大能,无妄山的佛子清执正在闭关,差一步就要踏破虚空。

    就因为魔族挑起的争端,被请出关,和魔族的魔主卫宴对上了。

    据说魔主卫宴此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且好像还是个妖。

    因为一个女人,一正一邪,又是当时两边的至强者,许多人难免猜测一二。

    当时打的可谓是天昏地暗,让整个修真界都元气大伤。

    正邪对立,但终究是无妄山的清执更胜一筹。

    卫宴重伤,被清执设禁制压在了无域。

    而后,清执却不知所踪,也没人知道清执最后是否飞升。

    毕竟飞升的动静很大,但是却没人见到。

    无妄山的人也派人去找过,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时间过去的太久,也没人再提起这件事。

    若不是前几日在无域这一片发生的震动,估计也没人能想到这个地方。

    ……

    尽言散漫的躺在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拔来的草。

    漫不经心的看着那边正在讨论此事的人。

    所以,现如今,无妄山的人出现在这里,是怀疑那个叫什么清执的会在这里?

    那这闹出的动静可能和那个大魔头卫宴有关?

    那些个魔修也是为这个来的?

    如果真的是卫宴搞出来的鬼,那在场的人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自己连他的一点魔族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打?那是不可能!

    万一他把这位面玩崩了怎么办!?

    —

    一般除非事情发展的走向已经不受控制,有极恶的人在位面里作乱。

    位面之主才会插手,强行矫正,或者直接将那人抹杀。

    不可能说,谁让自己不爽了,自己就让他就此消泯在这个位面。

    位面规则不允许,位面之主也会遭到反噬,日后会有业障。

    简单明了的说就是,因果轮回,神也逃不掉。

    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走向和命数,位面之主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整个位面大体的走向不要太过偏离。

    而尽言散漫惯了,是一点都不想管这档子事。

    但是整个位面和他的联系是息息相关。

    如果真的事儿闹大了,位面崩了,他自己也活不了。

    尽言表示自己太难了!

    小命儿都跟位面绑在了一起。

    看着一边儿虎视眈眈的魔修,尽言就一阵心累。

    吃喝玩乐不好!?

    世界和平不好吗!?

    非要征服全世界!

    非要搞事情!

    非要搞事情!!

    —

    以前尽言还不理解,为什么芜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一大半的时间都处于暴躁状态。

    此刻尽言已经能够完全理解芜央当时遇到那些找事的人,想要把他们暴打一顿的心理了。

    怀念芜央一千零一天。

    现在已经知道了大致情况,也有了一定猜测。

    只需要耐心的等着看事情的发展走向。

    尽言按耐着性子,就看着那群人在那儿讨论应对之法。

    这是唯一值得欣慰的,这位面的人都是成熟的大人了,都懂得自己解决问题了。

    所以尽言心安理得的划水。

    ……

    变故发生在第七日,本来已经平静的震动,忽的又震动了起来。

    把躺在树枝上眯眼休憩的尽言吓了一跳,差点从树枝上掉下来。

    尽言抓紧树枝,稳住身形。

    换了个姿势,先是扫了一眼原本待在岸边的那群人。

    人呢?

    尽言视线上移,就见那群人都御剑浮在半空中。

    尽言转头看向海域上,这次明显和前几次都不同。

    海域表面不再平静,而是由偏靠海域中心的开始,一层层的波浪向四周扩散开来。

    这是?

    真是魔主卫宴!?

    —

    尽言将神识投入海域中,随着越来越深入,可以看到一些一团一团的黑色雾气。

    尽言谨慎的避开那些黑色雾气,而是往深处摸索过去。

    没等尽言再往海域中心探查,就见那些黑色雾气融成一团,径直向自己的神识冲了过来。

    尽言一惊,赶忙将神识收了回来,但速度却比不上那些黑色雾气。

    尽言的神识被撞击了一下,整个脑部的神经像是被扎了一下。

    疼的额角的青筋不由跳了跳。

    尽言抓着树枝的手指,屈指成爪,在上面划出一道痕迹。

    待尽言缓过来,呼出一口气。

    目光沉沉的抬眼向海域中心望去,只见临近海域边的上方,四大宗门的人御剑聚集在上面。

    宗门大能站在最前面,弟子则排列成队站在他们身后。

    一眼望去,少不得有一两千人。

    无妄山的人则不动如山的站在岸边。

    尽言坐在树枝上,被这震动抖得心慌,不由跳下树,浮在半空中。

    随着震动越来越强烈,海域上中心处的水像是沸腾了起来。

    “玄崇方丈,现在该如何是好?”

    玄崇方丈???

    尽言听到这名字,一愣,刚才没仔细看。

    尽言闻声望去,就见无妄山向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玄崇方丈身着黄色袈裟,背对着自己。

    这得多热闹啊,这百年难见一面的玄崇都露面了。

    看来自己真的摊上大事儿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