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妖魔鬼怪
    呦,还瞪我!

    再怎么瞪我,你也是丑!

    —

    芜央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

    那人被芜央凉飕飕的目光,直看的后背发寒。

    恼羞成怒的恶狠狠的甩了一句话。

    “呸!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不差那点晶核!”

    “哦。”

    芜央冷漠的回了一句。

    那人脸色有些挂不住,转身就朝外走。

    阴郁的男人面色阴沉的盯着芜央。

    “所以,你这是把我们当猴耍呢?”

    芜央瞧了他一眼,敛下眼帘。

    “规则如此。”

    “呵,规则,去你妈的规则!”

    阴郁的男人直冲芜央而去,见状就要动手。

    俞清禾眼睛一眯,冷光乍现。

    手上已有了动作。

    待阴郁的男人抬手就要朝芜央轰去,离芜央三步之远时。

    空间隐隐有了些许的波动。

    只见阴郁的男人直接被轰在墙上,倒在地上。

    这一举动打的人猝不及防,其余几人不由有些傻眼。

    阴郁的男人被轰了呕出几口鲜血,晕了过去。

    其他三人颇有些忌惮的看着芜央。

    这……

    好歹也是个异能者,打不过?

    因为动静太大,整个房间都震了震。

    工作人员赶忙跑了上来,看到眼前的状况。

    见怪不怪的走到芜央面前,恭敬的弯了弯腰。

    “芜小姐,这是?”

    “他找事。”

    “好的,了解,我们工会会妥善处理。”

    “嗯。”

    来了几名保安就将阴郁的男人拖走了。

    其他三人一阵心惊胆战的,偷瞄着坐在那边动作都没变过的芜央。

    都猜测着芜央和工会什么关系。

    三人站在那里有些局促不安,都想跟着保安他们一同离开。

    但芜央没开口,他们也不敢离开。

    也只能这般僵持着。

    “他留下,你们离开。”

    芜央指了指老周。

    其他两人一听,如同大赦,赶忙出了门,门都忘记关了。

    仿佛后面有恶鬼在追。

    老周稍稍还镇定些,看了看芜央。

    试探的开了口:“小……小老板,我……我需要做什么?”

    芜央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五十颗sān jí晶核往桌子上一放。

    “现在可以走吗?”

    “啊?现在?”

    “怎么?”芜央瞟着他。

    老周咽了咽口水。

    “小……小老板,能给我一点时间给家人道个别吗?”

    芜央默了默。

    就在老周以为她不会答应,有些遗憾时。

    “可以。”

    老周不禁欣喜若狂。

    “谢谢小老板。”

    “走吧,顺道。”

    “好好好……”

    老周心里有些雀跃,赶忙跟上芜央和俞清禾。

    —

    芜央拿了两张椅子就往饭店窗户口那么一坐,腿往另一张椅子上一搭。

    后背往椅背这么一靠。

    原本一个清冷的少女瞬间就变得有些漫不经心痞痞的。

    俞清禾静静的趴坐在桌子前,侧头望着芜央的方向。

    芜央则是从窗户望去,眼见着天色已经彻底暗沉了下去。

    依稀可以看见他们停在门口的车子模糊的影子。

    桌子上点了两根蜡烛。

    火苗窜动间,将芜央的影子印在窗户上。

    此时的老周已经睡死了过去。

    实在白天赶了一天的路,身心疲惫到不行。

    已经严重疲劳驾驶了。

    没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了。

    笠百小胖子肥肥一坨也猫在桌子上,没有动静。

    芜央倒是不太担心笠百小胖子。

    笠百小胖子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要血脉觉醒了。

    能量储存,处于休眠状态。

    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物种。

    笠百小胖子这种有些特殊,长的就像是仓鼠的外表。

    但是芜央仔细的想了想,深渊里都是开了灵的各类妖魔鬼怪。

    最不济的都会带些许的灵气在身。

    像笠百小胖子这种,芜央还真没见过。

    身上毫无灵气,这种幼年期的动……兽。

    或许是封印了?

    还是说,需要血脉传承?

    封印嘛……

    之前查看,也只发现它身上有一团很强的能量团。

    但是却不是封印,更像是一种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

    只希望它血脉觉醒后,别再那么弱鸡。

    —

    芜央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笠百小胖子实在无力吐槽。

    对于一个只会吃,只能吃,可供观赏的笠百小胖子。

    芜央表示这不是自己想要。

    这一点都不符合她大佬的身份!

    大佬应该配的就是那种,高大威猛的凶兽!

    一出现,就震慑全场!

    可惜,芜央瞄了瞄软趴趴猫在桌子的笠百小胖子。

    就忍不住挠了挠扶椅。

    让你手贱,让你手贱!

    捡捡捡……

    —

    入夜。

    “咯吱——咯吱——”

    芜央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一阵风吹来,将饭店里房顶散落的下来的电线吹得来回晃动。

    蜡烛的烛苗在空中摇曳着。

    而地面也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原本趴在桌子上的俞清禾坐直了身体。

    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俞清禾往芜央的方向望去,只能通过窗外投进来的光。

    依稀辨别芜央的身影。

    “芜央。”

    俞清禾第一次直呼其名的叫出芜央的名字。

    语调轻轻浅浅,似乎有些许别样的情绪参杂在其中。

    芜央朝俞清禾的方向望去,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他身上。

    “走吧。”

    芜央随手设了一道屏障,将老周和笠百小胖子的身体笼罩其中。

    俞清禾起身走到芜央身边,芜央没看他。

    直接推开饭店门走了出去。

    “你为什么不离开?”

    俞清禾闻言脚步顿了顿。

    “我走不了。”

    “有人要杀你?”

    俞清禾的眸子闪过一道阴霾。

    “不是。”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

    “那为什么不离开?”

    芜央站在饭店外的空地,转身目光穿透黑暗直直的盯着俞清禾的眼睛。

    俞清禾一怔,显然没想到话题怎么又绕回来了。

    反应过来,敛了敛眉眼。

    “交易。”

    芜央眼底闪过一道趣味,面色仍旧冷冷清清的。

    “什么交易?”

    俞清禾眸底晦暗莫测,没有回答。

    芜央见俞清禾不回答,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

    “我可以杀了你。”

    俞清禾清冷的目光看着芜央。

    可以?

    所以,她想杀了自己?

    —

    “我不会伤害你。”

    “那,这些呢?”

    芜央说完,随手一挥。

    空气震动,房顶和四周忽的震出一些“人”。

    俞清禾没有看突然冒出来的“人”,只是紧盯着芜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