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七十七章 好人还是坏人
    “老大……你这……”

    阿牙和狼子显然没想到可歆的死,可歆的死还与夏祈渊的决策有关。

    一时不由的有些语塞。

    因为在夏祈渊安排常允他们去出这个任务之前。

    阿牙狼子与其余几人就出去出任务了。

    所以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始末。

    因此直性子的阿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只得缄默,汽车的空气似凝在了半空,无法流动。

    阿牙和狼子心里沉沉甸甸的,气氛一时间十分沉重。

    就在这样压抑沉闷的环境下,他们到达了常允他们的居住所。

    夏祈渊把车停好下车,阿牙狼子随之进入别墅内部。

    “老大”

    “老大”

    “老大”

    “……”

    客厅里大抵十几个人,见到夏祈渊都起身站直了身体,与之打招呼。

    夏祈渊点了点头,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身体倚着沙发背,一手随意的搭在沙发扶椅上。

    面色淡漠,整个人的姿势显得随意而霸气浑然天成。

    扫了一眼在场的人。

    看见常允没在里面,眼眸深了深,直视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十几个人,挑了挑眉。

    “人都到齐了?”

    客厅里的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也没人敢上前回答。

    潘承闻言,抬起眼眸看到夏祈渊面色淡漠的看着他们。

    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

    只好硬着头皮,向前一步。

    “常允……常允他……他现在还有些没缓过来。”

    “所以,他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

    夏祈渊声音有些冷冽的说着。

    “这……”潘承脸上似有难色,不知怎么回答。

    夏祈渊骨节分明的手随意的敲击着扶椅。

    “嗒……嗒……嗒……”

    每一次的敲击声似都落在了众人心跳的一瞬间。

    众人的身体不由的都紧绷了起来。

    夏祈渊扫了扫在场的众人,似觉得有些好笑。

    夏祈渊勾了勾嘴角,眼眸里却是一片平静。

    像是潜伏在黑夜里的猛兽,平静暗带着汹涌。

    “别忘了,你们最初是怎么来这里的,又是……怎么向我保证承诺的。

    虽说我这人从不信这些,但是,我也不喜欢有人逗着我玩。

    毕竟,这可不是过家家……

    这可是要……

    死人的……”

    夏祈渊闭了闭眼眸,就像是在与其他人唠着家常。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崩紧了一根弦儿,谁也不敢把夏祈渊的话当做是闲话。

    “你们说说,这杀一个人是杀,这杀两个人也是杀。

    同样是杀,又有什么区别?”

    夏祈渊忽的开口道。

    阿牙和狼子一听,都有些吓傻了,呆若木鸡的站在人群中。

    之前在车上时,老大还不是这样的……

    现在……

    这是?

    夏祈渊像是随意一指,指向阿牙。

    “阿牙,你说。”

    “啊?”被叫到名字的阿牙显然懵住了。

    不知怎么自己就被点了名儿。

    面色有些疑惑的看着夏祈渊,但见夏祈渊冷漠的看着自己。

    一个激灵,只好挠了挠头,有些“傻白甜”的开口道:“没啥区别啊。”

    “狼子,你说。”

    夏祈渊随即指向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狼子。

    狼子身体一僵。

    “啊,这个,这个区别吧……”

    狼子偷瞄了瞄夏祈渊的表情。

    斟酌了一下用词,开口道:“这个可能得要分情况吧,都是坏人杀了也没什么。

    不过,都是好人……

    这……杀了一个,再杀一个可能就显得有些残暴了。”

    “哦?坏人就该杀?好人就不该杀?

    那你怎么去判定好人坏人?”

    “这个……

    没有是非观残暴不仁的,滥杀无辜的,自然是坏人。

    嗯……

    而三观正,无私奉献的就是好人。”

    夏祈渊没说话,而是看向了潘承。

    “潘承,你说。”

    潘承垂了垂眼眸,沉着嗓音道:“没什么区别,无论杀好人还是坏人,都是杀了人。”

    夏祈渊敲击着扶椅的手顿了顿,随即将手放在自己的眼前摆弄看着。

    像是在欣赏着什么。

    “那么……杀了人的人呢?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潘承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垂着眼眸思索着。

    夏祈渊也不急,只顾着摆弄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

    其余众人则是提着一口气,不敢松懈,就怕大佬发威,小弟难做啊。

    在众人觉得时间一分一秒无限延长,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难以呼吸时。

    潘承终是开了口:“如果我是个杀手,那我就杀该杀之人。

    如果我是个医者,那我就尽我所能,救我能救之人。”

    夏祈渊的手顿住,忽的笑了起来。

    “好一个该杀就杀,尽己所能,能救则救。

    所以……

    你是个医者?

    还是个杀手?”

    夏祈渊目光晦暗莫测的看着潘承。

    潘承默了默,开口道:“我只是个打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