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六十九章 玻璃缸
    “还好是白博士拿去看了,不然你就等着追责吧!”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白博士会拿走。”

    “看管不好,就是你的失职,要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丢了,后面要是出什么问题,你也就不用干了。

    本来你是要受罚的,要不是白博士给你说情,你能好好站在这儿?”

    “但问题这是他拿的呀,凭什么要追我的责,他说情了,我还得感谢他?

    这不该他道歉吗?没给我说一声就拿走了。”

    “你快闭嘴吧,要被人听到,还不得骂死你。

    你能跟人家白博士比吗?

    人家是一项实验的负责人,你是吗?

    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太年轻了,里面的弯弯道道多了去了。

    说话也不过脑子,然后得罪人了还不自知。”

    外面走廊里由远及近的传来对话声。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就是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芜央看了看手里的记录册,把它放回了原位。

    起身走到一旁柜子的一侧,敛住气息,设了一个结界。

    “咔——”

    两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一个戴着眼镜,眼里一片平和,面色沉稳,看起来应该有五十左右。

    微长的头发很整齐,发间隐隐有白色参杂其中。

    整个人显得很是儒雅。

    另一个是个可能是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面上则有些愤愤不平,显然是不大高兴之前那事儿。

    年长的男人走到桌子边,翻看着记录。

    芜央敛住自己的气息,小心的移动着身形。

    年长的男人顿了顿,视线落在芜央身上。

    芜央一僵,立在原地不敢动。

    年长的男人皱了皱眉,扫视了一圈实验室,随即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记录册。

    芜央僵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发现自己,稍稍松了口气。

    “志阳,你去把关上。”

    “关门干嘛啊,这又没人。”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费话。”

    那个年轻人不情不愿的向门口走去。

    芜央就在离门口的几步路处。

    还没等芜央出门就听到这句话,芜央心里不由一惊。

    在那个叫志阳过来之前火速窜出了实验室。

    “诶?怎么有风呀?”志阳嘟囔了一声,走到门口奇怪的看了看门外走廊。

    年长的男人见记录没有遗差,便起身朝门口走去。

    见志阳杵在门口,又不由皱了皱眉。

    “你挡门口干嘛,让你关门,不是让你当门神。”

    志阳刚想说什么,年长的男人便错过他的身边,向一边离开了。

    志阳不由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

    芜央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实验室门口。

    见他们出来了,便坠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随着他们七拐八拐到了一个门口。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起来是要指纹认证。

    芜央见他们进去了,在门快要关上的一瞬。

    直接瞬移过去,进入里面。

    里面是个很大的空间。

    也有着各种的玻璃管道。

    一路走过,玻璃缸里不止有人,还有动物,植物。

    不过却是区分开来的,在不同的区域。

    一个玻璃管道连接着另一个玻璃管道。

    玻璃缸里的有着绿色的液体,人悬浮在水里。

    人的口鼻罩着氧气罩,想来并没有死亡,但却不是醒着的。

    每个人玻璃缸上都有着电子屏,标记着编号。

    好几个都是芜央之前在记录册上看到的。

    芜央面色冷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前面的两人站在一个植物玻璃缸前像是在做着记录。

    芜央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让金色的脉气附着在身上,整个人处于悬浮在地面上。

    一路走过去,视线游走间,一个巨大的玻璃缸引起了芜央的注意。

    芜央“飘”过去,静静的望着缸里面的人。

    里面的显然是个女子,女子垂着头,散落的黑色长发遮挡住了她的面容。

    不过她总给芜央一种熟悉的感觉。

    至于哪里熟悉,却是有些说不上来。

    芜央睨向一边,却见玻璃缸上的电子屏有着介绍。

    芜央向旁边“飘”了一步,才看清上面的字。

    瞳孔不由收缩了一瞬,抬眸死死地盯着玻璃缸里的人。

    玻璃缸的人像是感受到了芜央的注视,动了动。

    缓缓抬起头来,眸光定定的看着芜央的“方向”。

    芜央敛住了自己的表情,一瞬不瞬的看了回去。

    因为她知道“她”看不到她,但或许……

    能感受到她。

    是个女孩子,可能也就十二三岁。

    那个女孩儿看着前面,清澈透亮的眼眸眨了眨。

    皮肤白皙透亮,五官精致,虽是说不上倾国倾城,但是未曾长开容貌都顶顶的。

    可想而知,长大会有多么的惊艳绝绝。

    不等芜央有下一步动作,那边的两个人似要离开了。

    无法儿,芜央深深的看了看玻璃缸里的女孩子。

    转身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