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无业界主 > 第六十六章 flat不好立
    失踪人口的家属闹得厉害,联盟为了避免自己的名誉受损。

    只好答应会派人去查探原因,会给他们一个说法。虽然他们不是在联盟内部出的事儿,但他们接的可是官方的任务。

    这不管也不行啊。

    因为早先的时候联盟立过一个Flat,所以为了不打自己的脸。

    只能想办法处理这事。

    所以联盟就可劲儿的动员高级异能者。

    话里话外希望他们能为联盟做贡献。

    但谁也不是傻的,听是听了,应也应了。

    但就是没动静……

    后来左凑右凑,倒是凑上了几个人。

    “所以,这么久了,你们为什么还没去?”芜央有些奇怪的问邵宣。

    邵宣有些无奈道:“异能强的人家不差那些晶核。

    异能中等的又不想去涉那个险,异能差的想拼一把的又根本轮不上他们。

    所以现在人数都凑不齐,而且实力也参差不齐,也就十个人。

    两个水系,一个四级,一个六级。

    一个五级金系,一个四级土系,一个五级精神系。

    两个火系的,一个七级的,一个五级的。

    一个八级雷系的,一个六级风系的。

    我查到的信息是,之前那几支佣兵团,有一支在工会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在联盟的排名里排第三。

    那佣兵团里也不乏有高手,两个七级的,四个六级,五个五级的,其他也有sān jí四级。

    这样的实力放眼在现在这末世里,看那些丧尸的进化历程。

    就算是遇到小的丧尸潮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到别的基地和城池就更不用说了,比起其他的佣兵团可厉害去了。

    但像现在这样的临时组建的团队,实力参差不齐的,去了就等于送死。

    所以,团里的人见没几个人加入进来,现在都不想去了。

    毕竟只是想赚个外快,但也没想不要命。

    所以就一直拖着了。”

    芜央双手交错放在腿上,背倚靠在椅子上,安静的听着邵宣吐槽着。

    “你也去?”

    “是,因为之前答应了,推脱不掉。”邵宣不由苦笑了一下。

    “你或许可以放心大胆的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想你说的那个未知的隐患已经没有了。”

    “没有?”邵宣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可能……或许,是因为被我干掉了。”

    不用感谢大佬,毕竟大佬就是这么厉害。

    “???”

    干掉?

    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那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

    “???”

    “引起人员失踪的原因。”

    “哦,一株植物。”

    植物?大姐你是认真的吗?

    邵宣差点就脱口而出问了出来。

    看到芜央面色冷淡,不似说笑的面容,才收住快要说出口的话。

    邵宣不由面色有些僵硬。

    “那你们怎么遇上的?”

    芜央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回答起来实在是太长的。

    想了想,有了。

    “路过。”

    “嗯……它有什么特殊的吗?很厉害?”

    “它是株植物不够特殊的吗?”

    “它身体里有好多丧尸,算不算厉害?”

    芜央一本正经的反问了回去。

    邵宣一噎,反问的相当没问题,而且还有理有据。

    邵宣一时无言以对。

    邵宣觉得自己没法儿问下去了。

    只好说自己碗还没洗,要下去洗碗。

    芜央一听,心虚的攥了攥手,赶紧挥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邵宣赶忙走出书房门,顺带把门带上。

    下楼梯时,不由呼出一口气。

    今天一天的刺激实在太多,有点心肌梗塞了。

    邵宣收拾着餐桌,看着笠百小胖子用盛粥的碗比脸还干净,不由有些欣慰。

    看了看在一边窝着睡觉的笠百小胖子。

    老父亲一般的笑了笑。

    在看到芜央和俞清禾的碗,虽然也没剩饭,不过……

    只是芜央说的那个找帮佣的事儿……

    还是让玻璃心得邵宣有些受挫。

    唉……

    难受……委屈……我不说……

    邵宣默不作声的收拾着餐桌。

    俞清禾则是从书房拿了几本书回了卧室,便猫着看书不带动弹的。

    俞清禾盘坐在卧室里的桌椅边,身姿坐的笔直。

    衣服显然有些不太合身,宽大的上身休闲衣服,俞清禾都无法将衣服撑满。

    休闲的牛仔裤,也是格外的宽松。

    挂在俞清禾身上空荡荡的,越发的显得俞清禾羸弱。

    墨色长发随意的散落,深棕色的眼眸不见丝毫情绪。

    绯色的唇瓣微微抿着。

    清俊可爱的面容一片平静,安静的注视着书上的内容。

    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时的翻动着书页。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冷静自持的矜贵小公子。

    忍得人内心躁动,想要上手撩一撩他的碎发。

    打破这种沉静的氛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