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 Turn74.压制、封锁和碾碎
    气氛有些僵持,看出了阳斗的迟疑,Zone友善的笑了笑,扬了扬一旁的另一个游戏头盔,“要试试看吗?”

    阳斗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用面具遮住半张脸的人,“哥哥呢?”

    “你的哥哥去做一件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事情。”

    “你能救我,为什么不去帮我哥哥?”

    “对善良的人而言,罪孽是不能不背负的,比罪孽更沉重的,就是那种无法背负的罪孽。”

    “是我的错……”阳斗低下头,“如果我不存在的话,哥哥也就不会去收集no.,如果哥哥不去收集no.,也就不会伤害那么多人……”

    “不,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Zone说道,“和童话故事不同,历史这种存在,人只是事件发生的催化剂。”

    “无论人类存在与否,历史的构造永远都是必然,”Zone看向阳斗,“你没必要将罪责往自己身上揽。”

    “那么……我想请您救救我的哥哥……他现在……”

    “不,我很确信,我不能救他。”

    “为什么?”阳斗问道,“那个人……不是你的同伴吗?”

    “同伴?”Zone自嘲的笑了笑,“我出现在这个地方,仅仅是为了对曾经的实验成果进行收尾工作。”

    “收尾……?”

    “你知道西西弗斯吗?”Zone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的问题,然后自顾自的解答起来,“他背叛了主神,欺骗了死神,让人间长久没有死亡,在他死后,被罚每天推着一块巨石到非常陡峭的山上,然后亲眼看着石球滚落……”

    “曾经的我能看懂那个时候的他,单纯又可以信任,直到他变得和我一样,获得了永恒的生命之后,我再也无法看懂他在想什么了。”

    “他的执着,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拯救所有的宇宙,将宇宙之外混沌世界中的暗物质点亮,然后去寻找一个人……但是你知道吗,宇宙是有寿命的,一片宇宙被拯救了,而另一片则会死亡,就像是不停从悬崖滚落的巨石……”

    “宇宙中文明与文明的碰撞,战争、杀戮……智慧不断去摧残着整个宇宙,于是巨石一次又一次的滚落,而他则不断的去拯救,将巨石推回悬崖……”

    “西西弗斯的存在固然是有意义的,然而却以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结尾,我不会去否定那能引发深思的结局,但是,那不应该作为他的结局。”

    “不断重复去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总有一天,他会忘记自己这么做的理由,总有一天,他身边的同伴都会逝去,等到那时,他会忘却自己,变为一堆毫无意义又以理性和理智为食的肉块……”

    时间会改变一切,时间会吞噬一切……

    “固执是疯狂的种子。”

    “而我,不想再给这颗种子浇水施肥了。”

    ……

    “我的回合!抽卡!”游马看到了手中刚刚抽上来的卡,“很好……直接进入……”

    “no.90银河眼光子卿的效果发动,从卡组选一张光子或是银河的卡加入手卡,我将银河旋风加入手卡。”

    “增加了手卡吗……那么我继续进入战斗阶段!希望皇霍普!对电子龙无限攻击!!霍普剑斩!!”

    “用攻击力较低的怪兽攻击吗?”游昊之挥手下令,“反击,无限。”

    “awakening!”

    电子龙无限张开双翼,强烈到耀眼的光芒在翅膀和身体上汇聚,随后猛然化为一条直线朝着霍普逼近。

    “这个瞬间!霍普的效果发动!通过去除一个超量素材,让自己的攻击无效!”

    “月神护盾!”

    霍普背后的翅膀拼接成一面盾牌挡住了电子龙无限的光芒,“好机会!速攻魔法卡!翻倍机会!根据它的效果!在怪兽攻击被无效的场合,可以攻击力变成两倍再次进行攻击!”

    “no.38希望魁龙银河巨神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对手发动的魔法卡效果无效,并作为超量素材叠放在这张卡下方。”

    “什么!?”游马愣愣的看着场上的翻倍机会,“那这张卡不是不能用了!?”

    翻倍机会化为一道光,朝着希望魁龙的方向飘去,变为了缠绕着希望魁龙的光点之一,“你的回答呢?”

    “……切!回合结束!”

    魔法卡封锁吗?

    “让我来吧,”鲨鱼走了上来。

    “拜托你了!鲨鱼!”

    “我的回合……抽卡!”鲨鱼刚抽出一张卡,脸色忽然间一白,半跪在地。

    “鲨鱼!”

    “受伤了吗?”游昊之看到了鲨鱼的衣服上在渗着血迹,“那我奉劝你最好还是别太激动,不然伤势扩大了就麻烦了。”

    “鲨鱼!你没事吧!”

    “放心……没什么……”鲨鱼对游马笑了笑,看了眼手卡,“能行……”

    “发动银河眼光子卿的效果,从卡组将银河骑士加入手卡,”游昊之接过从卡组中弹出的卡,随后按下了陷阱卡开关,“打开盖卡,魔封的芳香,双方玩家的魔法卡不在场上覆盖一个回合就无法使用。”

    “什么!?”

    鲨鱼呆住了,看着手卡,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喂,你,”快斗忽然间开口了,“要谨慎行事啊,不行的话别勉强。”

    “诶?”游马有些愣神,快斗这语气怎么像是在关心别人一样?第一次听到。

    不对,他不是在关心!而是在警告!

    鲨鱼明白了什么,“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聪明。

    虽然电子龙无限的攻击力比鲨龙要低一点点,但是希望魁龙这个危险的家伙,可比鲨龙要高一点点。

    鲨鱼不知道这点,但是身为那张no.卡曾经的使用者,快斗却清楚得很,在对方攻击的时候转移攻击对象的效果在这个时候发动真是恐怖无比。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名堂……”游马对于两人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

    当然,在场的人之中也只有快斗和鲨鱼心里清楚对手在想什么。

    “麻烦了……”鲨鱼咬了咬牙,“总有一种掉入了别人设下的陷阱的感觉。”

    快斗看着决斗盘中的卡组,又看了眼游昊之的场地,原本他以为那个人设下的局里面,超量怪兽才是主角,但是之后却发现,比起超量怪兽,更加麻烦的是他后场的那张魔封的芳香……

    相当于直接封印了自己三分之一的资源!

    现在唯一能解开局面的,只有超量召唤超银河眼光子龙,然而现在……

    “我的回合!抽卡!”快斗看了眼刚刚抽上来的手卡,可以……

    快斗的脑海中忽然间回忆起了第一次见面召唤超银河的场景,那种莫名其妙输掉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

    不行,不能贸然进攻,否则就是死局吗……

    只能等一个回合了!

    “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在你回合结束之前,我发动银河眼光子卿的效果,从卡组将一张光子、银河卡加入手卡,我将银河天翔加入手卡。”

    “糟糕!”

    鲨鱼和快斗猛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游马被两个人的反应吓了一跳。

    “那个家伙一只都在朝手卡里增加魔法卡,而他的场地上又有一张封锁魔法卡的陷阱卡,也就是说……”鲨鱼好心的提醒了一下,不提醒还好,一提醒游马也紧张起来了。

    “这家伙有着解决办法吗!?”

    “打开盖卡!王宫的通告!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场上所有表侧的陷阱卡全部无效化!”

    “什么!?”×3

    “全部无效化!?”游马的声音已经变调了。

    “这家伙算计得真好!”鲨鱼眼角抽搐了一下,“不只是在我们的回合封印我们的魔法卡,还要在他自己的回合封印我们的陷阱卡吗?”

    “冷静点!”快斗还算是淡定,“他没有一回合将我们全部打败的方法!”

    更何况还有陷阱卡!

    “先来做一些愉快的事情吧,”游昊之抽出一张卡,说道,“发动魔法卡!超量爆发,自己场上有六阶以上超量怪兽存在的场合,对方场上盖卡全部破坏!”

    雷霆从天而将,化为雷雨,滚滚降下。

    “轰轰轰轰……”游马三人用六个回合辛辛苦苦埋下的后场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无论是伤害瘦身还是反射光子流,一口气全部消失了。

    “然后,发动魔法卡,超量调换!将场上一只超量怪兽解放,从额外卡组选择一只阶级、种族属性全都一样的怪兽,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并将这张卡作为超量素材叠放。”

    游昊之将一张魔法卡插入了卡槽。

    “将银河巨神解放……游马,仔细看看这张卡的图案,是不是感觉和某只怪兽很相似?”

    “霍普……”游马愣住了。

    卡图上正是霍普和断钢剑王。

    “你怎么会有这张卡的?”

    对于游马的疑惑,游昊之只是笑了笑,“谁知道呢。”

    “你们某种程度上确实没有说错,我现在手卡状况的确不能在一回合之内消灭场上全都是no.怪兽的你们,所以猜猜看,我会怎么做?”

    “超量调换……解放的是银河巨神,银河巨神阶级是八、种族为龙,属性为光……”快斗瞳孔猛地一缩,“不可能!”

    然而,一道笼罩在游昊之全身的红色光芒公布了答案。

    “真是遗憾,你猜对了。”

    ——逆卷的银河,化身怒涛之光!降临吧!狂暴的灵魂!

    “超银河眼光子龙!”

    双翼带着赤红色的光之风暴,三颗龙首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一身赤红的光之巨龙出现在游昊之场地上。

    “怎么会……”

    “意外吗?”游昊之说道,“同样身为银河的使用者,我的手上怎么可能没有这张卡?”

    “超银河眼光子龙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去除一个超量素材,场上的超量素材全部去除,这张卡的攻击力上升去除数量×500!”

    超银河眼吞下了缠绕着自己的光点,随后一股庞大的引力从它的体内传出,不只是游马他们场上的超量素材,就连游昊之自己场上的素材也在被不断的吸收。

    “托你们的福,场上可一口气聚集了11个超量素材呢。”

    【超银河眼光子龙atk:4500→10000】

    “攻击力一万点!?”快斗瞪大了眼睛,瞳孔在不断颤抖。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被擦到一点也是死定了吧?

    “哦,对了,还有银河眼光子龙的那个麻烦的能力……为了避免你们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暂时先处理一下吧。”

    “我将银河眼光子卿叠放,以一只怪兽构筑超量网络!xYZ召唤!出来吧!银河眼重铠光子龙!”

    “银河眼重铠光子龙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去除一个超量素材,破坏场上的一张卡!将辉光龙光子爆龙破坏!”

    “接着我将银河眼重铠光子龙再叠放!超量召唤银河眼光波刃龙!光波刃龙的效果发动!破坏银河眼光子龙!”

    “战斗!”

    “你们准备好了吗?十一次一万点的攻击哦。”

    逆转的银河如同瀑布一般的赤色光芒从天而降,卷着三人飞向远处。

    “额啊啊啊啊!!!!!”

    “你到底在做什么!?”菲卡博士的声音却忽然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