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0015 我们就是洗个澡
    张晨他们出了粉店,看到前面几十米远处有一家旅馆,三个人过去,旅馆只有很小的一个门面,里面一个半圆形的柜台,柜台里坐着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和他们说,六十块钱一间房,张晨说好,要一间。

    张晨还在填单子,小姑娘看了看他们三个人,问道:“你们一共几个人?”

    “三个啊,你不是看到了。”张晨说。

    小姑娘把单子抽了回去,和张晨说,那不行,一间房间,最多只能住两个人,三个人不行,除非你们开两间房。

    刘立杆凑上去和她说,我们不是要住,只是想洗个澡,三个人洗澡,一间房够了吧?

    那姑娘很坚持,一个劲地摇头,就是说不行,你们要么开两间。

    “你怎么这么死板!”刘立杆骂。

    “什么事,什么事?”

    这时候从柜台后面的小门里,出来一位中年妇女,看上去像是老板娘,她走出来问道,小姑娘把事情和她说了,她也点头,说是要开两间。

    “美女,你听我说。”

    那时还很少有人称女性为美女,特别是用普通话说,南方人也说帅哥靓妹的,靓妹的意思和美女差不多,但很少有人用普通话叫美女,特别是叫一个中年妇女,柜台里的两个人听刘立杆这么叫,觉得很新鲜,愣了一下,然后嘻嘻笑着。

    “美女,来来来,你们光长得漂亮不行,还要会算账。”刘立杆叫道。

    中年妇女笑道:“算什么账,我们家里,就是我最会算账了。”

    “那好,美女,我和你算算,我们三个人,只是希望要一间房洗洗澡,三个人洗澡,最多一个小时够了,对不对?洗完了我们就走了,这房间你们还能卖给别人,对不对?这一个小时,你们损失了什么,最多就是水费,水费才几毛钱,对不对?这样一算,你们等于是一间房,卖出了两间房的钱,对你们很划算,对不对?”

    刘立杆每说一个对不对,中年妇女就点头说对,最后刘立杆说,你都说对了,那还不把房间给我们?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她说好吧,给他们房间,女孩准备把单子递给张晨,让他继续填写,妇女一伸手又把单子抽回去,和他们说,不用填单子了,你们留一张身份证在这里,要是洗完澡不走,那就再拿六十块来赎这张身份证。

    “厉害,美女,你果然是全家的光荣。”刘立杆一边把自己的身份证给她们,一边说道。

    ……

    他们到海安码头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四点多钟,汽车外面的马路上都是人,张晨他们吃了一惊,金莉莉问道:“这些都是要去海南的?”

    “应该是吧。”张晨说,金莉莉兴奋起来,觉得自己真是来对地方了。

    越往前开,人就越多,汽车根本就开不过去了,大客车司机无奈,只好把车停下,让车上的人下车。

    “这里到码头还有多远?”有人问道。

    “十分钟吧。”司机回答,听到司机这么说,有些人就不干了,说提着大包小包,怎么走?

    司机苦笑道:“你们下不下,我都要开到码头,我要去那边接客,不想下车的,就在车上吧,不过我告诉你们,从这里过去,我开车起码还要开一个多小时。”

    车上的人都下车了,张晨他们三个也下了车,南方的天亮的早,不到五点,天已经有些亮了,张晨他们一边往码头挤,一边朝路两边看,他们看到,很多人都坐在马路边上,还有人干脆打开了席子,两三个人挤在一张席子上睡觉。

    “他们不急着走吗?到海南再睡不好?”刘立杆奇怪地说。

    “这里睡觉,也不怕蚊子?”金莉莉也说。

    “可能是人太多,连蚊子都不知道该咬谁了吧。”张晨笑道。

    好不容易到了码头,码头上的人更多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密密匝匝,把所有的空地都挤满了,总有几万人之多,张晨朝四周看看,他看到的都是焦虑和渴求的目光。

    刘立杆问边上的人:“你们都是要去海南的?”

    “对啊,不去海南,谁会到这里。”

    “不排队吗?”金莉莉问。

    “排队在那里,灯亮的那里。”

    张晨他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半明半暗的晨光里,有一片灯光特别亮的地方,几个人坐得高高的,高过了黑压压的人头,他们手里拿着杆子,正在维持秩序,和火车站售票窗口外面一样。

    三个人挤了十几分钟,才挤到跟前,这才发现,眼前是用铁管焊成的一条条通道,每一条通道外面,都有一个维持秩序的坐在高处,手里拿着一根很长的杆子。

    他们三个人挤到一条通道前,张晨走在最前面,那人手里的杆子落下来,抵住了张晨的鼻子,张晨扭头看了看他,他叫道:

    “把边防证拿在手里。”

    “什么?”

    张晨大声地问,那人懒得理他,身前身后,有好心人举着手里的一张纸,朝他们晃着:这个,边防证。

    张晨摇了摇头,他说我们没有,他准备继续往前走,杆子再落下来的时候就打到了张晨的头上,张晨怒不可遏,骂道:“干嘛打我?”

    “出去出去!”那人叫着,第二杆又打了下来。

    “你怎么打人?”金莉莉骂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马上有两个警察过来,金莉莉用手指着那个人,和他们说:“他打人。”

    那人坐在那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警察看到张晨和金莉莉他们手里空空的,就问:“你们的边防证呢?”

    “什么边防证?没有。”金莉莉说。

    “出去出去!”这回是警察说,“没有边防证来挤什么,捣什么乱,没有边防证上不了船。”

    “警察叔叔,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能不能让我们过去。”金莉莉求道,“我们不知道去海南还要边防证啊。”

    警察瞪了她一眼,用手一挥:“看到没有,这里几万人都是没有边防证的,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出去,不要扰乱秩序!”

    三个人无奈,只能往外挤,刘立杆一边走一边问道:“边防证哪里办啊?”

    四周很吵,警察没有听到他的问话,边上有人说:“派出所。”

    三个人挤到了外面,这才知道,原来这码头上,黑压压的人群,都是因为没有边防证,上不了船的。

    “怎么办,我们和他们一样,也上不了船了,怎么办呀!”金莉莉急得跺脚。

    “我们先往镇里走,不是说派出所办吗,等派出所开门了,我们去办就是,又不是逃犯,我们害怕什么。”张晨说。

    海安镇离码头还有一段路,他们前面坐在大客车上,经过了镇里。

    三个人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海安镇,镇上也有很多的人,他们在街上成群结队地瞎逛,还有坐在人家店门口就睡着的,店里的人起来开了门,正在驱赶他们。

    “我们要早点去派出所门口排队,我估计等办边防证的队伍,一定也排得老长。”刘立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