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落日山河 > 兽精
    冬雪看着手中的兽精,上面淡淡散发出腥臭的气息,隐隐刻着的巨兽模样厉色凶煞,小小的身形在上面隐隐流淌,怪异的符文环绕其间,这些都不是吸引冬雪的关键,兽精最大的功效是可以加速人的修炼,在服下兽精的同时去修炼可以达到数倍的效果。

    兽精不能直接服用,因为里面全是巨兽充斥的暴虐怨念,若是自身修为低于兽精境界,吞下的结果就是承受不住冲击的肆虐,爆体而亡。当然这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在时间的长河里前人研究出无数种办法。

    对于冬雪,目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演武堂兑换一种叫“紫束花”的药材,这种药材并不稀有,恰恰落日山也会出产,但是超过十年便会被门派表上记号,等到五十年成熟之后采集起来,百年的也有,但都在山上专门开拓的药蒲中催生。

    “兽精”五级之下的只需要十年紫束花就可以,五到八级需要五十年的紫束花中和,八到十级就需要百年药效的紫束花才能中和。

    自从知道这个办法之后冬雪就寻遍整座落日山,但是找到最高药效的紫束花也紧紧八年,这让冬雪心中遗憾了很久。五十年的紫束花在演武堂的兑换积分需要二百,这让现在手中仅有十几分的冬雪遥遥相望,他不仅每日需要上交定量,还要被马群分去两颗,两百分之期更加遥远。

    一晃眼,时间飞快的过去了三个月。这期间,冬雪已经将马群竹围内的所有书籍观看完毕。最大的成果就是精气到了三层,雄厚程度是以前的一倍多,好消息是砍伐紫竹的数量飙升,坏消息,消失多日的马群终于现身。

    再次见到马群,脸色显的比以往更加虚弱,身上的毒斑已经出现在脸上,死气沉沉。当冬雪带着马群看到自己藏在一边的紫竹时,马群脸上并没有露出多么高兴的颜色。反而是以前一直跟在马群身边的扁脸少年更加恭敬,就连对冬雪说话的时候也和声温色。

    经过介绍,冬雪知道这个扁脸少年叫做郑楚,自来到后山就一直跟随马群服侍,而这次,之所以消失这么长时间,正是跟着马群寻找解**材。

    冬雪知道跟在马群身后的是两个人,再加上马群一脸的阴沉,猜测此行并不顺心,冬雪不敢多嘴,不停点头附和。

    “修到了三层以后就能出去走走了,我看你也没什么经验,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收完紫竹一直没开口的马群竟是要将冬雪收为下手。

    听到如此冬雪心中一万个拒绝,但是迫与他的修为,嘴上还是答应,而后的一段时间,冬雪便搬到了马群竹屋的旁边居住,而那个扁脸少年则与马群同住。

    想着外面的危险,冬雪冒险将积攒的二百积分兑换了一株五十年紫束花。虽然演武堂那位六级老者没有询问什么,但是他的眼神却让冬雪一阵后怕。

    在观察了几天,确定没有人暗中观察,冬雪才敢将那株紫束花与兽精泡在一个葫芦里。一夜过后,当冬雪从一个隐蔽处拿出葫芦时,上面已经结满冰珠。

    葫芦打开,里面血腥味充斥整个小洞,忍着刺鼻的气味,冬雪喝下一小口。药水入肚,一股冰冷刺骨感觉传遍全身,冬雪不敢停滞,身上功法运转,一股股浓郁的水雾不断蒸腾,慢慢流入丹田之内,一口药水抵上半个月的苦修。

    感觉到体内修为快速的增长,冬雪忍不住的再次喝下一大口,这次那种刺骨的感觉更加猛烈,一时间冬雪只感到体内如脱光跌落寒池,一丝丝冰晶透出体外,五脏六腑更是感觉到被冻结。

    于此同时,冬雪终于知道药水的副作用,兽精可以增加修炼速度,自身所带的属性却不会随着修炼融入修为之中,直至经过大半日的摧残,药水的副作用才被化解。

    “看来一天只能喝一口”,冬雪口中低声,修为一日猛涨的想法他不敢再去想,若不是害怕修为涨幅太大引其别人觊觎,今天就将葫芦内药水全部饮完。现在看来就算没人觊觎,他也不能肆无忌弹的饮用。

    迟迟未有动静的马群在冬雪回到竹屋内再次传来消息。

    郑楚当天晚上给冬雪送来了一批晶莹剔透的圆珠,拿在手中如皮冻软乎乎,但只要运转精气,圆珠就会发出一丝霞光将体内的精气摄入其内。这种东西叫精气球,是修炼者之间的流通货币,郑楚送来的是没有填充过的壳子。

    郑楚对冬雪说,紫竹在这十天可以不用砍伐了,唯一的任务就是将精气珠填满,过十天跟着马群出发去“野蛟坡”。

    虽然不知道野蛟坡是什么地方,但是绝不会是一场安逸的路程。运转着体内不断膨胀的气流,冬雪心中猜测,虽然只有十天,但是有兽精的配合,差不多能修炼到精气四层,若是到时候真的有危险,就找个机会逃走。

    自从来到落日山就连呼吸一口气都感觉里面含着危险,胆大的人并不是因为什么都不怕,而是有防备危险的保障,目前冬雪还不觉得自己有这种保障。

    十天的时间不长不短,冬雪每日不停地打坐练功,前几日体会的强盛气感,现在也没那么强烈。

    修炼太宇开荒的同时冬雪并没有放弃通臂莽猿,太宇功法大开大合,消耗甚大,而且功法怪异,使用出去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通臂莽猿以太宇开荒催动虽然仅能发出六七成的威力,但是却远远强过木生决。

    第八日,随着周身气感的强烈震动,冬雪体内的精气球再次发生改变,上面金灿灿的颜色更加浓郁,其中透着一丝丝寸芒,散发着灼灼热意,冬雪运转功法,银斧挥舞上面燃烧散发红光,火焰出斧身一指,淡淡透明随风飘,挥动间冬雪控制精气浮在上面,一时间,紫色竹林间如一个火球不停移动。

    这八日来,冬雪忍受剧痛,尝试每日增加药水的服用,虽然这每晚都让冬雪痛苦脑裂,但这带来的效果却也异常的大,冬雪顺利的从精气三层进阶到四层,这无疑让他多了一份自保能力。

    接下来的几天,冬雪开始注入精气球,精气吞噬的精气让冬雪惊讶。但是转念想到,三层的时候需要大半精气才能注满,现在只需要三分之一就可以让精气球散发霞光。若是修为七八层之人,随便一丝精气就可以,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清楚外面精气球的价值大大降低。

    果然当十日后与马群二人走入一个小集市的时候深深感慨物价之贵,一颗精气球连一颗紫竹都买不到,马群让其准备的百颗精气球也只能维持每日三餐,而且还是最便宜的食物。

    看着手中晶莹剔透的灰色果子,里面没有丝毫紫竹所拥有的气感流淌,只是每次饥饿的时候吃下一颗能够消除饥饿感。

    看着昏暗的的天空,马群和赵楚二人分散两边打坐,下山后三人仅仅购买了一些灰色果子就一刻不停地步上行程。

    在见面之前,冬雪就将龟息决运转修为保持在精气三层。修炼龟息决后,根据上面所说,只要控制精气的流动速度就可以调动自身的境界。

    至于是否可以混淆高于自身三层内的人,冬雪心里也没底,但是那日和马群见面之后一路并未对自己多加注意,只是询问了几句简单的话,发给冬雪一个斗笠就下山。

    冬雪深知修炼者奸诈,却不清楚,在落日山修为的高低直接影响所得到的利益,每个人都想拼命展现自己,却很少有人隐匿。

    下山的路上,当郑楚拿着冬雪的精气球送到马群跟前的时候,其脸上微微皱眉,略有沉思却没有追问什么。

    这段时间根据冬雪自己的摸索发现,精气修炼,只要等级上去,就可以运用异属性的功法达到相同的等级。

    功法对于天地是一个摄取的过程,等级是决定强弱的关键。这种同生的互转也只能在精气境界,一旦到了元气境界就要主修一门功法,因为境界所带来的能量过于强大,若是因为两个不同的属性,则会发生爆体的结果。

    虽说如此,精气境界运行异属性运行还是有一定负面影响的,至少冬雪运行木生决注入精气球能量的时候,体内那股金色精气与木生决发生了次次碰撞让冬雪吃尽了苦头。经过了多次的尝试最后虽然能够生疏的掌控,但是刚开始注入的精气球内还是参杂了一丝金色精气。

    因为这丝金色精气,冬雪也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拿出来,但是后来想到听说过有人天生就带有一种属性,这种人修炼这种属性的功法速度极快,运行起来威力也有一定加成。

    反而修炼异属性会发生参杂,威力大打折扣,冬雪也是偶然听到这个消息,自己初进落日山,但是马群肯定知道这种事情,马群既然叫他出去,必然有用到的地方,定不会刻意责难。

    一路埋头苦走是一件枯燥的事情,相比于冬雪的提心吊胆,马群二人也不是大大咧咧,一路小心翼翼。

    路上时有人出没,有的三五结对,有的独自一人背着一把兵器默默行走。

    看着来往的行人,冬雪心中忽然想要知道别人都是什么修为。好奇之下,冬雪暗中使用天眼术打探,施展天眼术,双眼瞳孔一丝白光闪现,只见男人周身透着一丝丝红光流转进入体内,丹田处精气球不停旋转吸收进入体内的火丝,朦胧间一座如玲珑塔一样的东西在上面,冬雪数了一下有七层之高。

    正在冬雪疑问这人为什么和马群他们身上看到的不一样的时候,那人猛然间的回头,眼中红光一闪,瞪的冬雪心头一颤,体内的金色精气猛然间就翻腾开来,若不是眼疾手快盘膝镇压,跟前的马群必然会发现他修为有问题。

    那人只是瞪了冬雪一眼就不再理会,反而快速的跳到一处山林中隐没消失。经过这番事情后,冬雪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只剩下了冷漠和敌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