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归来当影后 > 第91章:雪夜清目
    快穿归来当影后正文卷第91章:雪夜清目“这怎么可能?我从未向外流传过这诗!”

    文安州惊坐而起。

    “你若不信,大可差人去市井探听一二。”

    “这事我亦有所耳闻,此诗言简意赅,意境长远。早在日前便被青楼胡姬传唱的到处都是,更有万花阁的莺莺姑娘放言,愿与诗中人对饮。

    文先生难不成想成这入幕之宾,因而冒名顶替。”

    “这诗确实不是我所作。”

    众人闻言瞬间摇头,斯文败类,一旁的学子亦觉得面上无光。

    “不过却是友人所赠。”

    “文先生,这样狡辩又有何意义。”

    “我只是实话说,这诗名《问十九》。我在家行十九,去年今日友人趁兴起意,写了此诗又差人送予我。

    前几日,我因思乡忆友人,便重写了这诗,怎可言我盗诗?”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友人所赠,再者这诗一出,必定扬名。你这友人又是何人?”

    提到友人,文安州面色一沉。

    “不可说!”

    他和友人相识于微末,只不过一个早已名扬天下,而他却还是个教书先生。他不愿假借他人之名,来耀武扬威。

    “先不说这个,这诗我只写过一次。那日,我在书院偏房等崔院长时,落笔写了这诗。所以我想问下,究竟是何人所盗,还将其外传了出去!”

    “文先生,是一定要揪出一个替死鬼吗?”

    “我只是希望真相能够大白。”

    “那你是想说,杂役小六子盗了你的诗吗?”

    这话一出,一旁的小六子瞬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先生饶命呀,我从未下过山,怎么可能将诗词传到外面?”

    说完,他便“砰砰”得,连着在地上扣起了响头。

    额头混着石子,沾满了血污。

    文安州看着在寒风中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六子,心有不忍。

    “可能是我在哪里遗失了。”

    “哈哈,文先生真是好记性!”

    “冯教习,你莫要欺人太甚。”

    两人顿时剑拔弩张,底下的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诗会变闹剧。原本端庄雅正的先生,竟也有如此失态争执的一面。

    “肃静!”

    院长执着摺扇,重重敲击了下身前的桌案,接着三言两语结束了此次诗会。各罚了文安州和冯教习半月的俸禄,并严令禁止院内再议此事。

    人群如雀散,只留斑斑血迹。

    杂役小六子最后关了院门,落了锁。

    “嗯?”

    刚刚院里好像飘下了什么东西,不过门已落锁,天色将晚,他搓了搓手臂,到底没有重新打开院门。

    庭院四方,无云无月,唯有雪压枯枝的声音。

    白衣无声落地,一个人影蹲下身,青丝及地,凝视着身前一寸的血迹。

    “旺!”

    人影一散。

    “老狗,别瞎叫!”门房老碳头巡着夜,左手牵着土狗,右手提着壶浊酒。

    “再叫,小心狗命不保!要是坏了人家好事啊……”

    老碳头喝了一口浊酒暖身,摇了摇头,向着远处走去。

    “刚刚好像有什么声音?”

    “死鬼,不就是你们书院那条老狗嘛!哪天不叫唤一声,今天这是怎么了,想我们色胆包天的冯教习,也有怕事的时候!”

    “小娘们就是骚气,快点,自己上来!”

    没一会,后院柴房内便响起了男女压抑的喘息声。

    落雪无声,少女坐在枝头,清溪映月般的目光穿过柴门缝隙,落在里面两具交缠的肉体上。

    片刻,柴门被推开。

    女人扶了扶发髻,抖了抖手中的银子,对着柴门无声“呸”了一下。

    “连做皮肉生意的钱都克扣,道貌岸然的老家伙!”

    雪夜天,实在冷,她也不愿多待。将手中的银两收入胸前,一步三摇的扭着身子向院门走去。

    “将灯给我吧!”

    “上次我卖给你的诗,钱呢!我今天都知道了,这诗现在传的满城都是,肯定价值千金,你想私吞不成?”

    女人闻言神色顿时一变,拿着帕子微微掩了一下嘴角。

    “哎呀,哪来的价值千金?我又不识字,回去之后就随手卖给了楼里的姑娘,哪想到一传唱就传了开来。哎呀,早知道如此,我就卖给懂行的了。如今啊,悔的我肠子都要断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

    小六子露出一个狐疑的表情。

    “真的不能再真了,我还能骗你不成,以后还指望着你给我开后门呢!”

    “那反正诗是卖了,你总得给我银子吧!”

    “哎呦呦,那真卖不了几个钱,都不够我一趟来回的车费。”

    “别废话,给钱!”

    小六子摊着手,拦在门口。

    “小哥哥,就饶了奴家吧!”说着便上前,轻轻扯了一下小六子的衣裳

    “别跟我哭穷,刚刚不是赚了一笔。”小六子说完,眼神示意了一下,已经空空如也的柴房。

    女人面色瞬间一苦,接着眼神一转,笑吟吟的看着小六子。

    “这银子,姐姐可是要买炭过冬的,小哥哥也不忍心吧!不过银子是没有,但是白花花的身子倒是有!”

    说着不等小六子反应,拉他的手就往胸口按去。

    “你……”

    小六子瞬间惊呼,涨红了脸。

    “怎么不喜欢?”女人眼波一勾,小六子瞬间呼吸一促。

    “想想平时书院高高在上的教习,对你不是骂就是打。”

    她轻轻凑到小六子的耳边,轻吹一口气。“如今,你和他共用一个女人,如何?”

    小六子整个人都愣在当场。

    女人笑吟吟的勾着他的腰带,直接又进了柴房。

    风雪一转,片刻功夫便成了鹅毛般的大雪。

    遮了房内不堪的画面。

    “这雪怎么突然又变大了!”

    小六子赶紧紧了紧身上凌乱的衣衫。

    “好了吗?快点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了,好了,催命啊!”

    女人也顾不得继续整理,接过小六子手中的伞,向着外面走去。

    直到女人上了牛车,小六子这才提着灯折返回来。

    对于初食女人滋味的他,直到此刻整个人还处于飘飘乎乎之中。

    难怪姓冯的一旬便要叫一回。

    寒风一过,他赶紧压下心内的荡漾的心思,关上院门。

    只是院门在被关上之际,他透过门缝,竟看到一双脚竟晃悠悠的挂在上空。

    吓得他瞬间跌倒在院内。

    “鬼,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