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春日常物语 > 一百二十一章 再来一局!
    “再来一局!!!”

    武田一花捂着心口窝道,她已经振作不能了,没想到皆神君才是隐藏的那个狼,骗子!!!!

    不仅欺骗了她的感情和信任,最重要的是,阔落没喝到竟然还倒贴出去了一个。到底是谁答应的这种事情,为什么输的人要买阔落啊!!!!

    武田一花很愤怒。

    “快要下午上课了,武田。明天我们在玩吧。”

    皆神和也看了一眼时间开口道,他理解武田一花的愤怒,但他只能抱歉了,谁让他是狼人呢。所以阔落喝的心安理得。

    本来皆神和也只是随便说说,反正他赢了,喝不喝阔落都一样。但武田一花不干,非要去自动售货机买了回来,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以阔落为戒,武田一花要再战皆神和也。

    “不行,就现在继续,我要把阔落赢回来。”

    武田一花愤恨道。

    欺骗了他感情的骗子,武田一花发誓要十倍奉还。

    “加奈老师,你也说说武田啊,下午第一节课是你的吧。”

    见武田一花失了智,皆神和也只好向加奈老师寻求帮助道。

    这个时候的武田一花和哈士奇没啥区别,已经进入了魔怔模式,需要有人来制止她。

    “那就子来一局吧。快一点的话时间完全够用。”

    想了想,岛屿加奈道。

    手里的阔落还没捂热,武田一花再去给她的学生皆神买阔落的时候她也被带了一份,算是占了光吧。看着武田一花又委屈又气愤的模样,岛屿加奈心就软了下来。

    “别惯着武田啊,加奈老师。”

    加奈老师背叛阵营了,这让皆神和也感到意外,看来第二局狼人杀是跑不掉了,皆神和也轻叹道。

    “那最后一局吧,输赢到此为止,可以吗武田。”

    为了确保武田一花之后不会继续闹,皆神和也又继续向武田一花郑重的询问道。

    “可以,皆神君输了要把阔落还给我。”

    武田一花只是想报仇,忍不下被人当成笨蛋戏耍的样子,所以点了点头应道,顺便在和皆神君之间立了赌约。

    这一局她再也不会相信皆神君了。

    “那么再开始吧,加奈老师。”

    见武田一花答应了,皆神和也认真道,游戏和人生一样,敷衍对待不是好习惯,就算是陪玩,皆神和也也不想输。而且,他还答应了武田一花的赌约,更不能输了。

    两个笨蛋就不会想到都分在村民的身份上吗?岛屿加奈很心累。

    “那么请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份牌,然后听我的指令。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岛屿加奈道。

    作为老师又是裁判,岛屿加奈只好使用她的权利,来稍稍帮助她的两个学生。

    分到的身份牌让皆神和也微微错愕,但随着加奈老师的指令,皆神和也闭上了眼睛又缓缓的睁了开来。

    又是狼!!!

    难办了啊,皆神和也有些心虚。

    连续两次分到狼人牌的几率很小,没想到会这样,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随着疑惑,皆神和也不由的向加奈老师的方向看了看,只见加奈老师像是明白了他的用意,反过来对他无声的笑了笑。

    看来加奈老师是犯人没错了。

    而且,不仅是他,福源爱也再次成为了他的狼队友。

    搞事情唉。

    “请狼人选择要袭击的目标。”

    见皆神和也和福源爱不动,岛屿加奈提醒道。

    听见加奈老师催促,皆神和也不得不快速思考到。

    从上局遗留下来的问题来看,武田一花这一局肯定会针对他,不仅是武田一花,晴子学姐,李棉花还有福田都被他欺骗过,这一局身份就不好隐藏了。

    无论杀了哪个人,女巫都有可能会救,而且白天他还会变成被怀疑的对象。

    但要是反其道而行呢?如果他被袭击了,女巫救了他?

    不,女巫不一定会救人,要是女巫牌在武田和晴子学姐手里,那他只能开局就没了,所以,皆神和也想着要不要赌一把?

    自刀。

    想了想皆神和也还是决定这么做,利大于弊,就算现在不自刀骗药,白天他也会被群起而攻票决出去。所以,在确定了以后,皆神和也用手指了指自己,而一直盯着皆神和也动作的福源爱也明白了过来,也跟着指向了他。

    看着手里的女巫牌,加奈老师告诉她神和也是第一个被杀的时候,李棉花立刻就想到了仇杀。不由的看了看武田一花的方向,只见眉毛紧皱,势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架势,李棉花更确信了。

    但为什么会这么巧?偏偏武田一花拿到了狼人牌?

    不过这一点在李棉花看见加奈老师以后就明白了,大概是看武田一花闹脾气,加奈老师给了一张狼人牌,让武田一花解解气吧。

    “天亮了,昨天是平安夜。”

    岛屿加奈又叹了口气,不用看下去也知道,这局她的笨蛋学生武田一花又输了。

    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被女巫救了的皆神立马得到了信任,稍微煽风点火,武田就被票出了局。晚上女巫毒了福田,然后又被狼人袭击,两狼一村民,游戏宣告结束。

    “皆神君你这是欺骗,这局不算。”

    终于能开口说话了,武田一花脸颊鼓鼓的说道,她是村民,然而被皆神君一通发言以后就被当成狼人被票决了,这不公平,她不是狼人,也没有仇杀皆神君,大家都被忽悠走了,简直其心可诛。

    “武田,刚刚你答应最后一局的,要想再玩,明天再陪你。还有三分钟响预备铃,现在收拾收拾,我们回教室吧。”

    就猜到结果会是这样,面对武田一花的胡搅蛮缠,皆神和也选择了无视,开口道。

    虽然武田一花还在闹别扭,不过也没有随便闹脾气,再看了一眼时间以后选择了妥协。

    “啊,对了武田,你还欠我一瓶阔落,别忘记了。”

    继续之前的赌约,皆神和也又赢得了一瓶阔落。要是不说,武田一花保证会忘记。所以在他锁上活动室门,喊了一声走在前面的武田一花,提醒道。

    “.....”

    停下了脚步,本来就悲痛,又听见皆神君又向她要阔落,武田一花差一点一口老血喷涌而出,当场去世。但赌约是她要继续提议的,只能愤恨的转过头盯着皆神君,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应道,“知道了。”

    欺骗了她,还要喝她的阔落,皆神君是魔鬼。武田一花决定了,放学她就去附近的神社,皆神君晚上一定会尿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