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春日常物语 > 一百一十章 父女谈心
    客厅略显安静,皆神和也边喝着茶,边在四处打量着,从刚刚秘书小姐对他道了谢以后再也没开口说话,皆神和也也不好随便搭话。3≠八3≠八3≠读3≠书,↗o●

    所以只能四处打量来打发时间。

    房间的隔音很好,铃木父女在里面谈心,虽然只隔着一扇门,但声音完全没有传出来。

    不像他住的公寓遇见蟑螂喊一嗓子,整个公寓都能听见。

    答应了铃木落落,皆神和也会在这里等她,虽然皆神和也很想就这样先离开,剩下的事情和他这个外人发生不了什么关系。

    但皆神和也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至少要等到铃木落落出来,他才能安心。

    这是约定。

    铃木落落现在的心情很平静,可能是被抓到了破罐子破摔,亦或者是提起的勇气让她能坦然面对。

    关上了房门,铃木落落走到父亲的身前,被训斥或者被挨打,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不过,就算这样,铃木落落也不会认错。

    铃木忠厚打量了一番走进的铃木落落,许多天不见,女儿的脸有些消瘦了。

    他叱咤商界,一个意念会决定数千人的命运,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擅长面对女儿。

    与其说不擅长,不如说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

    “对不起。”

    千言万语化作叹息一声,铃木忠厚道歉道。这一句是他对女儿隐瞒了这么多年母亲事情的道歉。

    早应该对女儿说明的,可是看着女儿天真的问起妈妈去哪里了,铃木忠厚开不了口。

    愣了愣,铃木落落没想到父亲会对她道歉,所以神情有些错愕。∈八∈八∈读∈书,≦o≧

    平时父亲在家的时候都是摆着一张臭脸,就算她去搭话也会显得很不耐烦。而且,她已经做好被训斥或者挨揍的准备了,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

    父亲竟然道歉了?

    所有预想的准备都打了水漂,听见父亲的道歉让铃木落落低下了头,说到底她也有不对的地方。

    提起的勇气就这样消散了。

    “先坐下来吧,我会把事情全部都告诉你,你母亲的事情也一样。”

    铃木忠厚不怕面对,在商界打拼让他的心早已坚如磐石。但面对女儿,就算是磐石也会变得柔软,因此才逃避了数年。

    不过今天,铃木忠厚打算把一切都坦白出来,他与女儿那道无形的墙,也是时候该推到了。

    “啊嚏。”

    不由的打了个喷嚏,皆神和也揉了揉鼻子,歉意的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秘书小姐。

    是谁在念叨他了吧?

    又向铃木落落走进的房间看了看,不言而喻,皆神和也大概知道是谁了。

    很担心会发生什么。

    而且,也只有房间里的两位会在这个时间念叨他,尬的要死,看来他这个诱拐犯跑不掉了。

    从刚刚铃木落落走进房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这场寻母的离家出走,对铃木落落来说最终是一场悲剧。从刚刚秘书小姐的话里就可以得知,铃木落落追寻的东西已经不存于这个世界。

    “怜也想对你说的,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铃木忠厚叹声道,他把隐瞒铃木落落所有的事情全部一一道了出来。

    听着父亲讲述了许多,父亲口中的怜是她母亲的名字。

    泪花打湿双眼。

    不敢相信,也不想接受,但这是事实。

    而且,铃木落落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生病了要瞒着她,悄悄一个人离开。

    尽管父亲有再三提到,母亲的离开是不想给她留下不好的回忆,可是,擅自丢下她,就不是不好的回忆了吗?

    所以,纵然父亲把一切都对她说明,铃木落落还是不能理解。

    皆神和也又重新调整了坐的姿势,距离铃木落落进去那个房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秘书小姐稳坐如山,看样子是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但皆神和也没有,铃木落落还没有出来,已经让他有些担心了。

    犹豫了一下,皆神和也不知道该不该询问,但出于关心,皆神和也打算还是稍微询问一下道,“秘书小姐,落落进去很久了,没有事情吗?”

    做错了事被教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铃木落落被训斥,皆神和也也能理解,毕竟离家出走在先。

    “董事长要比你想的疼大小姐,没关系的,只是正常的父女谈心罢了。”

    茶凉了,而且五味怜央看了一眼时间,两人也差不多快出来了。

    果不其然,五味怜央念头刚落,听见开门声响,铃木落落和铃木忠厚走了出来。

    “落落,没事吧?”

    皆神和也上前关心道。他不是骑士,只是作为朋友或者哥哥的关心。

    见铃木落落眼睛微红,肯定是哭过。而且,泪痕未干,皆神和也一眼就发现了。

    “没事,谢谢你,皆神君。”

    又抹了抹泪痕,铃木落落应道。

    破天荒的没有叫他庶民,皆神和也又抬头看了看铃木落落身后的中年男性,大概是他在的原因。

    皆神和也知道铃木落落的意思,不仅有关心她的回答,还有在她进去前,那一句“等我”的感谢。

    点点头算是应道,虽然还想有着话询问铃木落落,不过铃木落落的父亲在场,他也不好开口。

    西装革履,昂首挺胸,和铃木落落有着三分相像。

    应该是铃木落落的父亲没错了吧?

    这算不算是稀里糊涂见了家长。

    铃木财团的负责人,拥有者,光是站在那里便不怒自威,让皆神和也有些拘谨起来。

    和女儿解除了隔膜让铃木忠厚的心情很好。

    “你好,我是铃木忠厚,铃木落落的父亲,小女受你照顾了,不尽感谢。”

    以一个父亲的角度边走边轻笑道,“照顾”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语闭,铃木忠厚站在了铃木落落的旁边。

    “打扰了,我叫皆神和也,在下也受了落落不少照顾。”

    微微鞠躬,皱了皱眉,不太理解铃木落落父亲的意思。他收留铃木落落这件事从铃木落落父亲的角度来看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皆神和也不敢接受好意,寒暄道。

    “皆神先生不必客气,小女顽皮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听说皆神先生打了小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刚刚在书房里,女儿把这些天的事情都对他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她被打了一记手刀的事情。

    他不是不讲理之人,事情经过他都有了解,他女儿犯错在先,说出来也只是想看看女儿看中的男人的反应,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

    皆神和也觉得他凉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