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春日常物语 > 第九十四章 什么都没发现,诶嘿
    “我说,皆神你们社团每天都这么悠闲真的好吗,”

    长崎树跟着一起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屋,每人点了一杯咖啡,长崎树开口道。

    “没什么不好的吧?我们也有正经在做社团活动啊。”

    想了想,皆神和也回道,确实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就是每天喝茶喝咖啡?”

    长崎树刚刚从武田一花口中才得知,宇茶社每天都会喝着下午茶。

    羡慕的要死,他加入的漫研社,社长每天都不务正业,剩下几位社员也没有作为社员的自知,除了每天看漫画大哭大笑,再也没看见他们干了其他事。

    下午茶唉,真好呐。长崎树也想过上能喝下午茶的生活。

    “恩...虽说每天基本都会至少喝一杯,但毕竟这也算是社团活动吧。”

    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长崎树的怨念,皆神和也受不来长崎树那幽怨的双眼,所以尽量的不继续刺激他回答道。

    “真好啊,那我也加入宇茶社吧。呐,棉花你们社团还缺不缺人。”

    长崎树知道棉花是社长,所以不由得感叹了一声,然后向李棉花说道。

    “长崎同学能参加学习会吗。”

    李棉花看了看皆神和也,她这个社长大多数都是摆设,自己拿不定注意。但皆神和也好像没看见一样,所以李棉花稍微犹豫了道。

    “学习会?”

    又突然出现的东西让长崎树脑子转不过来弯,不是只有喝下午茶吗,还有学习会么。

    “学习会也算是社团活动,所以考试之前中午还有下午放学以后的社团活动我们都会开。”

    面对长崎树的不解,皆神和也笑道。刚刚他无视李棉花的求助是想让李棉花也学着自己做主,而不是凡事都让他做决定,不过显然失败了。

    “那...算了吧。”

    美好的午休跟社团活动长崎树想愉快的度过,学习会的社团活动还是饶了他吧。

    “说起来,你们社团究竟是做什么的啊。”

    虽然放弃了加入宇茶社,但长崎树还是有些好奇,所以看了看面前坐的这些宇茶社的成员开口道。

    “大宇宙吃寿司看轻小说学习喝下午茶社。是我们宇茶社的全名,照着字面解释就可以了。”

    皆神和也轻笑了笑,满足了长崎树的好奇心。

    “.....”

    再起不能,长崎树表示无语。

    “对了,等一下我们还要继续寻找小偷猫吗。”

    喝了一口咖啡道,今天武田一花点了卡布奇诺,每次都和茶,今天想换换口味。

    因为一直在听,没有怎么发言,但又不清楚等下喝完茶还要做什么,所以询问了一下。

    “不了吧,就算再找也不会有结果,这件事就交给长崎,长崎多上心,早日抓到小偷猫吧。”

    皆神和也拒绝道,总不能一天都拿来跟小偷猫玩捉迷藏。所以这件事就交给值得信任的追寻者继续跟进,他们就散了吧。

    “诶?为什么要我来。而且确认是小偷猫了抓到也没有意义了啊。”

    还没等把端起来的杯子放到嘴边,长崎树突然警觉道,一股不安有感而生,动物小偷这种抓到又不能打骂,而且不小心弄伤了第二天就能来一群嘴上的正义人士,长崎树感到了大麻烦。

    “你不是黑暗中的追寻者吗,那么交给你不是正好,长崎侦探。”

    皆神和也笑了笑,夸赞道。

    “喂,为什么我一点听不到是好话的语气。”

    看透了皆神和也的的长崎树,眯眯眼说出了心里话。

    “那个....请问黑暗中的追寻者是什么,”

    一直在旁边听的武藤晴子好奇道,之前就听到这位叫长崎树的学弟说起过,很像他看过漫画,奇幻类型的感觉。不太熟有犹豫过要不要询问,但最后还是好奇心略强一点。

    “....”

    自称为黑暗中的追寻者,虽然长崎树不在乎别人知道,也知道自己是中二病,但让学校的名人晴子学姐询问,还是不由的移开了视线....

    “是侦探的意思,所以长崎会好好处理好这件事的对吧。”

    由于长崎树害羞,皆神和也忍不住笑意不等长崎树开口帮长崎树解释道,顺便在给长崎树一点压力。

    “啰嗦。”

    长崎树不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低了下头,算是应下了这件事。

    算不上下午茶,因为上午他们集合然后到处寻找了一番没有收获便来了这家咖啡屋,所以现在喝完茶还不到12点。

    “明天见,各位。”

    离开咖啡屋跟众人道了别,名为社团活动的找乐子活动就此结束,皆神和也也打算回公寓去了。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皆神和也打算买一份便利店的便当带回去当做晚饭。

    “咕噜噜。”

    铃木落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大街上,原本以为带足了钱逃出来就不会因为钱紧张。没想到不小心丢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可是她的饭钱还有车票钱啊,为什么偏偏会发生在她的身上。而且为了防止老头子把她抓回去,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躲藏着。

    至今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饱了,因为饿的难受又不想回去,所以只能偷东西吃。

    呵呵,堂堂铃木集团的大小姐竟然会偷东西吃,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她偷过东西的失主家还有便利店她都有记在心上,等见到了妈妈以后一定会偿还这份恩情。本想在顺便偷一些钱出来用作路飞,但实在过不去心里的那条线,以至于在现在还徘徊在东京。

    没错,她偷食物只能算作借,并不是偷。

    父亲总说母亲住在乡下的房子里养病,又不让她去见母亲。

    整整六年了,她还是忘不掉母亲摸着她的头,她躺在母亲的怀里听着母亲给她讲魔王与勇者的故事。

    父亲每天工作很忙,有时候就会直接住在公司,每个月能见到父亲的面都不超过一掌之数。

    每次家长会都是父亲的秘书,五味怜央小姐代替父亲出席,不管是家长会也好还是她在学校惹了事情,都是五味怜央小姐出面来解决这些事情。

    就算生病了,好希望父亲能在她的床前摸摸她的头,就像母亲那时候一样就好,可是......

    所以,还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呢。